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蜜语小说!

首页资讯›《开局:在斗罗大陆觉醒顶级武魂》徐天爱吃煮鸡蛋的金玄武已完结小说_开局:在斗罗大陆觉醒顶级武魂(徐天爱吃煮鸡蛋的金玄武)经典小说

《开局:在斗罗大陆觉醒顶级武魂》徐天爱吃煮鸡蛋的金玄武已完结小说_开局:在斗罗大陆觉醒顶级武魂(徐天爱吃煮鸡蛋的金玄武)经典小说

《开局:在斗罗大陆觉醒顶级武魂》

爱吃煮鸡蛋的金玄武

奇幻玄幻 开局:在斗罗大陆觉醒顶级武魂 徐天 爱吃煮鸡蛋的金玄武

《开局:在斗罗大陆觉醒顶级武魂》是作者“爱吃煮鸡蛋的金玄武”的倾心著作,徐天爱吃煮鸡蛋的金玄武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咿呀……黑……”“儿啊……呜呜……”“呵呵……”突然,十多平方的房间里阴风阵阵,而且隐约有阴魂在窃窃私语。恍惚间,黑衣老者仿佛来到了三万年前的一个荒村外,以一个过客的身份看到了光怪陆离的景象。就在这时,一个小女孩的声音传入了她的耳朵里,当即吓得他的心脏剧烈收缩,赶忙条件反射的抬起右手拍了拍胸口。“...

来源:fqxs   主角: 徐天爱吃煮鸡蛋的金玄武   时间:2023-01-10 04:33

《开局:在斗罗大陆觉醒顶级武魂》小说介绍

《开局:在斗罗大陆觉醒顶级武魂》是作者“爱吃煮鸡蛋的金玄武”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奇幻玄幻,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徐天爱吃煮鸡蛋的金玄武,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嗷……呜……吼……咕咕咕……叶一凡的声音在山谷中来回震荡,除了有几声不知是何动物受惊的叫声传来,根本没有任何人回应感觉周围不会有人,叶一凡干脆…

第6章 前往奈何桥(子曰,佛说,你们不说,我说)

没想到黑衣老者这么爽快,白发老人继续装十三的说

“好好好……其实我的要求很简单,不会让你去死的,反而很容易做到。

偏头看着黑衣老者口干舌燥的样子,白发老人不由得心中暗喜。

像是在努力回忆着什么的看向窗外的万千灯火,白发老人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小女孩的模样。

抬手随意在面前凭空勾勒了几下,然后以大法力将小女孩的模样具现了出来,白发老人这才自然而然的想起了数万年前的承诺。

“咿呀……黑……

“儿啊……呜呜……

“呵呵……

突然,十多平方的房间里阴风阵阵,而且隐约有阴魂在窃窃私语。

恍惚间,黑衣老者仿佛来到了三万年前的一个荒村外,以一个过客的身份看到了光怪陆离的景象。

就在这时,一个小女孩的声音传入了她的耳朵里,当即吓得他的心脏剧烈收缩,赶忙条件反射的抬起右手拍了拍胸口。

“老天爷,吓死老人家了!

平静下来后,他这才闻声看去,顿时看到了熟人。

“老爷爷……呜呜……只要我在奈何桥上施汤三万年,到时候你就会复活我奶奶吗?一个脏兮兮的小女孩跪在她奶奶的尸体前可怜兮兮的抬起头来看着白发老人,眼中充满了希冀,泪眼婆娑。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个楚楚可怜且无依无靠的小女孩,白发老人顿时想起了那个早已消失在了天地间的黑衣女孩。

像是触景生情,也像是缅怀过去,白衣老人满脸慈祥的弯腰将来将小女孩抱了起来。

“对,对对……爷爷从来不骗人,如果爷爷能活到那个时候,那么我一定会帮你复活奶奶,如果三万年后你找不到我,那你就去人间找一个叫秦明的人,只要你真心追随他,帮助他,那么他一定会帮你复活你奶奶。

听着老爷爷的话,小女孩开心极了,她满脸纯真的回应着白发老人。

“好,呵呵……我还能再见到奶奶……

目瞪口呆的看着画面里的白发老人抱着小女孩在一条大河边越走越远,最后上了一座古木桥,就再也不可见,黑衣老者有些傻眼。

抬起手揉了揉有些模糊的一双老眼,黑衣老者疑惑的问

“那个白发老人就是你,那么小女孩是谁?你让她三万年后找我孙子帮她复活她奶奶,难道你几万年前就预知到了现在?

