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蜜语小说!

首页资讯›极品状元公(折熙萧姝艺)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极品状元公热门小说

极品状元公(折熙萧姝艺)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极品状元公热门小说

《极品状元公》

俘获人间无数

折熙 极品状元公 穿越重生 萧姝艺

穿越重生小说《极品状元公》,由网络作家“俘获人间无数”近期更新完结,主角折熙萧姝艺,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赵俊哪知拍的那一下桌子用力过猛,把桌子差点掀翻了不说,满桌子的饭菜酒水更是洒的洒,漏的漏,不仅把自家爹娘给弄脏了衣服,还把周围几位大人和夫人的衣服弄脏了!国公家的公子,闹了这样一出,还是大宋头一回!传出去得被人嚼舌根嚼死!不过赵俊并不在乎,他赶忙笑着道歉一番,出于场合,那些受害的夫人们还是笑着说“不...

来源:fqxs   主角: 折熙萧姝艺   时间:2023-01-11 00:53

《极品状元公》小说介绍

《极品状元公》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折熙萧姝艺是作者“俘获人间无数”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过得一会,桌上的四人还在喝着酒肉,老三首先觉得不对劲了老三冷冰冰的问道:“老五怎么要这么久?”面黄枯瘦的老大摆摆筷子,随口说道:“老二,你去看看”长满络腮胡子的老二立刻站起,近一米九的身高,两百多…

第8章 绑架(上篇)

赵俊陪着周围的叔叔阿姨喝了些酒。

喝的满脸通红时,青莲来了。

“这么快?

赵俊一脸惊讶的看着青莲,心里对自己的折兄真叫一个佩服!

青莲却闭口不语,递上纸条,连连点头。

赵俊翻开纸条一看,脸上的喜悦渐渐显露,忽然猛地拍了一下桌子!

“好!

赵俊一声叫好!

所有人被赵俊突如其来的举动为之一愣!

“你发神经啊!

国公夫人顿时怒了。

赵俊哪知拍的那一下桌子用力过猛,把桌子差点掀翻了不说,满桌子的饭菜酒水更是洒的洒,漏的漏,不仅把自家爹娘给弄脏了衣服,还把周围几位大人和夫人的衣服弄脏了!

国公家的公子,闹了这样一出,还是大宋头一回!

传出去得被人嚼舌根嚼死!

不过赵俊并不在乎,他赶忙笑着道歉一番,出于场合,那些受害的夫人们还是笑着说“不打紧

一位夫人为了缓和气氛笑着问道“赵俊,什么事让你这么高兴呀?

“公孙先生的联有人对上了!

赵俊一脸自豪的说道。

谁?

谁对上了?

大家的目光焦点瞬间转移。

比起赵俊差点掀翻桌子这件小事,还是公孙先生的这副上联更让人在意,就在所有人一筹莫展之际,竟然有人对上了?

公孙德也是一脸惊讶,他算了下赵俊给折熙送题的时间和折熙将答案送过来时间,抛开这部分不谈,没想到前前后后的速度竟能如此快,时间竟能如此短!

只有一种可能!

那就是折熙拿到题目即刻作答!

公孙德心想这怎么可能,如果是真的,这位状元公未免太厉害了些!

那边,赵俊给了公孙德一个眼神,公孙德点点头,示意说,讲吧!

赵俊表示收到,清了清嗓子,转头吩咐青莲去请折熙过来亮相,自己则对着众人再一次打开了折熙写的纸条。

他激动的念道

“公孙兄的上联是,屿上渔鱼遇雨,鱼愉渔郁!

“我折兄的下联是,杹前画桦划花,桦化画华!

“咦!

答案念出来的一瞬间,不出赵俊所料,满座一头雾水。

大家觉着自己并没听见什么下联,只听见了一段不停的“画画画。

要得就是这个效果!

赵俊得意的将纸条收好,宝贝似的收进怀里,也不解释,一脸随性的说道“此下联,是今科状元折熙所作!

“哇!

话刚脱口,一片哗然声响动。

大家其实早知道了状元名叫折熙,只可惜没人知道这人究竟相貌几何,没想到,这位状元公竟然在齐国公的府上!

