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蜜语小说!

首页资讯›大唐:我在长安卖火锅底料(李世民许墨)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李世民许墨全文阅读

大唐:我在长安卖火锅底料(李世民许墨)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李世民许墨全文阅读

《大唐:我在长安卖火锅底料》

幸福的爬爬虫

军事历史 大唐:我在长安卖火锅底料 李世民 许墨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大唐:我在长安卖火锅底料》,作者是“幸福的爬爬虫”。本书精彩截取:刚被鹦鹉骂了秃子的李靖,心情不由好了起来。虽然…秃子不好听,可好歹还属于人的范畴。程咬金这就直接被鹦鹉开除人籍了。“那是人,虽然长得丑了些...

来源:hyj   主角: 李世民许墨   时间:2023-01-10 17:05

《大唐:我在长安卖火锅底料》小说介绍

军事历史小说《大唐:我在长安卖火锅底料》是作者“幸福的爬爬虫”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李世民许墨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长孙皇后没回话,转过头看向李世民,柔声细语来了一句:“陛下”这温柔的语调,可不常听到“我只买了这四份回来”李世民摇了摇头,笑着回道,“这东西小小一张,可价钱贵得…

第15章

程咬金无奈叹了口气,准备掠过这个话题,问一问店家吃的什么。

进了超市后,那股香气就更加明显了。

他还没开口。

柜上的鹦鹉炸了毛,它盯着程咬金嘎嘎叫了两声“猴子会说话,猴子会说话!

程咬金呆住。

刚被鹦鹉骂了秃子的李靖,心情不由好了起来。

虽然…秃子不好听,可好歹还属于人的范畴。

程咬金这就直接被鹦鹉开除人籍了。

“那是人,虽然长得丑了些。许墨开口,解释了起来。

鹦鹉歪着脑袋,又看了看程咬金,炸着的毛一直都没收回来,它只是一只弱小可怜的鹦鹉,很难相信面前这个生物,是和自己主人一样的人类。

“我能对它动手吗?程咬金扭曲地笑了起来。

鹦鹉炸毛更厉害了“我二十贯,我二十贯!

它知道自己的身价只有一百文。

但…它也知道,人类还是看钱说话的,它报出了它所能想到的最大数字。

“我赔了。程咬金答应得干脆。

许墨摆了摆手“行了,别跟一只鹦鹉置气,要买点什么?他一边说着,一边把羊肉涮好,放进袭人的碗里。

袭人一愣。

“多吃点肉,好长身体。许墨言简意赅,放下碗筷,站了起来,朝着程咬金走去。

程咬金当然不会真的对一只鹦鹉出手,他只是恶狠狠地剜了鹦鹉一眼,吓得鹦鹉一哆嗦,才探头向火锅看去,抬手指着问道“店家,你那是什么吃食?

“火锅。许墨言简意赅。

火锅…

这是一种闻所未闻的东西。

不过看锅里,有一半飘着红彤彤的汤水,咕噜咕噜冒着泡,看上去就和着火一样,说是火锅,倒也贴切。

但…

他们显然不止是只想得到一个名字那么简单。

“闻起来可真香,正巧我中午还没吃饭,不知可否能和店家同席?程咬金厚着脸皮,开口问道。

反正…他现在不是卢国公,只是程阿丑,丢人是程阿丑的事,和他程咬金有什么关系。

许墨没说话,只是盯着程咬金看。

程咬金忙拍了拍胸脯“放心,我会掏钱的。

“不是钱不是钱的事,只是今日备的,是两人的饭食。许墨摇摇头,“再多人来吃的话,就吃不饱了。

要是只有程咬金一个,倒也还行。

可后面还有两人呢。

五张嘴,两斤羊肉,一人才只能吃四两,这哪行。

程咬金咂了咂嘴,知道许墨说得在理,他略有不甘地点了点头,忽然又开口问道“那店家这熬这一锅火锅,要耗费多少时间?

“晚上还能再备一锅吗?

许墨看了眼程咬金,又看了眼柜台。

还好…

自己来了之后,就想着处理食材的事,现在柜台上还没摆火锅底料,他点点头“倒也不需费太多时间,不过……

程咬金大喜,猛地一点头,抢着当冤大头“店家你说,要备些什么吃食,我老程一并给包了。

“绿菜是不可少的。许墨立马应下。

程咬金点点头,脸色没什么变化。

“羊肉也得多来一些,而且要片得极薄。许墨继续说下去。

程咬金一拍胸脯“放心,定会备上上好的羔羊,待会就差人去宰一头,咱就吃最新鲜的。

现宰一头羊?这么阔气的?

一头羊的价格可不低,至少也得要三四百文,羔羊的价格只会更贵。

许墨起了别样的心思,他试探着开口问道“牛肉能备一些吗?

程咬金爽快一点头“能!

“也宰一头,吃最新鲜的。说到这,他愣了一下,连忙正色道,“我是说,我家今天有两头牛角力,其中一头受了重伤,救治无果,为了缓解它的痛苦,不得不宰了。

“店家也是有福气,正好撞上这件事。

李靖和尉迟敬德摇头笑了笑。

许墨眼里放光,若有所思,对面前这人的身份有了些猜测,不过没表露出来,只重重一点头“不愧是丑兄!那些牛下水可千万别丢了,尤其是那些胃,让人处理干净。

程咬金皱起眉“吃那腌臜物作甚,要是觉得牛肉不够,我记得李兄家里好像也有一头牛角力受伤了?

李靖愣了下,旋即点点头“没错,我家那头也不治身亡。

许墨摇了摇头,一摆手“一个个,不会吃。这下水虽然听起来腌臜了些,但那可是好东西,火锅若是没了那些下水,滋味就少了一半。

“我今个在集市寻了一天,都没那个运气撞见。

没下水,滋味就少了一半?

这说话还是头一回听到。

不过…火锅是许墨弄出来的,天大、地大,在吃火锅这件事上,许墨最大。

“成,那我让人处理了。程咬金应下来。

许墨嘱咐起来“心肺也别忘了,让人切成薄薄的片,控去血水。

程咬金又应下来。

他转身出去,同门外的家仆吩咐起来。

李靖和尉迟敬德大眼瞪小眼。

还是李靖开口询问了起来“店家,您昨日怎没营业啊?我们可是空跑了一趟。

许墨理直气壮“谁说我昨日没营业?明明开门了!

李靖愣了下,迟疑着看了看门口“可我等昨日来的时候,店家大门分明紧闭着,还上了锁。

“是你们来迟了,我那时候都已经营业完了。许墨脸色不变,一本正经地开口说道。

李靖和尉迟敬德都沉默了下去。

“昨日我们来时,只比现在迟不到一个时辰。尉迟敬德缓缓开口,语气里不免带着些幽怨的意味。

许墨皱着眉头“你们怎能如此倦怠,那么晚才来!

“我昨日心情不错,便提早关了门。

李靖神色复杂。

一个一天只营业一个时辰的人,究竟怎么好意思说他们倦怠的。

而且…

心情不错和提早关门有什么联系?难道不应该是心情不错,所以多营业一会?

“那店家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多营业一会?尉迟敬德举一反三,开口问道。

许墨摇头“不,心情不好的时候也会提早关门。

两人被呛了一下,话卡在嗓子眼里,想喷许墨一身。

这位店家…

还真是够率性妄为的。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