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武侠修真> 被骂丧门星?全京城大佬抢着宠我

>

被骂丧门星?全京城大佬抢着宠我

沈念著

本文标签:

作者是“沈念”的热门新书《被骂丧门星?全京城大佬抢着宠我》火爆上线,是一本武侠修真的小说。其中内容精彩截取:竹筐砸向那肥胖妇人的脚边,弹起来撞到她的额头。“哎呦!”沈春娘哀嚎一声,硕大的身体掉下凳子,一屁股坐到地上。一抬头,对上沈念冷冰冰的眼睛,吓得往后一缩。“沈,沈念?”沈春娘快认不出沈念了...

来源:hyj   主角: 沈念李秀娘   更新: 2023-03-07 09:02:3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被骂丧门星?全京城大佬抢着宠我》,以沈念作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网络作家"沈念"倾力打造的一本武侠修真,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沈家再次谢过村里人,回家去了老高氏一直在家里等消息,看到满哥儿居然好端端回来了,脸上露出一丝失望……都丢了还能找回来,命真硬!沈念察觉出老太太的恶毒心思,摸摸满哥儿的头,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这么晚了奶还没睡啊,是在等我们吧,没想到奶这么关心满哥儿,您放心,他好端端回来啦,一点事都没有""平常看奶凶神恶煞的,关键时候您居然这么有心,真是太让人感动了"不看表情,她语...

43 奇怪少年,柳国公……


沈三语气平淡,“九成。

听到这话,沈菁愣了一瞬,眼泪止不住的往下落。

“娘怎么这样。小姑娘声音哽咽着说道。

那钱是爹没日没夜做竹扇挣的,娘她就不知道藏私吗?

爹那么辛苦……

沈菁只觉心口堵了块石头,难受的紧。

“就算把钱都给奶,奶也不会记一句好,为啥不藏着。娘怎么这么亲疏不分!

沈三眼神一沉。

呵呵,他也想知道刘氏怎么被洗的脑,竟比高月红那个亲儿媳都‘孝顺’。

-

接下来几天,沈家二房几人天天去翠山摆摊儿,沈念等几个兄弟姐妹也趁着机会见识了很多。

最后两天,到九皇会上玩儿的人少了大半,沈家二房就不全家出动了。

地里的红薯要收,沈四是个懒汉,靠不太住,沈二只得留在家里收红薯。

沈念前几天玩腻了,想去山里转转,也没去。

再次进山,沈念立刻运转异能,身体变得松泛,浑身的毛孔都被打开了。

山里的植被摇动躯干,像是在欢迎她。

沈念笑了笑,脚步轻快地往深山走。

深山没什么人敢进来,好东西多的很,就是沈乾说的药店特别缺的三七、白及等药材,路上就有很多。

见都见了,沈念顺手便薅了。

一刻钟后,她来到上次升级异能的那棵巨树下。

在老地方盘腿而坐,看不见的绿色星点疯狂涌过去。

深山老林,毒蛇猛兽横生,老树下一个姑娘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有光穿透树杈照在她身上……

不似凡尘人。

一个时辰后,沈念睁开眼。

异能还没升级,她有些小失望。

好在到临界点了,想来再过段时间,异能就能升到四级了。

十来米外的树后。

“……乖乖受死吧,我们可以给你留个全尸。

“哈哈哈,跟这个怪物说什么废话,反正他现在穷途末路了,咱们一起冲上去杀了他!

