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现代言情> 乖,不许逃!疯批反派又想亲她

>

乖,不许逃!疯批反派又想亲她

恒叶著

本文标签: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乖,不许逃!疯批反派又想亲她》,作者是“恒叶”。本书精彩截取:才跟霍谨戈解释:“霍爷,你昨天答应她可以买快递,只是送快递的没人敢进山庄来。”外人听说是霍谨戈的山庄,一个个跑的比鬼都快。霍谨戈冷笑了两声,手指敲了两下桌面指着还在响个不停的手机悠悠开口:“为什么留的是我的手机号?”从早晨到现在电话就没有断过。空气又是一瞬间的凝固...

来源:fqxs   主角: 江鹿溪霍谨戈   更新: 2023-03-18 21:48:5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热门小说《乖,不许逃!疯批反派又想亲她》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江鹿溪霍谨戈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恒叶",喜欢现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江鹿溪拿起桌子上的手机摆弄了两下,眼底流露出了惊喜之色竟然是当下流行的限量款这在现实的世界里她完全不敢奢望的,攒几个月的工资才可以换一个差不多中等的手机霍谨戈喝着咖啡打量着江鹿溪,昨天他上网浏览了一番精神病的症状喜怒无常,记忆力不太好,严重者会出现妄想症江鹿溪点开了支付软件,两秒后手指悬在了屏幕上空ᵒᯅᵒ!原身体的账户密码她哪里知道?甚至她连身份证号都不知道江鹿溪眨了眨迷茫的眼睛,对......

第6章 过期的VC,糊弄谁呢


霍谨戈叹了口气,刚挂断的电话没一分钟又响了起来。

他烦躁的差点想将手机给砸了。

因为隐忍眼尾渐渐红:“她在搞什么?

俞逸用膝盖顶着江峰的膝弯,前者被他顶的一个踉跄,差点跪地上。

他回头瞪了始作俑者一眼。

才跟霍谨戈解释:“霍爷,你昨天答应她可以买快递,只是送快递的没人敢进山庄来。

外人听说是霍谨戈的山庄,一个个跑的比鬼都快。

霍谨戈冷笑了两声,手指敲了两下桌面指着还在响个不停的手机悠悠开口:“为什么留的是我的手机号?

从早晨到现在电话就没有断过。

空气又是一瞬间的凝固。

江鹿溪被人从楼上请下了楼,迎面对上了那双散发着寒意的幽冷黑眸。

霍谨戈前倾的身子重新靠回到了沙发里,手掌朝着他的方向摆了两下,示意她过去。

现场被低气压笼罩着

江鹿溪迈着小步子,挪到了距离他还有两米的地方。

正巧桌子上的手机突兀的响起。

霍谨戈瞥了一眼,声音冷飕飕:“接。

江鹿溪不情不愿的拿起了手机,放到了自己耳边,十几秒后她眼中出现了惊喜之色。

她买的快递竟然到了。

这速度简直太逆天了吧。

大晚上的商家自己开车送来的不成。

霍谨戈冷笑两声:“为什么你买快递要留我的手机号?

江鹿溪并没有太放在心上,掏出自己的手机点开看了一眼,难以置信的一幕出现了。

昨天买的三十来个快递,全都已经送到了庄园门口。

仅仅只隔了十个小时而已。

哪有比收快递还高兴的事情。

导致她说话也没有经过大脑,理直气壮道:“我不知道我手机号。

江鹿溪好奇的大眼睛直接自动忽略了脸色阴沉的男人,转而去问旁边的江峰。

“不是说快递在庄园门口,在哪在哪?

霍谨戈是从沙发上站起来,指着江鹿溪三番张嘴想说话,最后指着她的手指曲起。

咬牙对着江峰说:“让她自己拿回来。

他说完头也不回的去了书房。

江鹿溪瞥了他一眼。

自己拿就自己拿,有什么了不起。

.......

从庄园门口到别墅有个十来分钟的路程,江鹿溪却乐此不疲的来来回回运输着快递。

直到最后一次,她累的满头是汗,小脸都被太阳晒的粉红一片。

坐在地上想着休息一下,一转眼看见身后江峰开着代步的小电瓶车缓缓跟了上来,整个人悠闲又惬意。

江鹿溪只觉得一口气堵在喉咙里,站起身子指着代步车。

“有车子你为什么不说?

