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蜜语小说!

首页资讯›带崽冲喜后,总裁夜夜来哄娃(厉南爵黎湛)完结版免费阅读_带崽冲喜后,总裁夜夜来哄娃全文免费阅读

带崽冲喜后,总裁夜夜来哄娃(厉南爵黎湛)完结版免费阅读_带崽冲喜后,总裁夜夜来哄娃全文免费阅读

《带崽冲喜后,总裁夜夜来哄娃》

鹿见溪

厉南爵 现代言情 黎湛

热门网文大神“鹿见溪”的新书《带崽冲喜后,总裁夜夜来哄娃》墙裂推荐给大家阅读。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厉钧天:“......”哦豁。差点忘了他的准孙媳妇儿懂医术来着。为避免被她亲口拆穿,才装晕了半分钟的厉钧天悠悠转醒,“哎哟......”他立刻反握住黎初给他诊脉的手。黎初还没来得及探查脉搏,她眉梢轻蹙着,“厉老先生,您哪里不舒服?”即便她不怎么喜欢厉南爵,而这位老人是他的亲爷爷,可他同样也是自己的恩...

来源:ygsc   主角: 厉南爵黎湛   时间:2023-01-10 14:42

《带崽冲喜后,总裁夜夜来哄娃》小说介绍

小说《带崽冲喜后,总裁夜夜来哄娃》,现已完本,主角是厉南爵黎湛,由作者“鹿见溪”书写完成,文章简述:第5章黎初也不知道自己造了什么孽前脚撂下他家少爷死了都跟她没关系的豪言壮语,后脚这位少爷就真的差点被她气死,偏偏她身为医生做不到见死不救于是,她只能忍着怒意气冲冲地转身回来,坐在厉南爵床边给他把脉“啧…

第16章

厉钧天直接呆住。

他的目光好像失去了聚焦点,逐渐回笼后看向黎初,“你、你就是……

女人精致的眉眼间浮上几许无奈。

她正要开口解释,但厉钧天却蓦然挺了下背,然后直直地向后一倒撅了过去!

黎初心口一紧,“厉老先生!

厉南爵也眼瞳骤缩了一瞬,哪怕平时见多了老人家的手段,每次见他演戏时也难免心惊,毕竟不知哪次会是真的。

黎初立刻将手指搭在他的脉搏上。

厉钧天“……哦豁。

差点忘了他的准孙媳妇儿懂医术来着。

为避免被她亲口拆穿,才装晕了半分钟的厉钧天悠悠转醒,“哎哟……

他立刻反握住黎初给他诊脉的手。

黎初还没来得及探查脉搏,她眉梢轻蹙着,“厉老先生,您哪里不舒服?

即便她不怎么喜欢厉南爵,而这位老人是他的亲爷爷,可他同样也是自己的恩人,是资助了她十余年的恩人。

“胸口痛诶!厉钧天捂着胸口,“鳖孙儿娶不到老婆我心好痛哟喂!

厉南爵“……

他一眼就识别出老爷子又在装蒜,刚才悬起的心逐渐放下,他慢条斯理地坐在一旁沙发上,敛眸把玩着手机。

“小黎啊……厉钧天握紧她的手,“是不是我家鳖孙欺负你?他待你不好?原本说好的婚事咋说不嫁就不嫁了嘞?

闻言,厉南爵漫不经心地神色一滞。

他不着痕迹地撩了撩眼皮,佯装不经意地向那边扫了一眼,但只看一眼后便侧过头去,假装对她的回答不甚在意。

黎初唇瓣轻抿,“厉老先生,这只是一场误会,答应要嫁到厉家的是我姐姐苏嫣雪,从来都不是我,我不愿意替嫁。

“替嫁?厉钧天嗓门倏然拔高。

他瞬间收起老顽童的神态,面色变得肃穆铁青,“这苏家简直过分!有机会嫁给我孙子时用尽了手段贴,结果得知我孙子身体不好是要冲喜的就哄人替嫁?!

“咳咳咳……厉钧天猛咳两声。

厉南爵神情淡然地轻撩了下眼皮,“爷爷您小心着些身体,别太动怒。

“我怎么能不动怒!厉钧天抬起手来怒要拍案,结果发现手边没有桌子,只能尴尬地将手僵在空中,然后强行掩饰地收回来挠了两下头,“委屈了我们小黎!