像是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黑衣老者完全摸不着头脑的看着白发老人说

“你给我看这些,这与你帮我救秦明也没有半点关系啊!

抬手示意黑衣老者也坐在床边,白发老人突然开口说

“你听说过孟婆吗?其实那个小女孩就是孟婆,那座木桥就是奈何桥,桥下就是忘川河。

有意无意的看了看黑衣老者,发现他张大嘴巴的看着自己,白发老人颇为得意的接着说

“明天就是三万年期满,她该与我解除合同了,而我还暂时没有寻到方法可以复活正常老死的人,所以……

闻言,黑衣老者忽然明白了,原来这老货就是个老神棍,老忽悠。

“呵……我总算明白了,你这是要拿我去顶缸啊?黑衣老者神色不善,他立马站起身来,准备背着昏迷状态的秦明离去。

“站住……

见此情形,见黑衣老者背着秦明即将爬上窗户跳出去,白发老人忽然出声阻止,他不希望这爷孙俩在还没有和自己达成协议的时候就离去。

看守奈何桥,那可不是什么好事情,长年不见天日不说,而且在那样的地方待久了,肉身会慢慢腐朽,就连灵魂都难免受到影响,无法复原。

若自己今日真的答应白发老人去看守奈何桥,那么这辈子就与修炼道路无缘了,损失太大。

所以,黑发老者毅然而然的转身就要离去,他心里想,就算孙子真的死了,那么他也会在未来修为达到无所不能的时候将其复活、归来。

瞬间背起秦明来到窗户前,黑发老者看着外面灯红酒绿的城市犹豫了一下。

犹如鬼魅一般的飘到窗户边,慌忙甩手就将昏迷的秦明平躺着放在床上,白发老人转身看着窗前一动不动的黑衣老者。

“若你今夜执意带着他离去,那么太阳升起的时候,你的宝贝孙子将会化作尘埃,不要以为我是在吓唬你,其实他妹……

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很有可能又惹得黑衣老者不悦,所以白发老人赶忙改口。

现在,可以说不是黑衣老者要求白发老人救孙子,反过来了,为了自己不失信于他人,为了明日自己不会应劫,为了能见到明天的太阳,继续活下去,白发老人不得不放低了姿态,用恳求的语气说

“就在那个黑影舞动古老祭舞接引她父母的时候,为了在不打破平衡的情况下打开地狱之门,她强行以你孙子的生命献祭了轮回古路,这是为了贿赂……

似乎是有些忌惮某些冥冥之中的事物,害怕触怒禁忌,因此,白发老人不敢多说,最后,他长出了一口气,才避重就轻的接着说

“呵呵……请不要生气,有些事是天机,我不能多说,反正又不是让你杀人放火,我只是想让你去换班,接替孟婆的工作,不忙的时候你还是可以和你的宝贝孙子共享天伦之乐的!

洗耳恭听的听白发老人说了这么多,脸色十分难看的默默点头,随即将他给自己的仙丹拿了出来,黑衣老者终究还是忍不住心中的大悲而流下了一行血泪。

血泪落下,白发老人赶忙施法将其接引了过来,紧紧握在手中,随即将黑衣老者递来的仙丹喂给了秦明。

再然后,白发老人十分不舍的将紧握在右手心里的两滴血泪喂给了秦明一滴,这当即让他肉疼不已。

十分紧张的看着全过程,在看到白发老人将自己的血泪喂给秦明的时候,黑衣老者顿时心情好了许多。

可能是很厌烦,也可能是感到对不起黑衣老者,不敢再面对他,只见白发老人突然对着他猛地一挥手。

眨眼之间,黑衣老者不由自主的就从窗户里飞了出去,向着大荒深处的古蜀大地而去。

正当黑衣老者反抗又无力,郁闷不已的时候,他身后有话语随身而来。

“放心吧,他明日就会恢复正常,到时候我让他给你打电话。

或许是担心黑衣老者到不了他这次该去的地方,白发老人那语重心长的话语再次传来。

“我送你到黑竹沟,到了之后,你要找到石门关,拿着我给你的青铜神符,那里的守护者会让你进去,顺着中间的路走,千万不要走错,一直走,千万不要回头,见到了桥上的那个小女孩后,一个字都不能乱说,你就对她说,你可以下班了,切记啊切记!

