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蜜语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鎏金奢宠,典狱长的娇妻太甜了

>

鎏金奢宠,典狱长的娇妻太甜了

蒋瑜 著

现代言情 盛浅棠 聂墨咲

【西装暴徒典狱长VS鎏金钓系小妖精】 甜宠恋爱 虐渣打脸 舅舅团宠 不定时掉马
失踪七年的白莲姐姐带着天才萌宝强势回归,抢走盛浅棠的霸总未婚夫,侵占巨额家产,夺得全家团宠
渣祖母:“乡下丫头,滚回你的一亩三分地!” 盛浅棠拿出99个产权证:浪漫国乡下酒庄,漂亮国乡下古堡,战斗国乡下天然气,海湾国乡下石油……奶奶卒
渣姐:“我抢了你未婚夫,还和他生了个天才萌宝,你奈我何?“ 话音刚落,债主敲门,”你儿子打赏游戏主播一亿,公司破产!”渣姐卒
渣爹:“你妈家里人都没了,你到头来还不是孤女
” 话音刚落,五个大佬舅舅出现,她大舅她二舅都是她舅,高桌子低板凳都是木头
渣男:“离开我,你再也找不到更好的男人
” 盛浅棠:“呵!就我这张仙女脸,还怕找不到顶级老公
” 这不,传闻中那个冷酷偏执,权势滔天的典狱长大人向她走来,“咣当”一根链子将她拴在怀里
“女人,撩了,就别想从我怀里越狱
” “越狱会有什么后果?” “天涯海角通缉你
”典狱长大人将她强势拥入怀 于是盛浅棠的生活变成了简单两件事:白天手撕渣男渣女,晚上手撕典狱长的西装三件套

来源:番茄小说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西装暴徒典狱长VS鎏金钓系小妖精】 甜宠恋爱 虐渣打脸 舅舅团宠 不定时掉马
失踪七年的白莲姐姐带着天才萌宝强势回归,抢走盛浅棠的霸总未婚夫,侵占巨额家产,夺得全家团宠
渣祖母:“乡下丫头,滚回你的一亩三分地!” 盛浅棠拿出99个产权证:浪漫国乡下酒庄,漂亮国乡下古堡,战斗国乡下天然气,海湾国乡下石油……奶奶卒
渣姐:“我抢了你未婚夫,还和他生了个天才萌宝,你奈我何?“ 话音刚落,债主敲门,”你儿子打赏游戏主播一亿,公司破产!”渣姐卒
渣爹:“你妈家里人都没了,你到头来还不是孤女
” 话音刚落,五个大佬舅舅出现,她大舅她二舅都是她舅,高桌子低板凳都是木头
渣男:“离开我,你再也找不到更好的男人
” 盛浅棠:“呵!就我这张仙女脸,还怕找不到顶级老公
” 这不,传闻中那个冷酷偏执,权势滔天的典狱长大人向她走来,“咣当”一根链子将她拴在怀里
“女人,撩了,就别想从我怀里越狱
” “越狱会有什么后果?” “天涯海角通缉你
”典狱长大人将她强势拥入怀 于是盛浅棠的生活变成了简单两件事:白天手撕渣男渣女,晚上手撕典狱长的西装三件套

《鎏金奢宠,典狱长的娇妻太甜了》网友点评:

神煌:这本书的毒点在于,打南边来了30个百年一见的妖孽,打北边来了20个千年一遇的妖孽,绝世天才遍地走。其实想象力方面很不错,热血战斗方面也不错,场面很大。

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相当不错的竞技文,查过数据,不是瞎写,很合胃口,对游戏的分析和理解都在线,对于教练和数据分析师的作用也写出来了,个人粮草。

不死不灭:粮草,独孤败天。遮天神墓完美世界还有圣墟,都只是浅尝辄止,主要是看推书什么的,吹得太厉害了,也没有什么心思去看,不如回味下《长生界》。

《鎏金奢宠,典狱长的娇妻太甜了》精彩片段

第3章 悔婚渣男御景深


盛浅棠晕乎乎清醒过来,第一件事便从典狱长身下钻了出来。

而聂墨咲因为钠爆炸的冲击力太强,似乎晕了。

盛浅棠毫发无损,顿时惊了一下,这男人……以身躯护住了她?

盛浅棠不耽误,很快遇到了那个泰国面孔狱警,告知典狱长位置,然后一溜烟溜掉了。

一分钟后聂墨咲彻底清醒,女人已经溜了,扶着他的则是他的亲信狱警。

聂墨咲无大碍,武英级运动员体魄,又上过战场,这点爆炸不算事。

只是……

可恶!!

看着自己最为珍爱的一套孤品西装被烧得满目疮痍,聂墨咲面色阴沉,薄唇紧抿。

男人脱下西装外套,上面全是氢燃烧烫的破洞,银灰色马甲和西裤也不例外。

狱警向聂墨咲报告了,他刚才交代他查的东西。

“盛浅棠,22岁,第九届武运会全能冠军,洛城大学大众传媒系毕业生,以专业第一的成绩被LBS电视台新闻部录取实习。”

“上个月八号,盛浅棠和未婚夫御景深,步入婚姻殿堂,婚礼当天,她姐姐盛梨美回归,还带回来一个六岁大的萌宝。”

于是聂墨咲也悉数了解了上个月闹得满城风雨的豪门悔婚风波。

如果用一个小说书名概括,那就是:《七年后,她回归之际带回一个缩小版的他》。

特狗血,因为盛浅棠的未婚夫御景深,恰好就是姐姐盛梨美六岁萌宝的生物学父亲。

狱警继续道,“最后的结果是,御景深不仅扔下新娘盛浅棠逃婚,且告昭媒体,和盛浅棠解除婚约。”

“狱警服脱下来。”

聂墨咲那独具一格的豺音响起,带着很重的戾气。

聂墨咲命令道,“你穿我的。”

“是。”

狱警潘查不敢违抗,只得脱下,典狱长可是数一数二的美男子,绝不会穿破洞衣服。

聂墨咲比他高大很多,狱警制服穿着极为贴身,将他那魁梧结实的身材勾勒的惹火不已。

潘查不免摇头叹息,同样大檐帽一戴,警棍一别,他穿上便是工作服,老大穿上则是妥妥制服诱惑。

“聂狱,那个被活埋的姐姐,要不要把她挖出来啊?”

“你没长耳朵?”

猛然,聂墨咲阴鸷破响的声音低沉骂他,潘查吓了一跳。

“她妹说埋她两天。”

潘查眨巴眼睛,迷茫了一下。

他也不想想,要真的挖出来送回家,那盛浅棠后天不就不来了吗。

两人换好衣服便往山上走,硕大的监狱黑铁门缓缓打开,外监区荷枪实弹的岗哨卫兵整齐敬礼。

“啧啧,狱花咋和潘查换了身衣服呀。”

此刻正是犯人放风时间,操场上黑压压满是穿着咖啡色服刑服的犯人,江湖匪气比比皆是。

大伙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