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蜜语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我们的庸常生活

>

我们的庸常生活

张畅 著

晓东 现代言情

我曾经只怕一件事,那就是平庸的生活

来源:知推文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我曾经只怕一件事,那就是平庸的生活

《我们的庸常生活》网友点评:

木叶之光:跟上本海贼走的一个路子,上本能看的这本大概率粮草

宠物小精灵之穿越火箭队:粮草。歧途,流清和穿越火箭队都是我的最爱。如果没记错,主角好像在书中开发宠物小精灵游戏,非常有梗。

七界传说:这书有12年了,你怎么去喷,当时《幻界》杂志吸引了一**粉丝,后来直接上网站看,从那时开始上网看小说的,依稀记得那时同学喜欢玩《完美世界》,我还喷同学一直欺负动物植物妖怪,有几个意思。哈哈哈哈

《我们的庸常生活》精彩片段

第 6 节 画家


画家的厄运从三十岁那年开始。
他在不到十平米的画室里午睡,梦见自己的画作在一间通透明亮的展厅正**展出,还没来得及将画框扶正,他就被一阵钻心的疼惊醒。
一只老鼠仓皇逃遁,他的脚后跟在流血。
寒冬岁末,秋菜无精打采地耷拉在窗沿上,窗外的白雪积了一层又一层,连飞鸟的痕迹都看不见,哪里来的老鼠?
他赶忙起身,一瘸一拐走到画了一半的水墨画前,从废纸堆里撕下一块发黄的宣纸,胡乱敷在小拇指指甲大的伤口上,血渗透薄纸,像一朵即将凋零的蜡梅。
画家全然不知,系里正开着会,讨论他的思想作风问题。
当他一只脚趿拉着拖鞋,胳膊底下夹着一袋瓜子,出现在会议室门口时,他的同事们发出了老鼠觅到食物之后的吱吱声,听上去相当满意。
从市美术学院毕业之后,他因为画得好,被留了校,系主任黄慈海的赏识让他从层层审查中留了下来。
用黑墨水写着”阎世存”三个字的大红榜贴在校门口的布告栏里,他成了别人口中被破格录用的”阎大才子”。
这在他听来极端讽刺。
那一年,他刚从临沂农村采风回来。
同期毕业的同学有的去了美术出版社做编辑,有的到中小学当美术老师,有的家里托关系进了机关单位。
二十一岁的阎世存背上装满一个画夹子的厚厚的画,虎口沾着蓝白色颜料,还在隐隐留恋山村带着泥土气息的风,还有天际变幻莫测的云。
八十年代末的夏天,阎世存甚至记不清来到村庄前发生的一桩桩往事。
他一路搭乘运货的卡车,吞吃了一肚子风尘,一头扎进山野,在老农家里寄宿,靠窝窝头、黄豆酱、大葱、干豆腐为生,余下的只是漫无目的的晃荡。
云朵缀在蓝天之上,骏马飞奔如滔滔江海,海豚从海面高高跃起,时而又成了一个梳着辫子的姑娘的侧脸,何时云层汹涌翻滚,何时交叠又分开,就像蘸了水和颜料的画笔,只有落在纸上的刹那,才知道成了什么形态,有了哪种可能。
阎世存入了魔障,不分昼夜地画,有时非要雨点砸在画纸上,晕开纸上的一朵云才察觉大雨倾盆。
若干年后,他迟迟领悟,在天穹之下无所顾念地作画,是他一生的巅峰时刻。
而眼下,离开聊以安慰的自然和山村,除了画画,他什么都不会。
父亲见他回来,头发蓬乱,脖子后面晒脱了皮,眼神里还多了一分喜悦,老人家有如神谕一般嘟囔了一句:别给我惹事就行,你自己看着办吧。
这是父亲第一次对他宽容。
一做不了官,二发不了财,阎世存只能听从导师黄慈海的建议,回到学校,从讲师做起。
风格主义、折中主义、经验主义、象征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