黑衣老者不由得一阵冷汗,原来他的一举一动都在这老家伙的掌控之中。

你是不是很讨厌我?

黑衣老者刚落在黑竹沟附近的村外,却听白发老人那无聊的话语又再次传来,黑衣老者想破口大骂,又不敢。

啊?我没有讨厌过你……黑衣老者摇头否认,讨厌归讨厌,可现在自己有求于人,他不敢表现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黑发老者刚一来到黑竹沟外的底底古村外就感觉到了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

颇为意外的走进村子里,而后向着村里的石头古路一直走,最终黑发老者来到了黑气汹涌的石门关前。

一路上,黑发老者看到了许多极其古老的石器和青铜器,有的因破损被遗弃,有的因无人使用而搁置,落满了灰尘,看起来破旧不堪。

也不知道为什么,黑发老者在这些破旧的古老器物上感应到了极为特殊的力量,有祭祀之力、有人间烟火气、还有些许复杂的念力,甚至有着浓郁的香火气。

感受到了这些,黑衣老者顿时联想起来自己秦家家族世代生存的八龙村,它同样古老又神秘,尤其是那尊顶天立地的高大石像,它既不是佛像,也不是道家神像。

“奇怪,怎么这里也有着三尊石像,而且还分别是红黑白三种颜色,与我们村里的巨大石像比起来,它们……

不知不觉就来到了石门关处的三尊石像下,黑发老者陷入了沉思中。

呵呵……是吗?你确定?

白发老人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他也不想强行窥探黑衣老者的内心,第一,自己有求于他,第二,胡乱窥探他人的内心,那可是会招来厄运的,除非自身实力达到了那个天地间早已失传了的终极境界。

见黑发老者一时不回话,白发老人回想起前不久黑发老人那艰难抉择的样子自言自语道

“心悲断道啊!道化泪为血,这血泪可是世间难寻的无上圣物啊!自古以来,这种血液只存在于古老的典籍中,真不敢相信我今日却得到了……

当想到刚才已经喂给了秦明一滴,而且最后一滴貌似也不会属于自己,最终白发老人烦躁不已的看向窗外川流不息的车流。

“唉,白白为他人做嫁衣,两滴无上血液与我……白发老人十分失落,他很不甘心。

咔嚓!

炸!

轰……

突然,一道猪肝色的粗大雷电落下,直接劈在了白发老人的头上。

瞬间而已,白发老人的头发四处纷飞,就连他的头盖骨都差点被掀开。

皮开肉绽,鲜血淋淋,此时的白发老人看起来十分恐怖。

整个脑袋差点被雷打爆,白发老人却一声不吭的咬紧牙关,大气不敢出。

片刻后,高天上的雷光缓缓退去。

“呼……心有余悸的长出了一口气,白发老人将目光投向了窗外,喃喃的说

不好意思,刚才有点事,那你可曾知道那个地方是什么样子的呢?那里有着无穷无尽的山脉、草原、树林、花园、湖泊等等等……当然,也有着世界上最美丽的山峰和湖泊,但是,它们却是一片死寂,连一只苍蝇都没有,只能在空气里嗅到一股腐烂的味道,就如同你们人类说的那样,是坟墓和死人的世界,那里的灵魂永不见天日,无论他们在地狱中是多么厉害的角色,但是,它们在那里永远都逃脱不掉烟消云散的结局。

没想到白发老人隔着几千公里还能用千里传音和自己聊天,黑衣老者心中一惊。

但听到他那啰里吧嗦的话后,黑衣老者赶忙一脸无语的说

前辈,你在胡说什么?

