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蜜语小说!

首页资讯›《暖风不及你情深》季暖墨景深已完结小说_暖风不及你情深(季暖墨景深)经典小说

《暖风不及你情深》季暖墨景深已完结小说_暖风不及你情深(季暖墨景深)经典小说

《暖风不及你情深》

季暖

墨景深 季暖 霸道总裁

主角是季暖墨景深的精选霸道总裁小说《暖风不及你情深》,小说作者是“季暖”,书中精彩内容是:男人眼睛没有睁开,清俊的容颜有着清晨的惺忪慵懒,在她怒意冲冲的又要起身时,抱着她哑声道:“才五点半,正常人会在这种时间跑来敲门?”季暖就说啊,这一大早的跑来扰人清梦,到底是哪个缺心眼的。这样一想,猜得猜得到是谁。真是阴魂不散。所以季梦然昨天一整晚是根本就没睡着吧...

来源:ywqd   主角: 季暖墨景深   时间:2023-01-10 02:26

《暖风不及你情深》小说介绍

主角是季暖墨景深的精选霸道总裁小说《暖风不及你情深》,小说作者是“季暖”,书中精彩内容是:她坐在他怀里,手抓在他微敞的衬衫上,目光一触到那片仍然热度很高的胸膛,将头一歪就靠在他肩上,用手戳着他的领口“梦然刚才说的……”一句话没说完,在他领口肆意乱动的手就被他握住,按了下去墨景深在她仍然有些潮湿的头上…

第35章:卧室的隔音做的很好

第二天,天色刚亮,季暖被一阵敲门声叫醒。

她皱着眉翻了身,却没翻动,整个人都被墨景身抱在怀里。

想起昨晚……她脸上何止是半点羞涩都没有,反而是怒冲冲的很想在他身上掐几下。

他说她这一晚都别想睡了,她还真的是几乎就没睡!

墨景深这男人太记仇,就因为昨晚上她为了季梦然的话而忽然一把将他推开,他就记仇了!

之后……

最后他居然像是什么事都没有似的,将她洗干净抱了出来,扔在床上抱着她睡觉,什么都不做!

季暖满脸恼火,更因为门外这会急促的敲门声而在他怀里不得安稳,试图坐起身,却刚刚起来就被他按了回去。

男人眼睛没有睁开,清俊的容颜有着清晨的惺忪慵懒,在她怒意冲冲的又要起身时,抱着她哑声道“才五点半,正常人会在这种时间跑来敲门?

季暖就说啊,这一大早的跑来扰人清梦,到底是哪个缺心眼的。

这样一想,猜得猜得到是谁。

真是阴魂不散。

所以季梦然昨天一整晚是根本就没睡着吧。

季暖脑袋稍微清醒了点,缩在他怀里。

墨景深闷哼了一声,皱了皱眉头,将她在怀里按的更紧。

“老实点,别乱动。嗓音更哑了。

房门被敲的更响,季梦然在门外扬声说“姐!起床啦!今天阳光特别好,我们一起去晨跑啊!

季梦然可从来没这么勤快过,也从来没主动要晨跑过。

季暖骤然坐起身,她这一动作太突然,猝不及防到让墨景深睁开眼。

他嗓音从容低淡“看来这季家,以后还是让你少回来才好。

季暖瞥了房门一眼,她就算没什么起床气,这会儿也要被季梦然烦的恨不得直接把门都砸到她脸上去。

“姐……你醒了没有……季梦然试探似的声音在门外又一次响起。

季暖干脆就这么躺着不动,只当听不见,就不信这大清早的季梦然的脸皮厚到可以不顾家里其他人的感受,就这么一直敲下去。

果然,门又被敲了一会儿,季梦然听不见里面的声音,就算猜得到自己是被无视了,但也不好再敲下去,因为爸和沈阿姨被吵醒了!

“干什么呢你?大清早的!不知道所有人都在休息?季弘文拧眉,从三楼的卧室走下来,看见季梦然的刹那,脸色瞬间冷了下来。

季梦然忙从门边向后退开一步,谨慎的小声说“爸,我姐不是前几天才刚感冒过吗?我想和她一起去晨跑,锻炼锻炼身体……

“平时怎么不见你起这么早?不知道你姐夫昨晚睡在这里?吵什么吵?季弘文呵斥了一声,这会儿也已经了无睡意,又警告了她一句,直接转身下了楼。

房门外终于恢复安静,季暖这会儿困的要命,渐渐放松下来,将头在墨景深的怀里轻轻蹭了蹭,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

……

七点多,季暖一身清清爽爽的走下楼,看见楼下的人,当即笑着回头向身后的上方喊“景深,我手机忘记拿了,你去帮我拿一下。

季梦然正在餐桌边,刚想找句话敲打敲打起床这么晚的季暖,结果就被她这么一句给噎了回去。

不仅没看见墨景深的身影,更在季暖说了那句话后,便听见沉稳的脚步从楼梯口处旋身走了回去,明显是去给季暖拿手机。

这个季暖,居然敢把墨景深使唤来使唤去的!她以为她是谁啊!

不到一分钟,墨景深复又下了楼,季暖仍然在楼梯上等着,接过他递来的手机,便眨着眼睛看他“谢谢老公!

墨景深清澈的黑眸对上她的视线,淡定勾唇“去吃早餐,爸已经在等了。

眼见着他们两人一前一后的走下来,一个清新漂亮又大方惹人心动,一个冷峻清隽的让人移不开眼,季弘文倒是没因为他们起的晚了而怎么样,反倒是笑笑,让琴姨去把早已经备好的早餐拿过来。

“爸,早上好!季暖精神很好的走到季弘文身边最近的位置。

沈赫茹见她又去了那个位置,眼色有些不愉,刚想开口讽刺一句,却在看见墨景深也已然走来的刹那,碍于他的气场和身份,想了想,到底还是没开口。

“好,睡的怎么样?季弘文心情不错的看了季暖一眼,再又直接看向墨景深“你们结婚后还是第一次回季家住,有什么不习惯的,一定要说。

墨景深极为平静客气的对他点了点头,以示礼貌“还不错,卧室的隔音做的很好,听不见任何动静,一夜安静好眠。

隔音?

季暖瞥他一眼。

这男人果真是腹黑的可以,昨晚都把她欺负成那样了,这话明显就是故意挖苦她的。

她暗恻恻瞪他一眼,墨景深只是淡淡低笑。

季梦然坐在两人对面侧方的位置,抬眼看向墨景深。

因为在季家,墨景深的眉眼不似平常的冷峻淡漠,虽然仍有几分寡淡,但也是真的给足了季暖的面子,并未再拒人于千里那样的疏离冷然。

他的身上更带着清晨的清冽干净,真是好看。

可他的手正周到的帮季暖拉开座椅,根本没有多看旁人一眼。

季梦然暗暗的捏着手边的桌布,捏到皱的不成样子。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