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蜜语小说!

首页资讯›(陆靳年顾宁)辣妻重返1980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辣妻重返1980)全本阅读

(陆靳年顾宁)辣妻重返1980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辣妻重返1980)全本阅读

《辣妻重返1980》

明中月

现代言情 陆靳年 顾宁

书名叫做《辣妻重返1980》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现代言情,作者“明中月”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陆靳年顾宁,剧情主要讲述的是:”随着她话落,宁宁闭着眼睛,再次虚弱地喃喃道,“瑶摇,你放心,我不会告诉别人的。”这下,不只是顾瑶脸色变了,连带着顾建设的脸色彻底变了,他怒喝一声,“还说没有?你姐都昏迷了,她能冤枉你?”顾瑶被吓的一哆嗦,越发显得弱小无助起来,她求助地看向养母刘春花。“孩子三叔,你这是在干什么?这怎么能怪瑶摇?宁宁...

来源:ygsc   主角: 陆靳年顾宁   时间:2023-01-10 02:48

《辣妻重返1980》小说介绍

现代言情类型《辣妻重返1980》,现已上架,主角是陆靳年顾宁,作者“明中月”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第10章随着周文宴的话落,整个西屋的所有人都被震惊住了赵桂花率先反应过来,她没去看周文宴这个当事人,而是看向了一旁当当家做主的姚慧茹,“亲家,这是孩子的意思还是你周家的意思?”这年…

第2章

顾瑶伸出去一半的手彻底僵住了,她想要把手抽出来,却被宁宁死死的拽着,疼的她脑袋一片空白。

姐姐在胡说什么!?

“顾瑶,你姐上吊是你拾掇的?顾建设站了起来,率先的质问出来,这已经不是读书名额的事情了。

顾瑶的手疼的脸色发白,“三叔,我没有。

“姐姐冤枉我。

随着她话落,宁宁闭着眼睛,再次虚弱地喃喃道,“瑶摇,你放心,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这下,不只是顾瑶脸色变了,连带着顾建设的脸色彻底变了,他怒喝一声,“还说没有?你姐都昏迷了,她能冤枉你?

顾瑶被吓的一哆嗦,越发显得弱小无助起来,她求助地看向养母刘春花。

“孩子三叔,你这是在干什么?这怎么能怪瑶摇?宁宁不愿意上吊,谁还能绑着她不成?刘春花是顾家大房长嫂,也是顾瑶的养母,对于自己这个福星养女,她是百般喜欢的。

因为她嫁到顾家多年怀不上,但是过继了顾瑶以后,立马就怀孕了。

所以刘春花眼里,顾瑶就是她的福星。

顾建设没看自家大嫂,反而看向顾瑶,“顾瑶,你来说。

再次被点名的顾瑶,被逼到人前,她细声细气地说道,“三叔,您是知道我的为人的,我怎么可能拾掇姐姐上吊呢?

“就是就是,我们家瑶摇最是善良不过的了,连踩只蚂蚁都心疼。刘春花忙不迭帮衬道,“再说,她可是大福星啊,怎么可能去抢宁宁的这个灾星的上学名额?

宁宁被当做灾星,因为从小到大,她做事每次都会遇到困难。又有顾瑶这个福星对比着,宁宁更是举步维艰。

恰在此时,炕上的宁宁睁开了眼睛,醒来的第一件事关切地问,“瑶摇,我上吊了,爸爸同意把名额给你了吗?

1977年才恢复高考,现在读高中考大学是个金贵的差事。

顾家家穷,供不起所有的孩子读书,为了公平当家人赵桂花出了一个主意,每房供一个成绩最好的去读高中。

宁宁明明学习更好,但大伯娘跟她说,她有一个顶好的城里婚事,而双胞胎妹妹顾瑶却从三房过继到大房,离开亲生父母,再加上娘胎里面她吸收了太多的营养,导致妹妹身体不好,这是她欠妹妹的。

宁宁心软愧疚,想要补偿妹妹,但是她爸妈肯定不会同意她放弃读书名额。

于是在对方地拾掇下,她用最傻的办法上吊,就为了让出名额。

顾瑶被突然醒来的宁宁给吓到了,她下意识地说道,“没有。

“没同意吗?宁宁有些失望,她掰着指头数,“既然上吊不行,下次跳河吧,我该听瑶摇的,把上吊跳河喝农药全部试一遍。

“瑶摇,你放心,我死了名额就是你的了。

宁宁的话,屋内所有人的人都倒吸了一口气。

福星顾瑶,心肠这么狠吗?为了上学名额,竟然让双胞胎姐姐去死!

顾瑶有些站不稳了,她抬头不可置信地看着宁宁,“姐姐,你胡说,我没有。

宁宁摸着脖子上的淤青,低垂着头,厚重的刘海遮住了五官,看起来又呆又笨,“不是你要上学名额的吗?

