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小说推荐> 养蛇为祸

>

养蛇为祸

银花火树1著

本文标签:

很多网友对小说《养蛇为祸》非常感兴趣,作者“银花火树1”侧重讲述了主人公王妩隐青渊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养蛊的人必须在端午节那天抓上七七四十九只待产子的毒虫,放在死去孕妇的子宫里,让这些毒虫吃尽胎儿与胚盘后,他们再相互残杀,剩下的最后一只,研磨成粉,只要喂给人吃了,就会成为蛊母,这个蛊母接触到任何东西,就都会粘上它的卵,这些卵会吸食一切活物的精血,给蛊母吸取养分。”隐青渊说到这的时候,停顿了一下,然...

来源:阅文起点   主角: 王妩隐青渊   更新: 2022-11-24 16:37:5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以小说推荐为叙事背景的小说《养蛇为祸》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银花火树1"大大创作,王妩隐青渊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宫时旭窝在我的怀里,看着那些古怪的东西,有些生气对我说:"这么多婴降都寄生在一个人的身上,那降头师给傅云舟的吃的糖,起码是用了上百个待产子的孕妇的血肉熬成的,太毒了""主人你先走!"宫时旭说着,从我身上跳了下来!"你们这些恶心的东西,看猫爷我怎么替国人收拾你们异族邪物!"此时宫时旭的眼睛已经变成了异瞳的模样,白发在银色月光的照耀下,显得更为妖冶"你对付的了他吗?"我一边...

第四十章:暗藏杀机

汗死,现在我在云南,怎么接王刚的单子?

不过这家主人也是够厉害的了,三天时间不到,价钱竟然直接提高了两倍!

隐青渊就站在我的身边,他听到电话里的赵刚在催我,于是对我道:“答应他吧,这里的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明天上午我们应该也到家了。”

既然隐青渊发话了,我也没啥好说的,于是跟赵刚约好了明天下午两点见面,让赵刚把事主家地址给我发一下。

我们来这里本就是冒用的别人的身份,现在事情解决了,我和隐青渊也不用再回研究所。

在我们坐车从抚仙湖畔离开之际,看着碧波荡漾的抚仙湖,和那些不断在湖面盘旋鸣叫的海鸥,谁能想象到在这平静的湖面之下,是一个蛊与蛊之间较量的修罗场呢?

“这抚仙湖灵气充裕,是个修炼的好地方,怪不得就算是没有蛊婆干预,也能练出像李敏昌这样的蛊王。”

“只是可惜……。”

隐青渊说到这的时候,叹了口气。

“可惜什么?”

我拿着面包屑将手伸向车窗外,几只海鸥便从空中飞下来绕着我的手心啄食。

如果不是要赶着回去看事的话,我倒很想在这抚仙湖多玩几天。

“可惜我需要他的灵气,如果你能将他收为己用的话,在整个QXN,再厉害的蛊婆,应该都不是你的对手了。”

听到隐青渊这么说,我来了兴趣,于是问隐青渊说:“难道我除了你和宫时旭,还可以收其他的蛊吗?”

“当然。”

隐青渊回答我:“有些蛊婆养蛊,为了能有更好的生活,会将方圆百里内知名的蛊全都收到她手下,听从她的差遣。”

“就好比赵水英,之前供养宫时旭的赵刚她奶奶,她们手上的蛊,起码都已经上百了。”

赵水英我没和他正面打过交道,她到底养了多少蛊我不知道。

但是我知道赵刚她奶奶,她奶奶养的蛊确实有一百多条。

只是这些蛊全都让隐青渊给吃了,不然赵刚她奶奶的名气,在她们那一带,也是赫赫有名的。

不然赵刚现在也接不到这么多活。

“现在,这抚仙湖蛊王的灵气,足够我撑很长一段时间了,如果以后遇到合适的蛊,你可以收下,你不是修道练邪术之人,想提高你自己的能力,以后不被欺负,也只有多招兵买马这一条路。”

看来隐青渊还是有点良心,自己吃饱了,还会考虑到我。

不过此时我有个疑问,就是为什么隐青渊跟着我,需要以其他的蛊为食。

可宫时旭也是我的蛊,为什么宫时旭却什么都不用吃呢?

