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蜜语小说!

首页资讯›《洞房夜,隐疾王爷睁开眼》褚文靖沈明雅完本小说_褚文靖沈明雅(洞房夜,隐疾王爷睁开眼)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洞房夜,隐疾王爷睁开眼》褚文靖沈明雅完本小说_褚文靖沈明雅(洞房夜,隐疾王爷睁开眼)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洞房夜,隐疾王爷睁开眼》

褚文靖

沈明雅 穿越重生 褚文靖

小说《洞房夜,隐疾王爷睁开眼》,是作者“褚文靖”笔下的一部​穿越重生,文中的主要角色有褚文靖沈明雅,小说详细内容介绍:也就你自己还在沾沾自喜。还有啊,其实,我跟褚世子在一起,已经一年多了。就在前年的七夕节,褚世子约你一同外出乞巧赏河灯,你假正经地一口拒绝了。那天,我与褚世子便在河上画舫,第一次有了肌肤之亲...

来源:ywqd   主角: 褚文靖沈明雅   时间:2023-01-10 00:59

《洞房夜,隐疾王爷睁开眼》小说介绍

《洞房夜,隐疾王爷睁开眼》主角褚文靖沈明雅,是小说写手“褚文靖”所写。精彩内容:沈清歌打个呵欠:“药方你也拿了,赶紧回家,早点找个合适的女人娶回家,能有人帮你煎药奉茶,嘘寒问暖,多好”她已经下了逐客令,战北宸也不好再留下来,告辞出了别院,望着四处隐在夜色之中的王府,突然就觉得,心里也空荡荡的,似乎少…

第二十四章 白莲修炼手册

沈清歌瞬间如遭雷击一般,惊愕地后退两步“不可能,褚世子怎么会喜欢你?他说我比你漂亮,也温柔贤淑,恪守礼规。不似你这般,一看就不安于室。

沈清歌的挑衅令沈明雅更加口无遮拦。

“没想到姐姐竟然这般幼稚呢,不怕告诉你知道,褚世子说,他就喜欢我身上这股风流婀娜的劲儿,比起你端着架子假正经,不知道好上许多倍。也就你自己还在沾沾自喜。

还有啊,其实,我跟褚世子在一起,已经一年多了。就在前年的七夕节,褚世子约你一同外出乞巧赏河灯,你假正经地一口拒绝了。

那天,我与褚世子便在河上画舫,第一次有了肌肤之亲。两个府上后门相通,我们夜间经常可以偷偷幽会。

他早就许诺过要娶我,竟然还背着我偷偷送你这些首饰。今日你若不将这些东西如数完璧归赵,我就将你勾引褚世子意图私奔一事,告诉九王爷。

沈清歌气得身子直抖,声音也有些尖锐“不可能!我与褚世子早有婚约,你怎么可以不顾姐妹之情,主动勾引他?我不信,更不会将东西交给你!

“你说吧,怎么才会相信?

“我要证据!沈清歌似乎是丧失了理智。

沈明雅不过是略一思忖,从怀里摸出一样东西来,得意地在沈清歌面前晃了晃“这是清平侯府,还有咱们将军府后门的钥匙,这一年多以来,我可以来去自如,如此你可相信了?

沈清歌眼疾手快,将钥匙一把夺在手里。

然后泣不成声“难怪,难怪母亲会这样迫不及待地将我嫁入九王府冲喜,原来是你们母女二人趁着父亲不在上京,合谋算计我。枉我一直将你当做嫡亲妹妹一般照顾。

沈明雅愈加得意“是又如何?你是将军府的嫡长女,什么好事儿都紧着你。假如没有你,侯府的这门亲事原本就应当是我的。

啧啧,看你现在这凄凉处境,住的这荒凉破败的院子,竟然就连这九王府的下人都不如。看你还如何清高?

话音还未落,一道人影冲到跟前,朝着她的脸上,“啪的来了一巴掌。

沈明雅呆愣住了,定睛一瞧,不是别人,正是沈将军,自家老爹。

也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时候来的,在门外究竟又听了多久?

