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现代言情> 警犬难养

>

警犬难养

戟云著

本文标签:

火爆新书《警犬难养》是由网络作者“戟云”所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内容概括:又到了例行查房的时间,今天孟莹手头有事儿,没法儿帮关清了,她只得硬着头皮自己来。秦阳已经被允许坐起来了,关清一进门,秦阳有些意外,但立马就笑眯眯地看了过去:“关医生,早啊!”关清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公事公办地问道:“感觉怎么样,伤口还疼吗?”秦阳摇了摇头,“不疼了,就是痒,特别是晚上。”关清在病例上写...

来源:fqxs   主角: 关清秦阳   更新: 2023-03-18 21:47:0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警犬难养》,是作者大大"戟云"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关清秦阳。小说精彩内容概述:城市里的路灯缓缓亮起,从阳光手中接过了驱散黑暗的接力棒,总是繁忙的市第一人民医院也渐渐安静下来突然,一连串焦急的脚步声打破了这份宁静"伤口在右侧腹部,约20厘米,未伤及内脏,伤者大量失血,需要立即输血"急救人员推着担架床冲进手术室护士何棠敲响了普二外医生办公室的门,"关姐,急诊那边找外科帮忙"关清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她发现,每次到她值班好像总会有事儿关清过去手术室的路上,基本了解了一......

第4章 站不住,我缓缓


秦阳伤口深、还长,之前又因为失血过多休克过,所以得在医院多待一段时间。

可关清自那晚之后,就下意识地躲着秦阳,因为关清发现,一直放不下的,不止她一人。

可惜,秦阳发现这事儿比关清早,而他不是个轻易就会放弃的人。

准确来说,是他从未想过要放下关清。

又到了例行查房的时间,今天孟莹手头有事儿,没法儿帮关清了,她只得硬着头皮自己来。

秦阳已经被允许坐起来了,关清一进门,秦阳有些意外,但立马就笑眯眯地看了过去:“关医生,早啊!

关清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公事公办地问道:“感觉怎么样,伤口还疼吗?

秦阳摇了摇头,“不疼了,就是痒,特别是晚上。

关清在病例上写了几笔,语气平平淡淡地交代着:“痒是好事,说明伤口在愈合,不要抓挠,特别注意睡着后,无意识的时候很容易会抓到,睡觉时手尽量放在被子外面。

秦阳乖乖点点头,关清把笔插回衣兜里,转身走到门边,想起什么脚步一顿,回过头来。

还没开口,秦阳先抢先她一步说道:“伤口不要沾水,不要用力,尽量不要动右手,我会谨遵医嘱的。

秦阳的笑容实在有些灼人,关清有些不自在地移开视线,她从嗓子里轻轻“嗯了一声,就赶紧转身离开了病房。

可空气中却留下了淡淡的橘子味。

夏天总是一阵晴一阵雨的,不过这雨来得快,下得急,总是下了没一会儿就重新晴开了。

秦阳年轻,身体也好,第五天就能自己下床走动了,虽然还不能出院,但最多也就再住个四五天。

秦警官第一次觉得,自己这身体倒也不必这么好,他都还没能和关清说上几句话呢。

一大早,何熙陪着秦阳晃荡到花园里,秦阳看着挂在天空中的一小截彩虹,心情也轻松了不少,他还是第一次在床上躺那么久,都要发霉了。

秦阳微微活动着左肩,右手自然垂着,没怎么敢动,一转头看见了来上班的关清。

秦阳眼睛一亮,悠悠地靠了过去,见人走近了,他笑眯眯地喊了一声:“关医生,早上好啊!

关清其实老早就看见了这边的秦阳,她本想赶紧躲过去的,可惜被秦阳先逮住了。

看着咧着一口大白牙的秦阳,还有不远处的何熙,关清出于礼貌微微点了一下头:“适当运动是对的,但要适度。

秦阳慢慢走到关清身边,笑眯眯地接到:“知道了,关医生放心,我一定谨遵医嘱。

关清不太敢和秦阳对上视线,她抿了一下唇,转头看向其它地方,心里却想着秦阳真是个衣架子。

一米九的身高撑着,全医院同款的宽松病号服,穿在秦阳身上,愣是比其他人都要格外的挺阔精神。

关清不知不觉中就放慢了步伐,走在秦阳右边,配合着秦阳的速度。

走了两步关清忽然皱起了眉头,眼中露出一丝别扭,耳垂也渐渐红了,她怎么就这么自觉和秦阳走在一起了。

秦警官的注意力全在关清身上,哪怕关清这再细微不过的情绪变化,也被他尽数收入眼中。

秦阳的眼神霎时就亮了不少,他主动开口问:“关医生,可以一起上去吗?