国公夫人也惊讶自己儿子什么时候交了这么一个朋友?

这时,赵俊给公孙德丢了个眼神。

公孙德点头会意,这场,赵俊捧完他接着捧,捧得越高越好!

公孙德哈哈笑着站起,开口便是彩虹屁,讲道“不愧是今科状元公,我在屿上钓鱼,他在木芙蓉前画着白桦树,虽然不小心把画中的白桦树画花了,哈哈,但桦树的样子却依然是漂亮美丽!好!好!好!

公孙德已经很久没这么佩服过一个人了。

大家听完公孙德的解释,才发现这下联竟是“杹桦画花华这几个谐音字。

真是,

妙啊!

不少达官显贵情不自禁的鼓起了掌,心里一阵由衷的感概,他们一方面佩服公孙先生能如此迅速的读懂折状元的下联,另一方面又佩服折状元的才华横溢。

虽然他们并不知道状元折熙的相貌。

李志更甚,他迫不及待想和折状元交个朋友,然后一起逛青楼,将那些天天把卖艺不卖身挂嘴边的风尘女子给统统拿下!

满座惊讶之际,倒是那位娘炮公子淡淡一笑,挥着扇子,领着自家丫鬟出去了。

那边,赵俊接过话。

“我折兄为人低调,除了我,这京城认识他的人没几个。来到京城之前,他已经是解元,会员,才华独一无二!可他身份如此,却拒绝了所有人的接济,直到考试之前,他还在一家酒楼挣工钱,说是要与民甘苦,连今天的放榜都是我通知他的!

说着,赵俊瞥了一眼李志,话锋一转说道“可是呢,就是这么一位低调的状元公,今天,先是被酒楼的王八蛋掌柜算计,幸好被我及时救下,不然险些遭人暴打而惨死街头。可事情还没结束,今天他仅仅是过去看个榜,竟然被一众目无法纪的走狗差点把手脚打断了!

在座的众人被赵俊一番话震惊了!

谁也没想到赵俊竟然会在如此欢乐的场合突然说这么严肃且恶劣事情,而且受害者竟然还是今科状元!这感觉,就像是在大脑极度兴奋之际来了个急转弯或踩了个急刹车,脑回路一时转不回来,一众人膛目结舌的坐在那里。

这正是折熙想要的结果。

也是赵俊想要的结果。

座下的李志闻言已是一身冷汗簌簌!

他不明白为什么赵俊要专门看他一眼,他可没欺负什么状元公啊,他今天只教训了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泥腿子。

难道那个泥腿子是……

李志马上反应过来,倒抽了一口凉气!

“快!我爹应该还没走远,快去找我爹,就说我遇到麻烦了!李志紧张的叫唤着随身的家丁,家丁领意后便匆忙离开了国公府。

赵俊得意的看着这一切,他知道折熙这一棋便能将李志将死,并且能把对方父子两一并搞得身败名裂!

不愧是我的折兄!

现在造势也足了,李志的名字也不着急点破,赵俊心想,只等青莲将折熙迎来,这位状元公将借他和公孙德的手段,一来可以一雪前耻,二来名气也将登峰造极,日后折兄飞黄腾达指日可待!

然而,正当他这么想时,一回头,发现青莲还愣在自己身后。

她压根没走!

“青莲,我折兄呢?赵俊质问道。

“少爷!

青莲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你这是干嘛?

突然的一幕让赵俊顿时不知所措,他大脑飞速运转,马上想到折兄是不是出事了,但,这里是国公府,谁敢造次!?

整个国公府的宾客也被这一幕搞得瞬间哑然。

赵俊连忙扶住青莲,略显紧张的说道“青莲,你先别哭,你慢慢说,折兄呢?

青莲拼命摇头说道“少爷,少爷,刚刚我还和折大人在房间里聊…聊天,突然,突然闯进来一个面相丑陋的驼背老头,不等我喊人,他就给我灌了一口药,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药,我只知道喝了药之后我就没有意识了。说着她的声音已是掺满哭腔,一字三哽咽的说道“直,直到刚刚,少爷你叫我,我才恢复了意识!呜哇!

她嚎啕大哭的扑倒在地,浑身害怕的发着抖。

“来人!

