精彩小说尽在蜜语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要抱

>

要抱

余知酌 著

现代言情 赵落矜 陆景州

【可乖可狠小仙女赵落矜×心机大尾巴狼陆景州】 赵落矜第一次见到陆景州,少年一身戾气,夜幕给他打上一层厚重的阴影,像是索命的厉鬼
她看得压抑又难受,鬼使神差地一把拉下了电闸,一盏小灯幽幽亮起,少年抬眸,看向那忽明忽暗的灯光
一个小小的人儿站在光影里怯生生地看着他,灯光打在她身上,干净又漂亮,叫他心上晃了神
那一天,明灭的灯点亮了他眼里的光,小姑娘悄悄地住进了他的心房
后来,他搬到了小姑娘的对门,天天逮着小姑娘不放,小姑娘给他缠得没办法,质问他说:“你干嘛老是缠着我?” 陆景州立刻扮乖,熟稔地挤出一滴泪,故作可怜,向她张开手:“矜矜,要抱
” 赵落矜性子乖,但不代表她傻,他这分明就是在反客为主,混淆视线! 陆景州见赵落矜狐疑地打量着他,却仍是没有任何动作,慢慢将张开的手臂伸回来,同时委屈地低下头,要多落寞有多落寞
赵落矜见状,心揪得疼,没有任何思索,直接扑向了少年的怀里,软软地说道:“给你抱就是了
” 少年心满意足地将人捞了个满怀
陆景州不知道的是,赵落矜早就看出来他是一头彻头彻尾的大尾巴狼,但是情难自禁,心之所向,她甘愿被她套牢在心上

来源:番茄小说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可乖可狠小仙女赵落矜×心机大尾巴狼陆景州】 赵落矜第一次见到陆景州,少年一身戾气,夜幕给他打上一层厚重的阴影,像是索命的厉鬼
她看得压抑又难受,鬼使神差地一把拉下了电闸,一盏小灯幽幽亮起,少年抬眸,看向那忽明忽暗的灯光
一个小小的人儿站在光影里怯生生地看着他,灯光打在她身上,干净又漂亮,叫他心上晃了神
那一天,明灭的灯点亮了他眼里的光,小姑娘悄悄地住进了他的心房
后来,他搬到了小姑娘的对门,天天逮着小姑娘不放,小姑娘给他缠得没办法,质问他说:“你干嘛老是缠着我?” 陆景州立刻扮乖,熟稔地挤出一滴泪,故作可怜,向她张开手:“矜矜,要抱
” 赵落矜性子乖,但不代表她傻,他这分明就是在反客为主,混淆视线! 陆景州见赵落矜狐疑地打量着他,却仍是没有任何动作,慢慢将张开的手臂伸回来,同时委屈地低下头,要多落寞有多落寞
赵落矜见状,心揪得疼,没有任何思索,直接扑向了少年的怀里,软软地说道:“给你抱就是了
” 少年心满意足地将人捞了个满怀
陆景州不知道的是,赵落矜早就看出来他是一头彻头彻尾的大尾巴狼,但是情难自禁,心之所向,她甘愿被她套牢在心上

《要抱》网友点评:

这就是等价交换:我觉得这个作者可以永久拉入我的黑名单了

红楼之庶子风流:干粮—,情节异常生硬无趣,猪脚性格死板无趣,举个例子孔大宗师赞贾宗在从心所欲不逾矩的心性上比自己强,猪脚9岁,众人大骇。孔宗师莫不是得失心疯了吧。

SC之彼岸花:喜欢星际喜欢流氓高手系列

《要抱》精彩片段

第5章 挑灰尘


赵落矜回过神,亦步亦趋地来到他旁边,也不管地上的灰尘,就地坐了下来。

她坐在他对面,许是职业病犯了。

她忍不住在脑海里描摹着他的脸,一笔一划,一点一刻,渐渐地,一个立体的人脸在脑海成型。

她不禁感叹,不只是皮相,就连骨相都如此好看。

“很好看?”他问。

“当然。”

她脱口而出心中所想,又连忙捂住自己嘴巴。

目前,除了她爸爸以外,他是她见过最好看的人了。

而且,关键是他比爸爸要年轻。

赵丰谕:“......”

她还真是直接,陆景州笑了。

赵落矜看入迷了,他笑起来很好看。

怎么形容呢,就像是所有的花儿都开了,在春风里轻轻摇摆。

很快,陆景州敛住了笑,又恢复了原先的一贯漠然。

赵落矜本来想问的是这大半夜的怎么你一个人在这,你家人呢,尤其是爸爸妈妈,他们不会担心吗?

但她一向直觉很准,这个问题最好还是不要问,很有可能是地雷,会炸。

她试图寻找别的话题,比如说“你是哪里人?”“你多少岁了?”“你住哪儿?”“你为什么要喝那么多酒?”“这大晚上是出来看风景的吗?”等等。

赵落矜像倒豆子一样,一口气问了很多个问题。

陆景州不喜欢有人在他耳边聒噪,却意外地不觉得烦,但她问的问题他一个也没回答。

他不喜欢告诉别人太多。

他的内心尘封已久,早已积灰,不过也是个无关紧要之人,说的太多也是无用。

赵落矜说得有点累了,还以为能探出点什么口风。

好家伙,竹篮打水一场空,啥也没捞着。

但转念一想,其实还是有所收获的,这些问题他一个都没回答不就恰恰说明了大有问题。

看来她猜对了,这地雷不止一个,还是一串的。

既然如此,她就不问这些,聊点其他的。

她不是话多的人,也不喜欢多管闲事,也许是她第一次见到这么阴郁得过分的人,莫名地有些揪。

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她不知道,只是随心而行。

也或许她外貌协会,对长得好看的人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

“你觉不觉得我们挺有缘分的?”

她偏头一笑,继续:“这个时间点,两个陌生人在此相遇,不觉得很有缘分吗?”

赵落矜没等他的回答,自顾自地说道:“你不回答我的问题,不肯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还喝这么多酒,没关系,那我就讲讲我自己吧。”

陆景州眸光动了动,等着她接下去。

赵落矜捋了捋头发,两只手搭在并拢的两条腿上,口吻随意:“我呀,我来自绵城,今年十四岁,最近过来参加暑期夏令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