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都市小说> 北冥异闻录

>

北冥异闻录

尔尔困了著

本文标签:

热门网络作者“尔尔困了”的热门书《北冥异闻录》推荐大家阅读。故事精彩剧情为:苏娅楠恢复得不错,今天没有盘头发,乌黑浓密的秀发在微风的吹拂下轻轻摇曳,发香四处飘散。在淡蓝色蓬蓬裙衬托下苏娅楠的皮肤如同刚剥完壳的荔枝般晶莹剔透,娇小的身材配上白里透红的娃娃脸,像极了下凡的天使,路过的人都不禁驻足痴痴看。“浩文你看,这玉佩真好看,我要买回去给儿子戴上!”苏娅楠走向一个卖古玩摊位前...

来源:fqxs   主角: 天穹姜千毅   更新: 2023-03-19 20:17:5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小说《北冥异闻录》是作者"尔尔困了"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天穹姜千毅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绑在手术台上的赫垚被由远到近的责骂声吵醒"这点小事都做不好,我养你们干什么吃的?要是留下点证据被发现,我应该怎么处置你们?"姜浩文走进实验室,大声呵斥道几位黑衣人单膝跪地,默不作声"这个孩子你们从哪里带来的?""我们去抓流浪孩童的时候,就是他拦住了我们的去路,还打伤了我们他不像是普通的孩子,就像电视里演的会武功的侠客,我们几人都不是他的对手,要不是背后放了麻醉枪,恐怕我们都回不来了……还有......

第2章 是他


K市的夜晚,逛夜市是很多人的选择,当然也是苏娅楠的选择。

苏娅楠喜欢这种充满人间烟火气的夜市,姜浩文则相反,他喜欢安静,只有安静下来脑子才能保持清醒,但自己亲口答应过的事,就一定会做到。

地摊上各式各样的小玩意让苏娅楠应接不暇,她一只手拉着姜浩文,另一只手拎着精致小巧的爱马仕包包一蹦一跳兴奋地走在前面,像个孩子一般。

姜浩文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像没有灵魂的提线木偶跟在苏娅楠后面。

苏娅楠恢复得不错,今天没有盘头发,乌黑浓密的秀发在微风的吹拂下轻轻摇曳,发香四处飘散。

在淡蓝色蓬蓬裙衬托下苏娅楠的皮肤如同刚剥完壳的荔枝般晶莹剔透,娇小的身材配上白里透红的娃娃脸,像极了下凡的天使,路过的人都不禁驻足痴痴看。

“浩文你看,这玉佩真好看,我要买回去给儿子戴上!

苏娅楠走向一个卖古玩摊位前蹲了下来,惊奇的拿起这浅绿色玉佩在手里端详。

玉佩是由上好和田玉制作而成,图案简单,一个空心圆,接头是两个龙头,穿过玉佩的玉线也是浅绿色,看上去价值不菲。

“姑娘好眼光,这玉佩乃是老朽传家之宝,你喜欢吗?

摊主伸出干枯的手指捻着花白的胡须,用沙哑的声音问道。

苏娅楠摩挲玉佩的手突然停了下来,她抬起头,不解的回答。

“喜欢是喜欢,可是老爷爷,既然是传家宝,您为什么要把它卖掉呢?

“传家宝、传家宝自然是有下一代传承它才有价值,我一个孤寡老人留着它没用,而且我这一把老骨头,不知道能撑到什么时候,倒不如给它找个有缘人。

苏娅楠恻隐之心油然而生,她站起身,掐着腰问老人。

“这玉佩多少钱,我要了!

老人微笑摇摇头。

“不收你的钱,但……姑娘,我问一下你家孩子是9月21号出生的吗?

“这……老爷爷,你……怎么知道……?

苏亚楠瞪大眼睛,惊讶看着老人。

“老朽是个算命的,知道一些事很正常,我知道今天会遇到个喜欢这玉佩的有缘人,但没想到是个善良美丽的姑娘。这玉佩你拿走吧,回家给孩子戴上,切记一刻不能离身!你要知道有的人可是表里不一的!

“啊?我怎么听不懂呢……?

苏娅楠上一秒还在思考老人话的含义,下一秒手腕就被姜浩文狠狠捏住,拽着她往停车的方向走去,直到车旁才肯松手。

她的手腕被拽得生疼,但并没抱怨,只是用拿着玉佩的另一只手,轻揉自己手腕。

姜浩文面色铁青,他觉得这老人好像在说自己,但自己怎么可能会伤害家人呢?

他气呼呼地拉开车门坐进去,又把副驾驶车门也打开,冷冷地说:“这种地方的和田玉你也敢要,这疯癫老人的话你也相信。进来吧,我先送你回家,答应你的事我做到了……那边有点事,今晚不回来了。

车里,苏娅楠低头把玩玉佩,姜浩文一只手倚在车窗上杵着下把,一只手握着方向盘。

一路上两个人都很安静,快到家时,苏娅楠突然开口。

“姜浩文,你还爱我吗?

