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军事历史> 大魏镇国公

>

大魏镇国公

陈宁秦幼薇著

本文标签:

小说《大魏镇国公》,是作者“陈宁秦幼薇”笔下的一部​军事历史,文中的主要角色有陈宁秦幼薇,小说详细内容介绍:”“公主,我说了,您可千万不要生气。”珠儿略微犹豫,才低声说道:“这曲子名为对面的女孩看过来,是镇国王所做。”“听闻是昨日您赶走镇国王,长乐公主前去安慰,镇国王一高兴,就给长乐公主做了这首曲子。”“不止是这首曲子,这两天宫中盛传的精忠报国,也是镇国王所做...

来源:迈步书城   主角: 陈宁秦幼薇   更新: 2022-11-24 11:24:4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陈宁秦幼薇"的《大魏镇国公》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反观陈宁等人,面色平淡,沉默不语似乎他们在气势上就弱了太子等人一头,是实打实的施暴者,根本没法狡辩"皇上,奏折"吴桂来接过吕明的奏折,呈给秦治"扔那!"秦治帝看都没看,冷冽的眼神在众人身上巡视,目光最终锁定在陈宁的袖口那里有一片半干枯血污,还有未干的鲜血,顺着袖口滴滴落下"胳膊怎么回事,挽起袖口,给朕看看!"秦治帝什么都没问,唯独关心陈宁的胳膊...

