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蜜语小说!

首页资讯›张安世朱高炽《大明娱乐指南》_(张安世朱高炽)热门小说

张安世朱高炽《大明娱乐指南》_(张安世朱高炽)热门小说

《大明娱乐指南》

上山打老虎额

小说推荐 张安世 朱高炽

以小说推荐为叙事背景的小说《大明娱乐指南》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上山打老虎额

来源:ywqd   主角: 张安世朱高炽   时间:2023-01-10 06:01

《大明娱乐指南》小说介绍

小说推荐小说《大明娱乐指南》,由网络作家“上山打老虎额

第16章

这话倒是扎了解缙的心,他似想反驳,可是很快又泄了气。

杨荣和胡广二人,倒还算镇定,当初他们虽然也参与了政策的拟定,

不过现在更多的疑惑却是,为何宫中的旨意完全没有生效,反而还令宝钞的问题加剧了。

姚广孝依旧面带着微笑,他心里似乎也对此好奇,只是对于姚广孝而言,出问题并不是可怕的事,

好好分析一下原因,在错误的基础上,拟定出新的策略即可。

朱棣瞪了解缙一眼,道“退下吧。

解缙如丧考妣,却也不敢多言,慌忙道“臣……告退。

杨荣与胡广二人,也告辞而出。

只有姚广孝还是如木桩子一般的站着,他似乎摸清了朱棣的秉性,知道这时候陛下有话要说。

朱棣扫了姚广孝一眼“姚师傅……这少年郎有些深不可测啊。

姚广孝道“陛下,会不会是此子早就在市井之中察觉到了问题?

朱棣摇头“朕见他的时候,宝钞的价格还算稳定,并没有出什么差错,

锦衣卫那边奏报上来的也没什么问题,所以……宝钞的问题就出在这两日。

姚广孝道“这就奇了,世间竟有这样的奇才吗?

陛下要不要让锦衣卫打探一下此子的底细。

朱棣又摇头“不必啦,别让缇骑们吓坏了他,一个孩子,何须对他刨根问底?

不过……朕到现在还不明白,宝钞为何暴跌的如此厉害。

姚广孝苦笑道“陛下莫非要召此人觐见?

朱棣再次摇头道“那小子鬼鬼祟祟的,朕若是召他来觐见,还不吓死他?朕自己去找他便是。

姚广孝一头雾水。

自己找?

这又是什么意思?

不过他素知朱棣最喜欢干的事就是亲力亲为,

当初靖难的时候,朱棣最爱干的事,不就是亲自骑着马,去打探敌军的虚实,

屡屡使自己置身于险境,也在所不惜吗?

不过……姚广孝没有继续过问下去,有些事,自己不知道为妙,人贵在无知。

姚广孝和谢缙的聪明是不同的,一种是藏着锋芒,而另一种却是生怕别人不知道。

…………

张安世这些时日忙碌开了,又是查自己家里的账,又是趁着宝钞价格还未暴跌之前,疯狂地订购了不少商货。

拿宝钞去购置银钱,这是触犯律法,可我拿宝钞去购物,总没有问题吧。

朱勇的银子,他也记下账来,总计折银是三千三百两,这在大明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而他将张家上下搜刮一空,也不过七百多两而已。

说来惭愧,张家殷实有余,可要说到富足,却还差得远了。

等这些忙碌完了,张安世才惦记起了那位烂屁股的好兄弟。

照例准备了一瓶新药,匆匆往张軏的府邸,张軏见了他,就立马哭丧着脸道

“大哥,我伤已好了,想要出府,家里却不让,每日就盼星星盼月亮的等着你和二哥来看我呢。

张安世安慰他“大哥和二哥在忙呢,这几日怠慢了你,你好好养伤要紧,来,我看看你的伤。

揭开被褥,看那白花花的xx又掺杂着红艳艳的疤痕,这才放心。

“你们在忙什么?

张安世咳嗽一声道“等你伤好了再说。等再过一些时日,我还有借重你的地方。

“借重啥?

“打人你敢不敢?

张軏沉默了,为啥一想到打人,他就想到了陛下呢?

短暂的沉默之后,他便咬牙道“有啥不敢,大哥要打谁,俺便打破他的脑袋。

张安世道“诶,也不是打人,只是让你吓唬吓唬他们,我们要文明。

顿了一顿,又道“而且我们是锄强扶弱,替天行道,不过说到吓唬人,没有一个响当当的名号可不成,不然镇不住场面。

张軏一脸惊奇地道“还有名号?

“叫京城二凶如何?

重情重义的张軏同学不多想便道“京城二凶?大哥和我?可是二哥呢,二哥咋没份?大哥,有好事不能忘了二哥呀。

张安世便苦口婆心地道“不,这京城二凶,说的不是我和贤弟,而是二弟和你。

“那大哥呢?

张安世耐心地解释“大哥不一样,咱们行走天下,不能一味的鲁莽,你和二哥负责做凶煞,大哥脑子活,专门负责出来说和,毕竟打人不是目的,打人的目的是和人讲道理,所以我负责讲道理,你们负责做凶煞。

张軏“……

张安世叹口气道“这其中,跟人讲道理的担子最重,不但要嘴巴巧,还需脑子灵活,眼观四路,耳听八方,为兄愁死了,有时真羡慕你们。

张軏“……

“咋不说话?

张軏很认真地想了想“虽然俺觉得大哥的话不在理,不过俺听大哥的。

到了正午的时候,张安世便告辞。

他如往常一样,没走正门出去,反正这儿已是一回生二回熟了,还不如勤练一下行走江湖的技巧,说不定以后用得着呢?

寻了墙根,一跃而上,呼啦啦地跳将下去。

犹如轻燕一般的轻松落地。

“技术又进步了。张安世不无得意。

就在这时,迎面居然出现了一个汉子。

这汉子面带微笑,和颜悦色的样子“敢问可是郭得甘……郭公子吗?

张安世稍迟疑,道“对呀,你想怎样?

须臾之间,突然一个大麻袋扑哧一下,直接罩住了张安世的脑袋,张安世立马口里大呼“好汉饶命。

这麻袋巨大,直接将张安世整个套住,似乎有五六个人,也不知从哪里窜出的,一个个矫健得很,

很快,麻袋里的张安世便被一人背起,抬腿便走。

张安世挣扎了一会,便不动弹了,

虽然这些日子,他已经苦练了翻墙、长跑、眼观四路、耳听八方的绝技,本来就是为了以备不时之需。

毕竟……这身体从前的主人如此恶臭,得罪了千儿八百人,被人报复也是情有可原的嘛。

可他还是没有想到,他还是栽了,数月所学,竟一无用处。

背着他的人似乎脚步极快,而且似乎并没有什么避讳的直接走街串巷,哪怕张安世呼救的时候,似乎也对此不以为然。

就在张安世想着如何逃脱,或者怎么讨饶的时候,麻袋竟慢慢地放下了。

是慢慢地放下……而不是直接摔下。

而后有人打开了麻袋。

张安世脑袋探出来,大口地喘气,还不忘道“诸位好汉,我还是一个孩子啊,从前有什么对不住的地方,还请……

世界开始变得明亮,眼睛张开,除了七八个孔武有力,面色僵硬的人之外,却发现……

自己置身于一处荒废的宅院里。

倒是这宅院的正堂里,好像仓促地被人修葺了一番,有了桌椅,也有酒肉的扑鼻香气。

而坐在椅上的人,手正搭在桌上,面带微笑,另一手捋着长髯,笑道“郭得甘,记得我么。

张安世定睛一看那人,不正是上一次在张辅宅邸碰到的那人吗?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