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蜜语小说!

首页资讯›《江稚沈律言》江稚沈律言已完结小说_江稚沈律言(江稚沈律言)火爆小说

《江稚沈律言》江稚沈律言已完结小说_江稚沈律言(江稚沈律言)火爆小说

《江稚沈律言》

三天不打

江稚 江稚沈律言 沈律言 现代言情

现代言情小说《江稚沈律言》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三天不打”十分给力。讲述了:“我只是最近有点闲,正好接了个单子。”江稚不想和他闹得太僵,主动往后退了一步。沈律言并不喜欢她去做那些无谓的事情,“刘国正是什么样的人,你打听过吗?”江稚沉默。沈律言逼迫她的抬起眼,男人气势凛冽,抿直唇角笃定的开了口:“你没有...

来源:hyj   主角: 江稚沈律言   时间:2023-01-10 15:53

《江稚沈律言》小说介绍

现代言情小说《江稚沈律言》是由作者“三天不打”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江稚沈律言,其中内容简介:江稚的脸色不太好:“我自己有空会去的”总助讪笑:“体检定在明天,您记得去医院”江稚胸口起起伏伏,“我知道了”她没想到沈律言会这么敏锐,“我会准时”办公室里有浓郁的咖啡味江稚整个下午都想吐,开了窗户透点风,那…

第10章

婊.子这两个字朝她砸了过来,江稚脸色苍白,头晕脑胀,指甲用力掐着掌心,用疼痛维持最后一点体面。

或许。

她在沈律言的眼里,就是这样一个给钱什么都能做的人。

她深深呼吸了两口气,并没有打算给自己辩解。

“我只是最近有点闲,正好接了个单子。江稚不想和他闹得太僵,主动往后退了一步。

沈律言并不喜欢她去做那些无谓的事情,“刘国正是什么样的人,你打听过吗?

江稚沉默。

沈律言逼迫她的抬起眼,男人气势凛冽,抿直唇角笃定的开了口“你没有。

江稚真的有点累了,无论怎么解释他都不会接受。

但是江稚也有些费解,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生气?如此大动干戈,兴师动众简直不像是他的作风。

认真想了想。

可能是出于男人天生的占有欲。

总是不喜欢自己的妻子在外抛头露面,陪别的男人吃饭喝酒。

江稚垂着脸,抿着唇不出声。

柔和的灯光照着女人这张过分漂亮的脸蛋,唇瓣水润殷红,像抹了浆果的汁,散发着浓甜的香气,让人想要肆意的蹂.躏。

沈律言往前迈了两步,抬起她的脸,“他今晚碰你哪儿了?

江稚被问的有点难堪。

她扭过脸,噙动唇角,却说不了话。

沈律言面色淡然,声线也万分平静,像是随口问起的只是无关紧要的小事“说话。

江稚咬着唇,闭紧齿关。

男人居高临下,盯着她深深看了两眼。

拇指削瘦白皙,指腹贴着她的唇瓣,像是种玩弄。

沈律言的声音有些低哑“这儿碰了没有?

江稚沁着眼泪,摇了摇头。

男人好像听见了满意的答案,冷峻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些。

他用修长漂亮的手指撬开了她的唇齿,漫不经心探入指尖,又懒洋洋地问“这儿呢?

江稚的眼泪整颗整颗往下落,滚烫炙热的泪珠砸在他的手背。

沈律言的动作一顿,沉默了几秒,抽出拇指,用手帕将湿濡的指尖擦干净,“很委屈?

江稚不想在他面前哭,她也很倔强。

不愿意对他示弱。

好像在眼泪博取他的同情。

但其实沈律言也不是会随随便便同情别人的男人。

江稚没有见过比沈律言更铁石心肠的人。

不近人情,理智冷酷。

哪怕他那么喜欢江岁宁,也还是有底线。

不会让自己处于卑微的下风。

沈律言抬手帮她抹掉脸上的眼泪,“哭解决不了问题。

江稚哽咽地说“我知道。

她重复了一遍,也许是在告诫自己“沈先生,我知道的。

江稚只是觉得刚才的她,在他面前特别的没有尊严。

不过也是,早就把自己卖给了他,还谈什么自尊心呢。

她渐渐止住哽咽声,开口说话带着点鼻音,“刘国正,只碰了我的腰。

沈律言嗯了声。

江稚垂着眼皮,不想看着他。

多看一眼。

心脏都抽痛的很厉害。

如果不喜欢他。

现在就不会这么痛苦了。

偏偏她是那么爱他。

又是那么的渴望平等的爱。

江稚的鼻尖泛红,眼圈周围也是红红的,她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我以后不会再丢沈先生的脸,但是…我能不能…继续……

做设计的工作。

她总还要为未来做打算。

和沈律言的协议婚姻,还有两年就到期了。

离婚之后。

她要靠自己养活自己。

沈律言轻描淡写“不能。

他搂着她的腰,垂眸盯着她看,“江秘书,我不希望你继续这份兼职。

江稚不吭声。

这算是无声的抗拒。

沈律言看着她哭得眼睛红肿的样子,心情烦躁。

很快他就压下这点怪异的情绪,淡淡撂下话来“你自己看着办。

江稚听见他的话,已经明白了他的态度。

她不打算让步。

大不了继续背着他做设计。

江稚心不在焉,肚子忽然痛了起来,她的脸上几乎看不见血色。

轻微的痛感逐渐尖锐起来,难以忽略。

她渐渐弯着腰,手指无力扶着他的胳膊,脸色比纸还白。

沈律言扶着她,皱起了眉“怎么了?

江稚说话哆哆嗦嗦,“我肚子疼。

她身体本就不是特别好。

尤其是查出怀孕之后,也没有好好休息过几天。

身体虚弱,加上今晚又受到了惊吓。

自然就出了问题。

沈律言将人拦腰抱起,“我送你去医院。

江稚攥着他的袖口,摇了摇头“不…不去医院。

她到现在也不敢让沈律言知道她怀孕了的事情。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