第8章

话音刚落,他轻抚古琴,传来一阵轻响。
紧接着,李平生双指不断拨动,将古琴弹奏地高低起伏,音调悠扬,真如那山间的流水般清澈。
一曲演奏完毕,众人都鼓掌叫好。
“不愧是李先生的成名曲,果真名不虚传!
“此等音律,本皇子也只在父皇宴请时候听过,平生第二次而已。
众人的吹捧,让李平生极为得意,满是轻蔑笑意看向陈宁,“镇国王,该你了。
“如心姑娘,开始演奏吧。
陈宁却丝毫不在意,躺在石凳上等待。
“当——如心轻抚琵琶,悠扬声音响起,她清了清嗓子,边弹边唱。
“鸳鸯双栖蝶双飞,满园春色惹人醉。
“悄悄问圣僧,女儿美不美,女儿美不美——那优美的曲调,再加上如心美妙的歌喉,瞬间震撼全场。
顿时,全场鸦雀无声。
嘈杂的国子监门前,忽然静的可怕,只剩下如心的歌声回荡。
“说什么王权富贵,怕什么戒律清规!
“只愿天长地久,与我意中人儿紧相随!
“爱恋伊爱恋伊,愿今生常相随——这高潮曲句一出,众人更是大气都不敢喘,紧闭双眼,欣赏那歌曲。
美妙的歌声在整个国子监街道回荡,越来越多的人驻足,将整个国子监门口围得水泄不通。
一曲唱完,全场掌声如潮!
大魏的音律水平很低,大多是弹奏,偶尔有人写词曲来唱,但也是词不符调,只为表达文采,水平差得很。
这种弹唱的方式,极为新颖,随便一首现代歌曲,都是吊打大魏音律!
“好听啊!
简直是人间仙曲啊!
“竟然还有此等音律,我活了这么多年,第一次听到!
“这女子是谁?
竟然有此等音律天赋,恐怕是音律大家李平生都要逊她一筹!
有些不知情的听众,高声议论着,根本不知道李平生就在旁边。
“这,这是我毕生音律追求的极致,曲调词义一致!
李平生满脸震撼,低声呢喃,“奇才,真的是音律奇才!
“先生,一个青楼姑娘,怎会有如此天赋?
秦承乾眉头紧锁,低声问道。
“不是她的天赋好,是陈宁。
李平生蠕动嘴唇,不得已说出这个结果。
他听得出来,如心的词曲弹唱很生涩,就是现学现用,肯定是有人指导。
不是她自己的天赋,那自然就是陈宁教的!
秦承乾眼神更加震撼,愣愣看向陈宁。
而此时,万众瞩目下,如心姑娘款款来到陈宁身前,笑道:“诸位,我只是个唱曲的风尘女子,这音律的真正的作者,是镇国王。
此话一出,众人哗然一片,纷纷震惊地看着陈宁。
“这音律竟然是镇国王想出来的,怎么可能?
“不是说镇国王沉醉酒色,就喜欢逛青楼……兴许是喜欢逛青楼,王爷才能激发出此等天赋,对音律有独特的理解!
“有道理!
兄台说得有道理!
众人议论之余,看向陈宁的眼神,也多了几分敬佩之意。
“既然都演奏完了,大家可以评论了。
当事人陈宁慵懒起身,淡淡道:“感觉李先生音律好的,站在李先生那边,感觉本王曲子写得好的,站本王这边。
众人闻言,纷纷都开始站队。
李平生那边不可谓不惨,除了那群太子党因情面要站队,其余人根本不买账。
而陈宁身后,站了满满一街道,形成人挤人的奇景。
“是老夫输了……李平生脸色涨红,内心羞愤不已,高声怒喝:“老夫一生醉心音律,竟然输给一个黄毛小儿,可笑!
说着,他举起古琴,奋力砸下!
噼啪!
只听一声脆响,古琴被摔成两半!
“老夫今日折琴起誓,断了这音律之路!
他怒摔古琴,随后满脸颓废,转身离去。
“嘶——众人纷纷倒吸凉气,看向陈宁的眼神更为诡异。
都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能惹得音律大家李平生怒摔古琴,终身不再弹琴,陈宁得有多大本事!
“哎,李先生别走啊,还没说本王在国子监里开铺子的事情……陈宁抬起手,还没来得及阻拦,就看不到李平生的身影了。
“也罢,你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明日我再来找你详谈。
他收回手,招了招手,“三子,收摊了,我们回家。
“王爷这是要去哪?
如心送您!
如心立刻迎上前,极为热情,说什么都要送陈宁回家。
“宁哥,你我兄弟好久没见,去你府上叙叙旧!
秦世明也是个厚脸皮,见如心在场,立刻狗皮膏药一样跟上。
眨眼间,陈宁等人都已经离开了国子监,只留下众人回味雪糕和歌曲。
“陈宁,老八,别嚣张!
秦承乾眼神阴狠,盯着马车的去向,冷声低喃:“敢唱‘说什么王权富贵’这等大逆不道的词曲,我这就进宫,参你一本!
“这次,父皇一定会将你们二人打入大牢,让你们吃尽苦头!
……镇国王府,马车停下。
“如心姑娘,谢了。
陈宁带着秦世明下了马车,挥挥手,准备道别。
却没想,如心也跟着下了车,柔声道:“王爷,如心都到您府门口了,您不叫如心进府喝杯茶?
哎呀!
这高高在上的花魁,今日却有点投怀送抱,要倒贴的意思?
陈宁微微皱眉,还在思索怎么回答,却没想如心直接大步上前,抱住他的胳膊。
如心贴着陈宁,略带撒娇,“如心很仰望王爷的才华,想进府跟您讨教一下音律,彻夜长谈都行……彻夜长谈?
丫的,暗示的这么明显,陈宁还能不懂!
送道嘴边的烧鸡,不吃白不吃!
“如心姑娘,请随本王进府!
陈宁轻咳一声,眉头微挑,邀请如心进府。
“彻夜长谈?
秦世明盯着两人的背影,有些酸溜溜地说道:“宁哥还真是好本事,这是要把如心姑娘收入帐中了。
此时,天色渐晚,月上枝头,到了晚饭的时间。
陈宁有了钱,自然不会再吃咸菜,让人去酒楼定了一大桌酒席,准备开开荤。
饭桌之上,陈宁盯着满桌酒肉,食欲大动。
如心盯着陈宁,暗送秋波。
秦世明盯着如烟,不住摇头叹息。
三人心思各异,在诡异的气氛下,开始吃晚饭。
“这牛肉看起来不错,我来尝尝……陈宁夹起一块牛肉放入口中,可刚嚼了两下,面色骤变,“呸呸两声吐了出来。
“王爷怎么了?
如烟见状,俏脸也瞬间难看,慌忙问道:“是不是这菜有问题?
“菜有问题?
秦世明恍然回神,猛然拍桌而起,大喊道:“宁哥,是不是有人在菜里下毒了?
“快来人啊!
有人想毒死镇国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