“确实。厉南爵慢条斯理地颔首。

他意味深长地抬眸看了黎初一眼,“没人愿意替别人做新娘,但如果……黎小姐,我自始至终想娶的都只有你呢?

闻言,黎初诧异地轻抬眉尾。

她心下一悸,但眉眼间却波澜不惊,反倒明媚张扬地弯起红唇,“厉少在说什么玩笑话?我们素不相识。

但厉南爵深邃的桃花眸里,却逐渐氤氲起一丝薄雾,“素不相识么……

那倒是不见得。

厉南爵慢条斯理地起身,“黎小姐,能否借一步说话?

黎初轻撩了下眼尾转眸看向男人。

厉钧天撒娇似的晃着她的胳膊,“去,小黎,快去!哎哟突然又胸口痛……

黎初原本不想理会厉南爵,但病人在旁以健康要挟,偏偏他还是她一直想要感念报答的那位恩人。

于是她只能踩着高跟鞋走到走廊。

厉钧天忙朝鳖孙挤眉弄眼,“多说点好听的话懂不懂?哄女人的时候要温柔有耐心,不然谁眼瞎了愿意跟你走!

“知道了。厉南爵嗓音微沉。

他迈开修长的双腿朝黎初走了过去,俊男靓女两道身影,在寂静空旷的走廊里被拉得纤长,灯光笼罩在两人身上,莫名有种微妙的暧昧感与适配感。

黎初姿态懒散地倚着墙壁,随后微抬俏颜,“厉少想聊什么?

厉南爵极少有觉得不自在的时候。

他是天之骄子,自幼含金汤匙长大,几乎所有的事情都在他的掌控之内,甚至包括他的性命和体中的剧毒……

唯有眼前的女人,他拿捏不住。

“那天意外冒犯了黎小姐的事情,我感到很抱歉。厉南爵声线清冽。

他的嗓音本就极有磁性,悦耳得好似能轻易将人蛊惑般,那低迷共振的声腔里,像是有个小钩子般勾着人的耳。

黎初不可避免地承认……

她是有点声控属性在身上的,从小就容易对好听的声音把持不住。

但这个属性近些年来不曾被激发,因为实在没有谁的声音能入她耳,除了四年前,跟她一夜情的那个男人。

于是她微抬了下眼眸看向厉南爵,不料却惊奇地发现,男人稍许不自然地侧首避开她的视线,耳尖染了一抹淡红。

可比起耳尖的红,还是脖子上的红疹更为明显,“你过敏了?

身为医生的黎初很敏锐地察觉此时。

厉南爵唇瓣轻抿,“没事,只是家里新来的厨子不懂事,炒菜时放了花生。

这会儿撒起谎倒是面不红耳不赤的。

“黎小姐也看到了,我爷爷身体不好,他唯一的愿望就是想看到我娶妻。

厉南爵微敛视线,直视着黎初,“如果黎小姐愿意帮我,我也可以满足黎小姐的一切条件,给你你想要的东西。

闻言,黎初弯唇轻笑了声。

她饶有兴致地看着厉南爵,“厉少怎么知道我接近你就是想跟你讨东西?

厉南爵眼瞳深邃,虽时常让人琢磨不透他的情绪,可认真起来凝视着人时,却总有种能将他人看穿的感觉……

黎初微抬俏颜对上他的视线,竟第一次觉得,这世上原来也有人是她拿捏不了的。

“因为凭黎小姐的性情和能力,你不想嫁进厉家便没人能逼你,但新婚夜……你却来了。厉南爵口吻笃沉。

他慢条斯理地挺直腰板,皮鞋在走廊上踩出空荡的回响,脚步顿在黎初面前。

厉南爵微俯身看着贴墙而立的女人,男人的身高优势透着一种威压,似将黎初笼罩起来一般,“我没说错吧?

黎初是个骨子里透着骄傲的人。

她向来行事潇洒,只要自己活得洒脱便不畏惧得罪任何人,不受他人摆布,也不受任何事桎梏,哪怕月圆之夜发作的情毒让她生不如死她也从不轻易认输。

可面对厉南爵极强的威压……

她的心却莫名产生了一种,想要向后退的感觉,尤其男人极有磁性的悦耳嗓音,在她耳畔勾着她的耳,挠得人心痒。

厉南爵低首凝视着面前的人,他绯唇翕动,极具蛊惑的嗓音再次于她耳边盘旋,像是罂粟——

“所以,黎小姐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

“你嫁给我。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