这来来回回她走的腿都软了。

江峰扬眉:“你也没有问啊。

“.......

江峰示意她坐在最后面,带着她和一小堆的快递回了别墅。

江鹿溪拖着软绵绵的腿进了屋子,正好看见仆人拿着把剪刀准备替她拆快递。

她连忙惊呼:“不行!不能拆!

江鹿溪像个护犊子的母鸡蹲在地上死守着快递。

她还没有体会过一次性拆这么多。

肯定非常爽!

她朝着仆人伸着手,见人家不明所以的看着她,她下巴一扬:“剪刀给我。

后者看了一眼江峰,受到他旨意之后才将剪刀抵了过去。

书房内。

俞逸将一沓文件放到了办公桌上,汇报着情况。

“爷,最近霍尧和霍闻书来往的很密切。

霍谨戈眯起了眼睛,手指继续转动着手上的玉扳指,两秒后轻笑。

“随他们吧。

毕竟不是一个娘胎里生的,人家那是亲兄弟,而他是遭人嫌弃的后妈所生。

俞逸还想说什么,但霍谨戈提前一步站起了身子。

抬手看了一眼金属腕表:“江峰呢?

俞逸反应了一下,回答:“哦好像看着江鹿拆快递。

霍谨戈深吸了一口气,又感觉自己的太阳穴直跳。

“她......

霍谨戈沉了沉紊乱的气息:“她吃药没。

“咚咚咚。门外传来一声敲门声。

俞逸走去开门,外面给别墅打扫的刘嫂站在门口,手里拿着一个小药瓶。

她走进门,将药瓶放到了桌子上:“少爷,这是我在江小姐房间垃圾桶里找到的,我见瓶子里的药还不少。

霍谨戈挥了挥手示意刘嫂先离开。

他盯着桌子上VC的药瓶,恨不得盯出两个窟窿来。

俞逸看他脸色就知道大事不妙,自觉的后退了两步。

霍谨戈捏着手上的药瓶子,额头青筋直跳,咬牙切齿:“哄她吃,难不成我还要给她包到糖纸里吃?

俞逸:.......

霍谨戈又感觉一阵头疼,抬手捏了一下自己的眉心。

果然,他不适合养任何的东西。

更不可能是女人。

.......

江鹿溪蹲在别墅石台前,暴力拆开最后两个快递,随后将箱子往旁边一丢。

霍谨戈捏着药瓶子下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一幕。

一个穿着碎花吊带女人,扎着一个丸子头,整个人蹲在阳光下面,满心欢喜的整理着手上的快递。

一瞬间紧锁的眉头又开了。

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走到她跟前,用脚踹了踹藏在裙摆下面的鞋。

江鹿溪仰起头,一双亮闪闪的眸子迎上了男人的视线。

男人逆光而站,阴影之下的表情过于冰冷,他扬起手上的药瓶。

“为什么不吃药。

江鹿溪的视线转移到了他手上的VC瓶。

一脸奇怪道:“过期了啊,那么苦。

这么有钱,买的过期药都不知道吗。

霍谨戈气节:“没过期,进口的,所以苦。

“这药瓶子里面是橘子味,里面的药品是苦的,糊弄谁呢。

虽然没他有钱,VC她还是吃过的。

霍谨戈有那么一瞬间觉得眼前的女人不像神经病,逻辑思维挺严谨。

江鹿溪用一副看傻子一样的表情看着他,随后从地上站起身子,两只手随意的往自己身上蹭了蹭。

小动作全然被霍谨戈看在眼里,蹙眉嫌弃道:“脏不脏。

江鹿溪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粉嫩的掌心此刻全是灰,她倔强的仰起头:“不脏啊。

只是灰而已,才没有他沾满鲜血的手脏。

嫌弃谁呢。

下一秒霍谨戈点了点头,刚才果然是他的错觉。


《乖,不许逃!疯批反派又想亲她》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