赵俊立马吩咐周围的丫鬟把青莲送回房间,转身立即抽调府内所有的保卫人员操起家伙便往自己房间的方向跑!

“折兄!

赵俊边跑边喊,后面跟着的手下越来越多。

原本僻静的府邸宅院,突然变得闹哄哄一片。

回到房间,一脚踢开半开的房门,发现房间空空如也,四面墙上的窗户都被打开,外面的冷风汹涌的往屋内灌!

赵俊愣了一下,立即下令手下封锁府邸!

公孙德这时面色紧张的跟了上来。

“折兄呢?公孙德问。

赵俊心烦意乱的坐在门槛上,不停的揉着鼻根,冷冷道“不知道!

公孙德面色凝重的在房间里转了一圈,又出来,坐在了赵俊的边上。

公孙德道“折兄不见了,那,那个下联,是折兄……?

赵俊摸出那张纸条往公孙德怀里一推,说道“是折兄的字迹没错,他写字的时候总是会时不时缺了比划,说是什么写习惯了简体字,繁体字不熟练之类的,其实我也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你看,他这个‘画’就经常会少了中间这一横。

赵俊指了指,公孙德一看,确实少了一横。

公孙德盯着纸条看了一阵,反复看也看不出有没有藏着猫腻,便把纸条折好还给赵俊,问道“折兄是不是有什么仇人?

“不可能!

赵俊斩钉截铁道“折兄为人极其低调,一不沾赌,二不沾色,在京城备考这一年也没结交什么官员,我每次寻他都能在他打工的那家酒楼看见他忙活,非要说仇人的话,那也不是他惹的,是别人仗势欺人,就比如那个什么狗掌柜,和今天这个李志……

李志?!

说到李志时两人同时愣了一下。

赵俊道“公孙兄,你说会不会是他?

公孙德想了想,摇头道“不太可能,人家并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而且他也不知道我们今天要干什么,你没看见他今天那副紧张样子么,我觉得可能性甚微。

赵俊急了,紧紧抓住公孙德的胳膊,痛心疾首道“我就不该让折兄待在房间!折兄可是在我的府邸被人绑走的啊!我对不起他!

公孙德示意他别急,说道“现在先冷静,总之你先把事情报给县尉那边,我去启奏皇上,一个状元公在放榜日被人绑了,这可是让皇上难堪的事!

说完公孙德已是紧攥拳头。

“那有劳公孙兄!

“哪里,咱们不必如此客气。

二人商定好计划,便即刻起身分头行动。

此时,齐国公府内外,已乱成了一锅粥。

赵秀忠不得不紧急叫停这场宴会,一边稳定局面,一边又派人向其他地方求援,国公夫人也忙着逐个道歉,两人披着件棉袍,守着大门口把一个又一个的宾客送出去。

等把所有人送走已是半夜了。

赵秀忠先让夫人张素贞回房歇息,自己则关了大门在府里继续搜寻了一通,回过神来时他眼里已布满血丝,也不知是困的还是累的。

后半夜。

等赵俊从外面办完事回来,和赵秀忠在大堂神色凝重的见了个面。

这里因为刚办过晚宴,府里的景象又因为折熙的失踪还没来得及收拾,此时满屋子看起来乱糟糟的一片,颇有人走茶凉的孤寂感。

再有一两个时辰天也该亮了。

赵俊给自己倒了杯水,问道“爹,家里有没有发现可疑人物?

赵秀忠轻声一叹“死了一个下人,其他倒是没什么奇怪的,恐怕府内是找不到了,只能请开封的巡检趁着还没开城门的时间把城里搜寻一遍。

“爹,放心,那边我已经通知了,已经在找了。

“嗯。

赵秀忠点点头,沉默的一会,一脸困意的打了个哈欠。

赵俊道“爹,先歇息吧,今晚等消息,等天亮我再出去找找。

嗯。赵秀忠晃晃几乎快要睡着的脑袋,在丫鬟的搀扶下回房睡觉去了。

赵俊虽说不甘,但权衡利弊后还是选择先歇息,毕竟现在他也做不了什么,倘若府邸里这么多人都发现不了任何的蛛丝马迹,那……

哎。

黑夜里,一声声叹息响起。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