几个黑衣人将一个少年围在中间。

奇怪的是,他们没急着动手,每个人都离那少年几米远,保持安全距离,似乎在防备着什么。

“想要我的命?少年语气很淡,丝毫不将凶神恶煞的黑衣人放在眼里,眼神却带着狠戾,“……一起上吧。

他坐在地上,身上衣服脏的看不出颜色,脸上满是脏污,除了一双眼睛,难辨模样。

年纪不大,一双眼睛却是死气沉沉,满是阴鸷。

杀手见这小子如此不识趣,对视一眼,一起冲了上去。

少年神色未变,他们便以为他认命了。

然而。

在黑衣人手里的刀剑即将刺穿他的身体之时,少年身体微动,一排毒针从他袖子射出。

针无虚发。

一息后,黑衣人纷纷倒地,七窍流血而亡。

“没有人能取我的性命。少年口中连连吐出几口血,喃喃地道。

此时他已完全脱力,体内的内力枯竭,没个几天,怕是恢复不了的。

这些少年心知肚明,但是他不想管。

可能人之将死,脑子都是空的。

意识不断在抽离。

他却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宁。

……原来死一点也不可怕。

“啧,好惨啊。沈念冒出头来,居高临下地看着狼狈不堪的人。

这人死了一般的一动不动。

“算你命好,遇上了我。沈念小声嘀咕,“我救你一命,以后就是你的救命恩人,将来别忘了报恩。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

少年:“……

单方面确定了自己救命恩人的身份,沈念掩去黑衣杀手的踪迹。

把受伤少年背起来,安置在隐蔽的山洞,放了些重阳糕和草药,就下山去了。

下山路上,一只傻狍子撞上来,沈念当然不会放过,一记手刀将其砍晕,拎在手里。

刚到村口,菁姐儿慌慌张张跑向她。

“念念姐,乾哥找人捎了话,说是满哥儿丢了,村里人都去县里找了,让我给你说一声……

-

另一边。

萧执带人进入绥州,刚到汝南郡。

流风发现世子不急着赶路了,很是不解,“世子,我们今日不赶路了?

萧执本来想赶着重阳节见那人,没想到背后人疯了一样,刺杀的人一波又一波的来。

为了彻底掩下行踪,他做了重重障眼法,现在才到绥州。

到汝南郡,想起一件重要的事,于是干脆不着急了。

“嗯,今日好好休整一番。萧执沉声道。

流风是习武之人,连日赶路还吃得消。

那胖厨子瘦了十几斤,累得形容憔悴,听说主子让休整,差点咬着帕子哭出声。

这些萧执并不知道,他吩咐流风:“你去查一件事,柳国公此时是否在汝南郡。

“柳国公?流风又不懂了,大胆发问,“世子怎么会问柳国公的事?

萧执黑眸一沉,觑了他一眼,道:“莫多话,去查。

……再啰嗦下去,他未来岳父该办流水席了。

流风见主子神情不悦,老实应下,去办事了。

萧执要求高,身边的人能力都不差,没到晚上,流风就来回禀调查结果了。

“世子,柳国公确实在这里,属下查到他带人住在青云客栈。

“对了,属下还查到柳国公身体不适,卧病在床有段时间了,好像得了蛇串疮。

蛇串疮?

正是。

他梦里柳国公确实死于这病,时间就在这几天。

想起柳绍行死后,国公府成了那些人的天下,萧执眼底闪过一丝冷戾。

“喊上随行御医,随我去见柳国公。

流风:“……是。

青云客栈。

柳绍行后背长满了脓疱,浑身疼痛难忍。

此行他未带大夫,而绥州又是众所周知的穷地方,有点本事的人早去外地谋生了,这病拖了几天拖成了重症。

“主子,该喝药了。下人道。

柳绍行嘴里满是苦味,药又久不见效,摆摆手道:“不喝了,你退下吧。

主子不喝,下人也不敢多劝,只能愁眉苦脸地下去了。

不喝药病怎么能好。

屋里,柳绍行望着屋顶,眼里写满了不甘。

乖宝,爹听说你在这里,可爹找不到你,也不知道爹还能不能再见到你……

“咳咳……柳绍行难受地咳了好几声,面上露出痛苦之色。

咚咚咚!

门被敲响。

下人满是激动的声音响起,“主子,萧世子带御医来看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