像是也感觉自己有些话多了,所以白发老人看着窗外陷入了沉思中。

“唉……

长长的叹息了一声后,白发老人一闪身就从窗户里跳了出来。

正当他想冥想着八龙村而打破虚空前往八龙村的时候,他忽然心里有了坏主意。

轻轻以双手在面前强行把空间像是撕壁纸一般撕开,随即迈步走入其中,白发老人瞬间就出现在了叶一凡的桌前。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抓着两串羊腰子和一瓶大乌苏在眨眼间消失,白发老人下一秒就来到了八龙村里。

也就在这时,叶一凡拿着大鱿鱼串一脸蒙圈的心中疑惑的嘀咕道

“哎哟!怎么回事?难道我喝多了,出现了幻觉?

刚才突然出现的白光,在刹那间消失,大汉老板也看到了。

“有些不对劲,这小伙居然会发光,而且还如此能吃能喝。

“正常人,谁能吃得下这么多?嗯,没准他不是人,难道他是妖怪?嘶……若是等会他不结账就走,那可怎么办?

坐在柜台里,单手撑着脑袋,大汉老板在脑海里疯狂的思索着。

“不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得告诉老婆和小陈,让她们别收钱了,就跟他说我收了现金了。

拿定了主意,大汉老板赶紧起身进入了厨房。

此时已经是早晨六点多,抬起手上的机械表看了看时间,叶一凡赶忙犹如风卷残云般将桌上的烤串和啤酒吃光、喝光。

嗝……

酒足饭饱,打了个饱嗝,十分满意的双手摸了摸自己鼓鼓的肚皮,叶一凡不禁有些神情恍惚的看向窗外。

听着公路旁树上小鸟那叽叽喳喳像是在求爱的声音,叶一凡顿时心情大好的大声爽朗的笑道

“哈哈哈……两只肩头扛张嘴,一个人吃撑了全家不饿……

说着说着,叶一凡看着窗外正在扛着一个大包远去的男人背影默默流泪。

多年前,叶一凡的爸爸就是这样扛着大包走出了家门,最终他的背影越来越远,直到再也看不见。

从那以后,叶一凡就再也没有见过他爸爸,而在此之前,他竟然稀里糊涂就亲手杀了他妈妈。

家破人亡后,是秦明一家帮助了叶一凡,助他重新找到了活下去的希望。

多年以来,秦明就像亲兄弟一样对待自己,而且他一家人都对自己特别好。

触景生情,顿时回想起过往,许多事让叶一凡控制不住想哭。

“孩子,别哭,男儿有泪不轻弹,不论多么痛苦的事都不是坏事,你要把它当做驱使你不断奋斗的力量源泉,没事的时候,不要总想不开心以及让自己烦恼的事,反而要多想想美好的事,想美好的事,它不仅会像你盯着绿色看会感觉很舒服一样,而且还会让你将来的人生充满好运。

已经过了打烊的时间,所以老板娘不得不走过来提醒叶一凡,可当她看到叶一凡伤心的默默流泪时,她心疼不已就忍不住开口安慰。

突然听到了老板娘的话,有些不好意思的拿起纸巾擦了擦自己的满眼泪水,叶一凡这才摆脱低落的情绪。

“谢谢你,不好意思,耽误你们打烊的时间了,老板娘,多少钱,我现在买单。叶一凡满脸歉意的看着老板娘说。

听到叶一凡说要买单,老板娘顿时喜笑颜开的将小费小票递给了他,随即她有些神色不善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老公,这才回过头来对着叶一凡满脸笑意的说

“呵呵……你先看看数目对不对哈,一共是752.2,你就给七百吧,零头大姐给你抹了。

似乎是不想无缘无故欠别人的人情,所以叶一凡掏出手机扫码付了全部,而后起身晃晃悠悠的向外走去。

只听他那酒里酒气的话语远远传来。

“谢谢大姐,但我这人讲究因果,不喜欢欠人情,大姐,你家的烧烤不错,我……

话未说话就忍不住想吐,叶一凡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路上注意安全,欢迎你下次再来,大姐给你……老板娘边对着叶一凡的背影挥手送别边有些神情复杂的说。

当出租车停稳,也就在叶一凡即将进入车里的时候,大汉老板和服务员小陈都来到了老板娘的身边。

三人站在门口目送载着叶一凡离去的出租车,他们的心里各有所思。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