姜浩文转头看了一眼苏娅楠,没有回答。

路灯的灯光一道道映照在两个人脸上,姜浩文面无表情,苏娅楠很平静,她慢慢抬起头,闭上眼睛,浓密的睫毛下流出了两滴珍珠般的泪。

老人摘下圆墨光眼镜,他眼睛里竟然没有瞳孔,都是眼白。

他微笑着从兜里掏出一块眼镜布不紧不慢擦着眼镜,然而就在这时那苍老的脸上瞬间浮现出一张清秀白皙的少年脸,白色眉毛、睫毛,深蓝色瞳孔,长长的白发被风吹抚,几根发丝轻轻打到脸庞。

不一会又恢复成老人样貌,他戴上眼镜,起身走向马路,在一辆车经过时消失不见了。

车停在家门口,苏娅楠拉开车门,独自往家走,姜浩文看着她那瘦弱的背影,脑海里不停浮现出在车里苏娅楠问他问题时的情景。

“砰

大门被狠狠一关发出的声响把姜浩文拉回现实,他叹了口气,暗想。

是真的,什么都是真的!你跟着我太危险了,我怕我会控制不住自己……在开始做这个实验的时候,我就已经不是我了,对不起……对不起……

姜浩文脑袋像被撕裂般疼痛,他咬着牙,双手抱头,像愤怒的狮子发出阵阵低吼,泪水一滴滴落在方向盘上。

电话突然响起来,是助手林奚溪打来的,姜浩文使劲晃晃脑袋,拿起手机接通电话。

“喂,嗯,我马上过来。

苏娅楠刚走进客厅,饭菜的香味钻进鼻孔,王妈在餐桌旁把饭菜摆得整整齐齐,笑嘻嘻地念叨着什么。

管家背着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听到声音,齐刷刷看向苏娅楠。王妈双手在围裙上擦擦,走过来握着苏娅楠的手

“夫人,您回来啦!快来吃饭吧!怕您会吃腻,菜每天都不重样。

苏娅楠调整好自己的状态,微笑对王妈说:“王妈,我今天没胃口,你们吃吧,小毅呢?

王妈指着二楼房间。

“小少爷在房间呢!我给他喂了点奶粉,把他哄睡了,就在摇篮床里。

“好,今晚我照顾他,你们不用管我了,去吃饭吧。

苏娅楠说完抽开王妈的手,径直往楼梯走去,走到一半转过身。

“管家,赶快去吃饭呀,都呆呆的看着我干嘛呢,我真的没事。咱家没有那种分层次的规矩,我们都是一家人。

说完就往上走,到房间门口,苏娅楠慢慢打开了门,偌大的房间总觉得缺了点什么,就像她的心一样空荡荡的。

忘记换拖鞋的苏娅楠抬起脚往前一踢,平底鞋一边落一只,懒得管,很累。

自从宝宝出生,管家和王妈商量着给房间重新装饰了一番。

墙面换上紫色墙纸,床比原来的大了一圈,床垫柔软得像云朵一躺下就陷进去。

房间里落地大台灯闪烁着淡黄色的灯光,管家给安的,有助眠作用,怕苏娅楠晚上睡不着觉。

床单、被套、地毯都换成紫色,就因为苏娅楠不经意跟管家说她喜欢紫色。

卫生间铺上了地毯,月子期间,王妈一天换一块新的,用过的就洗干净捐出去。

镜子内镶着一圈小灯,散发的灯光很温和,不会刺激眼睛。

洗漱台上的化妆品、护肤品都换了一套,孕期、哺乳期都可以用,卫生间水龙头粘上了软软的胶垫。

摇篮床旁放了许多毛绒玩具,新添的收纳柜上面摆满了宝宝用的物品:奶粉、尿不湿……

儿童衣柜里也整齐挂满了宝宝的衣物。由此可见,他们二老是多么的细心。

与其说是管家和保姆,倒更像是爸爸妈妈。

苏娅楠轻手轻脚走到摇篮床前,跪在毯子上一只手拿着玉线,一只手把宝宝的头抬起,玉线从宝宝头顶快速向下滑落,睫毛、鼻尖、下巴,最后落在脖子上,动作一气呵成,她把玉佩塞进宝宝衣服里,满意地拍了拍宝宝胸口。

玉佩如同认主一般,在宝宝胸前散发微弱的荧光。

不一会,苏娅楠眼神又开始变得忧郁起来,她伸手抚摸宝宝的额头

“毅儿,爸爸变了,妈妈对他来说就好像陌生人一样,爸爸好像不爱妈妈了,妈妈只有你了。

苏娅楠头靠着床沿,思绪渐渐飘远,眼神也渐渐迷离。


《北冥异闻录》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