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蜜语小说!

首页资讯›(顾川一只大墩墩Dwen)红尘了事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顾川一只大墩墩Dwen完整版阅读

(顾川一只大墩墩Dwen)红尘了事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顾川一只大墩墩Dwen完整版阅读

《红尘了事》

一只大墩墩Dwen

一只大墩墩Dwen 奇幻玄幻 红尘了事 顾川

主角是顾川一只大墩墩Dwen的奇幻玄幻小说《红尘了事》,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奇幻玄幻,作者“一只大墩墩Dwen”所著,主要讲述的是:此时,他的剑逼近我的脖子,表情迅速严肃起来,说道:“我的青云剑架到你脖子上,你分秒都要人头落地,这关乎生命的时刻,你居然还会笑出来,难道你视死如归?”,被他这么一说,我真害怕起来了,一想到我上有老母,下有我未成年的老妹,全家还指望我光宗耀祖,我还有我的梦想,我的事业,还有那个某某某,一想到这些,我也...

来源:fqxs   主角: 顾川一只大墩墩Dwen   时间:2023-01-10 04:50

《红尘了事》小说介绍

书名叫做《红尘了事》的小说,是作者“一只大墩墩Dwen”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奇幻玄幻,主人公顾川一只大墩墩Dwen,内容详情为:我拖着子凌的身躯一步一步地走着,一步一个脚印见证着我们俩的的成长,总说患难见真情,可真正面临困难的时候,又有几个人会留在你的身边跟你一起度过困难呢,所以,时间会见证一个人的真…

第1章 天外飞仙

轰隆一声,天空突然电闪雷鸣,但并没有下雨,而是刮起了狂风,狂风把路边的野菜狂风拔起,天空上的云也被这股狂风卷了起来,顺势有点像龙卷风,但威力和伤害性都远远比不上龙卷风,顺着一道闪电的闪过,我从云层中央掉了下来,于是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它掉了下来,砸进了一间房间里,惊起了一位熟睡的女子,紧接着便有一位拿着剑的男子冲了进来,并且用剑架在我的脖子上,多么悲催,多么狗血的剧情就发生在我身上。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我在心里默念着。那个女子慌张了起来,支支吾吾的,我不知道她到底在说什么,我冒着被杀的风险抬起了头环顾了四周,四周摆设的老式的床,桌子,门是木门,而至于桌子上的那类似青花瓷的茶具那种,我也不知是真是假,因为我是个外行人。

我看到了我面前的这两位,女的很黑,犹如女版的包青天,但额头没有个月亮,而且她不像我那样是脸黑,而且皮肤也很黑,把剑架在我脖子上的是一位少年,他脸面清秀,长长的头发泻在他的肩膀上,相似武侠小说里楚留香的造型,他的头发不仅长而且还挺亮的,都可以去做潘婷的代言人,“不过好像潘婷历来的代言人都是女的,但是他也可以先去泰国再去做代言人“,心里想到这里,我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而且边笑边用手捂住我的嘴,但我笑的动作还是丝毫没有停下来。

此时,他的剑逼近我的脖子,表情迅速严肃起来,说道“我的青云剑架到你脖子上,你分秒都要人头落地,这关乎生命的时刻,你居然还会笑出来,难道你视死如归?,被他这么一说,我真害怕起来了,一想到我上有老母,下有我未成年的老妹,全家还指望我光宗耀祖,我还有我的梦想,我的事业,还有那个某某某,一想到这些,我也跟着严肃了起来,我连忙哭喊到“大侠,饶命了,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几岁的妹妹,全家靠我一个人维持的生计,请大侠饶饶命,放我一条生路吧,我边说边给他磕头,他听到着,把剑从我的脖子上放下来,收进剑鞘之中,这是多么一个帅气的动作,从小就有武侠梦的我,一直渴望这样帅气的动作能让我自己耍一回,威风威风,没等我胡思乱想完,他边开口了“既然你有这样的苦衷,放你一命也可以,不过你得说清楚,你为什么要夜袭这位姑娘。

什么夜袭,我夜袭这位姑娘,你要知道这句话的重点不是夜袭而是这位姑娘,你要知道,吹了蜡烛是黑幽幽的一大片,我看不见,但就算你点亮了蜡烛,我依然也看不起这位姑娘啊,我顶多就看见那一件上衣,一件下衣在飘而已,并且,我刚看到的时候,我还以为我自己着了道,这时间怎么可以有东西可以克服重力作用而不掉下来呢“。我心里默念着这些,不过看到这位少侠刚放下的剑,我又不敢硬顶硬了,我怕他的剑再起拔起,等一下手起刀落,我的人头也就落地了,我死在这里不重要,重要是我死得不甘心啊,我心里一想,便一切都从实招来了。

我叫顾川,我也不知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我依稀记得我是在桥上喝酒,然后听见桥下有动静,我往桥下一看,桥下的河水便卷起了一个漩涡,漩涡的引力很大,似乎想把我吸进去,我手拉住桥上的栏杆,我一边拉着一边念着圣母玛利亚,阿门,上帝,耶稣啊,孙悟空啊,如来佛祖啊…….。反正是我认识所有神一般的人物的名字我都念了出来,我的目的只有一个,我要活下去啊,亲,很不幸,尽管我念到嘴皮子都破了,我还是无法摆脱被吸进去的悲惨结局,我以为我就要死了,没想到我还活着,真好,嘻嘻。

在我整个说话的过程中,我是低下头,自己顾着自己,并且我一边说一边还摆弄着各种姿势,当我抬起头的时候,我看到他们的表情视乎是听得一头雾水,听不清楚我自言自语在说些什么,或许他们认为我是个神志不清的人,换个角度讲,用我们现代的说法来说,我就个神经病,我也不管他们听得怎么样,我依然抬起头,笑嘻嘻的问道“这是什么年代,这是什么时间,这是什么地方,少年听我的“三个什么后,立刻换了一副冷峻的表情回答我,“宋朝,我大声的叫道“纳尼,这是宋朝,我丫的回到了1000年前,这尼玛的是在拍什么穿越剧,这部穿越剧的名字叫什么,你丫的骚年是在骗我吧,他们两个也不理我发疯,坐在一旁的黑人说到“你…..好….,我…叫…叶..雪..柔..,大..家..都..叫…我..黑..妹,她说这几个字似乎很吃力,支支吾吾的,都比得上患有帕金森病而且是口吃的人说话了,说话一顿一顿的,但我注意了她的神情,很天真,像刚出生的婴儿那样,一点都没有像现代人的虚伪,邪恶,猥琐。我由于好奇,问了那位少年“这位姑娘是怎么了,怎么说话一顿一顿的,少年回答道“她是因为…….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