关清果然如他所料一般,听见这话后眉头猛地就松开了,还矜娇地点点头,回了一句“嗯。

见她的反应,秦阳唇角又压不住了,关清性格比较被动,但又不愿意把主动权交到别人手上。

总是猫咪一样,矜矜娇娇地等着别人凑上去。

不过,秦阳不知道,他可能是关清唯一的例外了,在他这边主动往上凑的是关清。

秦阳沾了关清的光,坐上了医护人员的专梯,不用在大厅那边排那个要等十几分钟的电梯。

小电梯里只有秦阳和关清两个人,“关医生,早餐吃的是粥吗?还是其他的?

关清有些奇怪秦阳突然这么问,但出于礼貌还是答了一句:“不是,吃的豆沙包。

秦阳:“关医生去年什么时候回来的?

关清似乎明白了他想问什么,声音不由有些紧了:“不是去年,今年年初才回来。

秦阳还想继续问,关清忽然转头看着他:“你想问什么直接问,你那些审讯技巧我又不是不知道。

两人视线一撞都想起大学时候,关清总缠着秦阳,让他教自己审讯和心理学。

秦阳问她:“你以后要当医生,学这些干嘛?

关清笑眯眯地跳到秦阳背上,捏着他的脸说:“以后可以审你有没有藏私房钱啊!

可惜,两人半路走散了,关清还没有机会问过秦阳,有没有藏私房钱。

电梯里安静下来了,关清鼓了一下腮帮子,心里有些憋闷。

秦阳他不就是想问自己是不是还单着吗?

天天这么试探,装模作样的。

“关医生,有男朋友了吗?

关清闻言一下就握紧了手,她意外地看向秦阳,没料到秦阳他还真的直接问了。

关清不由屏住了呼吸,秦阳认认真真地看着她,他的目光热切真诚。

关清毫不怀疑,如果自己回答他没有,那秦阳下一句一定会问,要不要复合?

这时,电梯门打开了,关清飞快地收回了视线,她没等秦阳就匆匆先走了,也没回答他的问题。

小脸绷得紧紧的,可严肃了,因为她还没有想好。

电梯里的秦阳看着关清的背影,沉默了许久缓缓叹了口气,他果然不该太着急。

而先走一步的关清脚步又乱又急,她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处理两人这段关系了。

放不下,剪不断,又不敢回头。

走着走着,关清忽然觉得公共电梯间那边吵了起来。

秦阳刚从医护人员电梯间那边走出来,在公共电梯间吵架那几人已经互相推嚷起来了。

秦阳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儿,就见一个人朝他这边倒过来。

那人脚步不稳,下意识就想伸手抓身边的人,一个摆臂就砸在了秦阳腰间的伤口上。

秦阳脸上这几天好不容易养出来的一点儿血色,一瞬间就褪得干干净净了。

关清看到这一幕,脑子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已经往秦阳冲了过去。

尖锐又剧烈的痛感让秦阳忍不住弯了腰,腿也开始发软,身子不由自主的往前倾去。

然后他栽进了一个橘子味的怀抱中。

关清感觉到怀里的人几乎站不住,身子一直往下滑,她没办法只能将人抱得更紧了些。

忽然关清感觉肩膀一沉,秦阳的脑袋软软地搭在了她的肩上,关清立马就急了,“人都昏了,你们还看着,过来帮忙。

吵架那几人见出事儿了,一个个就立马安静了,听见关清叫他们,七脚八手地就围了上来。

可他们刚要伸手扶秦阳,“昏过去的秦阳忽然说话了:“不用,我缓缓就好。

关清听他还清醒着,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可很快她就发觉了不对劲,她手上的力道慢慢松开了些,皱着眉说道:“没事儿了就赶紧站好。

秦阳依旧把脑袋靠在关清肩上,动都没动一下,“疼,站不住,再缓缓。

关清叹了口气,她算是明白了,这人就是故意的。

可她还没来得及戳穿秦阳,刚才吵架那些人里突然站出来个人,那人紧张又害怕地说道:“怕...怕是不能再缓了,血都流出来了。

关清赶紧偏头看了一眼,秦阳病号服都红了,血已经开始往地上滴了。

关清心一下就揪了起来,她轻轻拍了拍秦阳的手臂劝到:“站好别闹了,先进去把伤口处理一下。

秦阳依旧还是没什么动作,但呼吸声却急促了许多:“清清,我腿软,看不见了。

关清听他这么说一下就急了,秦阳受伤后本来就有些贫血了,现在又流了这么多血,能不眼前发黑嘛!