我把这个问题问了隐青渊。

听我又提到了宫时旭,隐青渊忽然哼一声,整个人向我脸前凑了过来,抬起手捏住了我的下巴,盯着我的眼睛看。

虽然说隐青渊是只蛊,但是他现在可是变成男人的模样出现在他面前。

被他这么盯着,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于是尴尬的将头转到一边。

隐青渊见我不看他,便放下了捏住我下巴的手,回到了他的位置上去了。

“宫时旭他会这么死皮白赖的留在你身边,并没有你想象的这么简单,你要是不想被他骗了,以后最好是少听他的话。”

他两也真是搞笑,我跟宫时旭在一起的时候,宫时旭要我小心隐青渊。

而跟隐青渊在一起的时候,隐青渊却叫我小心宫时旭。

那我现在到底该听谁的?

见我一脸懵逼,隐青渊双臂叠抱在胸前,又对我道:“只要是蛊,就不会是什么好东西,包括你所看到的李敏昌,他也只有恢复人的理智的时候,才是个高风亮节的清官,所以不管以后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要一旦威胁到了你的生命,你就应该立马将蛊断舍离,保住你的命。”

“你是说我自己也可以将蛊从我自己身上弄下来?”

我抓住了隐青渊说的这句话的重点,小心翼翼的问隐青渊。

本来以为隐青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一定会把怎么卸蛊的方法告诉我。

但是没想到隐青渊立马猜出了我心里的小九九,对我不怀好意的笑了笑。

“如果你是想对我用这方法的话,我劝你还是省了这条心,只有我抛弃你的份,只要我不走,你这一辈子都得养着我。”

隐青渊对我这么霸道不讲理的话,我心里既气,又拿他没办法。

而且看着隐青渊长得孱孱弱弱的,有些时候感觉他对我说个话,都是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

可尽管这样,隐青渊在我面前却还是傲娇的很。

这种病娇,我到底要该怎么治他呢?

回到我家这边市区后,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了。

我跟赵刚约的是下午两点,现在回家也来不及,只能直接从机场打车去往事主家里。

按照赵刚所说的,事主家在我们郊区一个叫做翠园的小区。

本来以为会是什么很老的小区,但是没想到过后,发现这小区还是新开发的,甚至是整个小区里,都还没多少住户搬进来。

为了赚钱,赵刚早就在翠园小区门口等我了。

看到我和隐青渊从车上下来,比见了他爸他妈还要高兴,立马飞奔着向着我们走过来。

“姑奶奶诶,你可回来了!”

“你可真牛逼啊,你这拖了两天时间,人家就直接多给我们涨了两万,你简直就是财神下凡啊!”

想起以前跟我说过,只要我想发财,他便让我发财,看来他说半点都不假。

“这小区事主家的房东到了吗?”

“到了到了,就在屋里等着我们呢。”

赵刚说着,赶紧带着我和隐青渊向着其中一栋楼走了进去。

这小区的设施都很新,事主家在最顶楼。

前两天赵刚跟我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这家人所遇到的事情,说是怀疑是有蛊作祟,因为自己家的水都发出一股十分难闻的腥味。

在电梯里的时候,我把之前赵刚和我说的话和隐青渊说了一遍,看看隐青渊能不能提前知道在这楼里闹蛊的究竟是什么?

不过当隐青渊听到我说的这话之后,闭上了眼睛沉思了一会,然后再睁开了眼睛,对我道:“这座小区里,没有蛊。”

隐青渊能与方圆几里内的蛊沟通,我自然是信他的话。

但是如果这事主家里不是蛊作祟的话,又会是什么?

“不过,有个你很熟悉的蛊,已经提前来到这了。”

隐青渊说着这话时,脸上的傲气又上来了。

我熟悉的蛊?

这时,电梯门打开,只见电梯外一个人影立马就向着我扑了过来。

“主人,你两天你去哪了?怎么离开了,都不跟我打声招呼?”

这委屈做作的声音,是宫时旭?!

当我抬头看向宫时旭的时候,发现宫时旭虽然嘴里和我说着这话,但是他的眼睛却看着我身边的隐青渊。

他们两人四目相对,一股相互容不下彼此的暗流,才他们眼中汹涌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