她忍不住浑身打了一个冷战,难怪,沈清歌今日态度这样奇怪,又要什么证据。

此时,沈将军怒气冲冲地瞪着她,额头青筋直跳“你娘真是教养的好女儿,我沈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沈明雅顿时慌乱得手足无措“不是的,父亲,不是你听到的这样,是沈清歌,她设下的圈套,故意引诱我这么说。

沈清歌面上的得意与清冷之色,一闪而逝,重新换上了可怜无辜的动人楚楚。

“我从来没有想到,背叛我的,竟然是与我最为亲近的人。明雅,你真的太令姐姐伤心了。

“你少惺惺作态!沈明雅气得跺脚,朝着沈将军控诉道“你怎么不管管她,与人淫奔在先,现在还与褚世子藕断丝连,藏着二人的定情信物,不肯归还!

“闭嘴!沈将军忌惮地看了身后的刘管事一眼,狠厉地呵斥沈明雅“回府为父再好生管教你!

沈明雅从来只有自己设套陷害沈清歌的份儿,何曾在她跟前受过这种气?仍旧不肯服软。

“我说的都是真的!她怀里抱着的,就是褚世子送给她的珠宝首饰。

沈清歌淡淡地道“难道我自己就不能有点体己银子与嫁妆么?

“狗屁嫁妆!就你那点嫁妆,看着花里胡哨,除了一些破烂被褥与衣裳,铜盆花镜,里面十个铜板都搜不出来!若非是褚世子送你,你偷的还是抢的?

沈将军面色又是一变,牙根都紧了紧“清歌的母亲临终之时,将她的嫁妆与店铺等全都留给了清歌,去了何处?

沈明雅这才猛然觉察自己说错了话,闭嘴不言。

刘管事上前,冲着沈将军拱了拱手“沈将军,我家王妃娘娘手中的珠宝首饰,乃是入府之后我家王爷为她重新添置的。没想到竟然令令千金如此误会。

这话更是打了沈将军的脸,一时间羞愤难当“对不住了,是本官管教不严,让刘管事您瞧了笑话。今日多有打扰,就此告辞,改日再来拜访王爷,负荆请罪。

“哪里,哪里。刘管事客气道“王爷实在抽身不得,不能回府,特命我等备下厚礼一份,作为王妃娘娘的一片心意,请沈将军不必客气。

沈将军更加汗颜,再三道谢之后,上前握住沈清歌的手,一张口,便有些哽咽。

“这些年里,父亲忙于征战,委实亏待了你。等为父回府,一定给你讨回公道。

沈清歌许久未见自家父亲,也是有千言万语,不知道从何说起。

可现在又实在不是说话的时候,便含泪点了点头“那我过几日,再回府看望父亲。您也不要气怒,免得伤了身子。

沈将军握着她的手,晃了三晃,然后缓缓扫视一眼破败的院子,顿时一言难尽,只叹了一口气“你自己也要好生保重。

转身呵斥沈明雅“还不快走?在这里丢人现眼!

沈明雅不敢再胡乱说话,跟在沈将军身后,走得小心翼翼。

刘管事冲着她拱了拱手,也跟在后面送客去了。

沈清歌这才长舒一口气,心里感觉痛快淋漓。

是所谓

白莲修炼手册第一条,那就是要故意装可怜,搏同情,抓准时机,以及对方弱点,激怒对方,将其恶毒婆娘的形象展示在外人跟前。

父亲来得正是时候。

而自己也很有恶毒白莲花的潜质,这戏演的自己都信了。

就算继母与沈明雅再能言善辩,这一次,也足够她们母女二人喝一壶的。

刘管事也懂得见机行事,一句话就将这匣子首饰给自己留下了,

就是不知道,这战北宸今日怎么突然良心发现,竟然还命刘管事给自家老爹备了厚礼,给自己长脸。

就是这院子么,的确是寒酸了一点。

难怪古代女人全都挖空心思地争宠,这被打入冷宫的滋味真挺不好受。卫婉莹,沈明雅,还有那个绿腰,谁都能踩自己一脚。

所以说,还是奋斗吧,少年!

哼着小曲,得意地进了屋。

屋顶之上,一袭墨绿色锦袍的战北宸与蒋涵宝将适才的这出好戏,尽收眼底。

里面信息量太大,二人一时间还没有消化完。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