最后,秦阳还是被那些吵架的家伙合力送到了治疗室。

而那几个人也没敢走,毕竟他们的家人也住着院呢,万一关医生把他们给记住了。

他们不敢赌,于是一个个鹌鹑似地站在治疗室外面,等着要道歉。

孟莹见这边围着一群人,过来问了一声,知道关清在处理后就没再管了。

而外面那几个“鹌鹑得知秦阳是警察,又是因为救人受伤进的医院后,心里更不是滋味了。

治疗室里,就秦阳和关清两个人。

秦阳伤口上的纱布已经被血浸透了,关清慢慢揭开纱布,伤口果然裂开了。

好在秦阳这伤之前就是关清处理的,她习惯缝得密一些,现在倒也不用秦阳再遭一次罪。

关清小心地帮秦阳重新处理着伤口,碘伏棉球擦过伤口,秦阳没忍住轻轻吸了口气。

关清听见后,本就温柔的动作立马又轻了不少,心里有些难受,如果她刚才等他一起走就好了。

秦阳刚才贫血发黑晕,如今躺下来后好多了,他看着关清的样子,就知道她在想什么,“我没事儿,而且又不是你的责任。

关清没说话,秦阳想了想干脆转移了话题。

“话说,关医生你还没回答我之前的问题。

关清见这人疼得都冒冷汗了,还不忘和自己说这些,也是无奈,“没有。

关清话音刚落,秦阳就急吼吼地接了一句:“那我可以再追求你一次吗?

关清手顿了一下,压了压心中猛然生出的悸动,嗫嚅着回了一句:“秦阳,我们已经结束了。

秦阳:“我们可以重新开始。

关清听着秦阳这直白的话,慌不择言地扔出一句:“我不喜欢你了。

可关清这话一出,本来还有些忐忑的秦阳,心里面一下子就安定了,他看着关清忽然笑了起来。

关清听见秦阳的笑声,有些疑惑地转眼看着他。

秦阳笑容越发肆意轻松了一些:“关医生,我好歹也是刑侦支队的队长。

关清愣了一下,隐约猜到了他的意思,脸色蓦地一红,但嘴上还是不愿意认,“所...所以呢。

关清还抱着一分侥幸,希望秦阳的意思不是自己所想的。

可后一秒秦阳就说:“真话还是假话,我分得清。

秦阳被送回了病房后,那几个吵架带累到他的人过来道歉,

他们是因为挤电梯,导致对方都没能坐上去才吵起来的。

家里有人住院,他们作为家属,本来心情就不好,一人一多嚷一句就动起手来了。

秦阳现在只能平躺着,可身为警察的职业习惯还是让他忍不住教育起他们几个来。

关清过来给他检查伤口时,他正让那几个人写保证书。

关清看见秦阳躺在病床上还不忘履行着自己人民警察的职责,又无奈好笑又觉得他实在敬业。

秦阳听见声音见是关清来了,才收起那副严肃的样子,让那几个家伙离开了,不过还是要求他们一会儿把保证书交过来。

自从那天以后,秦阳又得乖乖在床上躺着了。

而关清则是越发躲着秦阳了,哪怕偶尔来病房一趟,也是匆匆来,匆匆去,根本不和他有过多的接触。

因为秦阳自那天捅破了窗户纸后,也不再小心试探了,而是明明白白地让关清知道了,他想重新开始。

——

秦阳情况好些以后,何熙就被秦阳赶回队上了,没让他一直在医院偷懒。

医院食堂负责送饭的人,将午饭送到秦阳病房里,帮他支起小桌板,摆好饭菜后就匆匆赶往下一个病房了。

秦阳伤在右腹部,本就不好挪动右手,留置针因为秦阳有些过敏就拔掉了,今天来打针的护士没注意,又给他扎了左手。

本来就算扎着针也不影响秦阳吃饭,可不知道今天为什么,他一抬手就回血。

肚子发出了咕咕的抗议,秦阳只能把右手慢腾腾抬到小桌板上,拿起筷子夹了块肉。

可他还是吃不到,手再往上抬就要扯到伤口了,弯腰低头也会扯到伤口。

关清在办公室里,脑海里回放着刚才经过秦阳病房,偶然瞥见的一幕。

纠结了好一会儿,她终究是不忍心,起身往秦阳病房走去,心里暗骂着自己还真是被秦阳吃得死死的。

正当秦阳夹着那块肉进退两难时,一只微凉的小手忽然拿走了他手中的筷子。

秦阳一抬眼,就看见关清不自然地夹着那块肉,喂到自己嘴边。


《警犬难养》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