一句话,问的顾瑶哑口无言,她是要上学名额,但不是这个要法!

顾建设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他“啪的一巴掌打在顾瑶的脸上,怒气冲天,“顾瑶,你怎么这么恶毒?

接着,他转身看着宁宁,心疼的无以复加,“宁宁,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傻啊?上学名额是你的,谁都抢不走。

顾瑶捂着被抽疼的脸,看着三叔只顾着关心姐姐,有些茫然,这是三叔/爸爸第一次打她。

宁宁显然也没预料到爸爸会动手,她下意识地看向顾瑶,“那瑶摇怎么办?她是真心实意为妹妹考虑的好姐姐。

在场所有的顾家人都惋惜,宁宁这个姐姐也做的太好了吧。

但是对于顾瑶来说,却是烈火烹油。

宁宁再接再厉,她鼓励的看着顾瑶,茶言茶语,“虽然爸爸把读书名额给了我,但是瑶摇,只要你要,只要我有,命都给你。

这话仿佛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所有人都用着谴责的目光看着顾瑶。

顾瑶往后退了好几步,她惨白着一张脸,笑的心在滴血,“我不要——

“不要了吗?宁宁低头,无声的勾了勾唇,越发显得人畜无害。

“这是姐姐的读书名额,于情于理都是你的。顾瑶一屁股坐在地上,用尽全身力气让自己放下。姐姐!她怎么变了?

随着这句话,意味着上学名额彻底属于宁宁的了。

宁宁笑了笑,真心实意的为顾瑶打算,“瑶摇,那你怎么办?她像是突然想起来了什么,看向刘春花,“对了,大房还有一个名额,让大伯娘把顾盼文的上学名额给你。

刘春花脱口而出,“不行!那上学名额是她宝贝儿子的,瑶摇不配!

在那么一瞬间,宁宁真切地看到顾瑶的脸色扭曲了,她无声地勾了勾唇,咬吧,狗咬狗才好看。

上辈子,她们是多么的母慈女孝啊!

……

夜晚,顾家二十多口人吃完饭,准备洗漱。

宁宁对着小镜子,把前面厚重的刘海全部揭了起来,露出光洁的额头,她这才知道,原来自己年轻的时候竟然这般漂亮,瓜子脸,大眼睛,眼尾上挑,媚眼如丝。

这个时代的人,并不喜欢这种样貌,觉得不够端庄,但是宁宁却知道,她的这个样貌在后世,有多被追捧。

躺了一天,宁宁浑身发软,便打算去厨房洗漱,只是她刚出来就遇见端着一大盆水的顾瑶,她很是吃力。

宁宁垂眸,眼带嘲讽,以前都是她帮她干活的。

没了她这个劳动力,顾瑶应该能过的很“舒心

顾瑶看到宁宁,眼里闪过惊艳,她一直都知道姐姐长的好看,所以一直拾掇姐姐刘刘海,盖住惊人的样貌。

却未想到,揭开刘海的宁宁,能够漂亮到这个地步,美的像狐狸精一样,勾心夺魄。

顾瑶产生了强烈的危机感,木盆都被她抓紧了几分,她疑惑道,“姐姐,怎么想起来把刘海揭起来了?

宁宁把她当空气,直接绕过她。

顾瑶,“……感觉有被忽视到!

顾瑶气的在原地跺脚,她突然喊住了宁宁,咬着唇,“姐姐是不喜欢我了吗?从她醒来的那一刻,她就感觉到了。

宁宁脚步一顿,头都没回,直接进了厨房,把她忽视个彻底。

宁宁还没走进去呢,顾建设就端着木盆出来了,一看到宁宁下炕,顿时急了,“你这孩子怎么出来了?还不快去躺着。顿了顿,才注意到自家闺女的脸,他笨拙地说,“宁宁不要刘海好看。

“随爸的长相。宁宁笑了笑,摸了摸不太痛的脖子,“我已经好多了。

“那也不行,不是出汗了吗?用温水洗澡对姑娘家家的好。顾建设不太熟练的安排,他并没有说自己出去挑水刷锅捡柴烧水这个过程。

看着那一盆子温水,宁宁眸光渐暖,脆生生地说,“谢谢爸!

顾瑶看到这一幕,只觉得刺眼的紧。

想到大房内还在等她端洗脚水的父亲,她慌忙的端盆准备进去,刚走两步,身后就被推的一趔趄,“顾瑶,你个死丫头,端个洗脚水死哪里去了?骂人的是宁宁的大伯顾建保,也是顾瑶过继过去的父亲,他是生产队的大队长,在家也官威极重。

顾瑶踩在了门槛上没站稳,水盆“啪的一下子摔倒在地,人跌到在泥巴窝里面。

她惊叫一声,“爸,我的水!

费了好老大劲儿才从水井里面打起来的。

竟然洒了!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