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蜜语小说!

首页资讯›救命!师傅竟是个白切黑(池以齐霁)推荐小说_救命!师傅竟是个白切黑(池以齐霁)全文免费阅读大结局

救命!师傅竟是个白切黑(池以齐霁)推荐小说_救命!师傅竟是个白切黑(池以齐霁)全文免费阅读大结局

《救命!师傅竟是个白切黑》

五条五

古代言情 救命!师傅竟是个白切黑 池以 齐霁

古代言情小说《救命!师傅竟是个白切黑》是作者““五条五”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池以齐霁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旁边那位好眼生,是莫侍卫宫外的朋友?”莫承安看向池以,眼神中带着询问意思,若是池以不同意此时暴露身份,他就便回答是朋友。只见池以微微点头,莫承安会意,转过头看着饶泽说道。“这是三殿下,今日刚回宇都。”话便,莫承安又转向池以介绍道...

来源:fqxs   主角: 池以齐霁   时间:2023-01-11 01:38

《救命!师傅竟是个白切黑》小说介绍

古代言情小说《救命!师傅竟是个白切黑》,男女主角分别是池以齐霁,作者“五条五”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齐霁出远门时也经常会用信鸽写信给池以,通常都会在那只信鸽脚下戴上暗紫色指环这只信鸽显然不是来自齐霁池以非常清楚,这只信鸽来自——天宇国皇室!哪怕是在门派里生活了十…

第9章 这人有点奇怪

池以看到饶泽,眼睛眯了眯,这家伙怎么来了?

“饶少。

莫承安站了起来,向饶泽行礼。

“哎,不必多礼,私下不用这么见外。

绕泽走过去拍了拍莫承安的肩膀,目光看向池以。

“旁边那位好眼生,是莫侍卫宫外的朋友?

莫承安看向池以,眼神中带着询问意思,若是池以不同意此时暴露身份,他就便回答是朋友。

只见池以微微点头,莫承安会意,转过头看着饶泽说道。

“这是三殿下,今日刚回宇都。

话便,莫承安又转向池以介绍道。

“殿下,这位是国师之子饶泽。

待莫承安介绍完毕,饶泽赶忙向池以行了个礼。

“久闻殿下大名,今日一见果然玉树临风气宇轩昂。

“谬赞了。

池以微笑颔首还礼,并没有因为自己的身份而盛气凌人。

“殿下谦虚了,我若及你半分,我估计做梦都是笑醒的吧。

饶泽继续恭维道。

池以不动声色,心里暗骂饶泽太会拍马屁,但脸上却依旧是平静的模样。

“站着多累,坐着吧。

池以轻笑着摆手示意饶泽不必客套。

“既然殿下都这么说了,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饶泽说完,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莫承安也跟着坐下,两人中间隔了一把椅子。

“不知饶公子今日怎会来此喝茶?

莫承安抬眸望去,只见饶泽端坐在桌前,姿势优雅随意。

他神情慵懒地靠坐在座椅上,右手搭在扶手上,左手则支撑着侧脸,一副闲散随性的模样,但仔细看,他眼睛深邃如墨却带着玩味的笑意。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索性到处转转,途中感觉有点口渴,刚好看到就这家店就进来了。

饶泽听到莫承安问话后微微抬头,视线落在他脸上,然后又收回视线,继续悠哉悠哉喝茶。

“若我猜的不错,殿下是在此静候皇上口谕?

“哦?你怎么知道?

池以轻轻放下手中的茶杯,拿起桌上的毛巾擦拭手指,动作自然而潇洒。

“殿下毕竟长年在外,好不容易回来一趟,这第一步嘛,肯定要向皇上请示,不然怎么入宫?

饶泽微微眯起狭长的眸子,语气平淡,但暗藏锋芒。

“说的不错。

池以轻笑一声,放下手中的帕子。

这饶泽表面看着像是个纨绔子弟其实内心极为聪明。

“不知殿下回来后还打算回洛羽派吗?

饶泽端详片刻池以,突兀地问道。

池以挑了下眉头,没有立即回答,过了几秒钟才缓慢吐出两个字。

“再议。

绕泽闻言点了点头。

“那位香香姑娘可是与你认识?

莫承安悠悠然问道。

“莫侍卫怎么会这么说?

绕泽闻言微愣,反问道。

“在我印象里你可不是个好管闲事的人。

莫承安淡笑一声道。

“我是不好管闲事,出手相助只是看不惯葛永望。

饶泽耸了耸肩。

“看不惯葛永望?

莫承安眼神变得深邃。

难不成饶泽和葛永望私下有什么恩怨?莫承安心想。

“这你就不懂了吧,当一个女人陷入绝境时,往往是最能激起男人保护欲的时候,尤其是她那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饶泽轻笑,带着一丝暧昧之色道。

“所以你为了这个情愿跟葛永望结下梁子?你就不担心之后的处境?

池以挑了挑眉,认为饶泽说话还挺直白。

“这有什么好怕的?我就不信太子真会因为这点小事情就来找我麻烦。

饶泽一副毫不畏惧的样子说道。

“太子是不会找你麻烦,但葛永望他爹就不一定了。

莫承安若有思索后道。

“为何?不过是区区小事,我想他爹应该不会在意。

饶泽狐疑道。

“据我所知,葛永望他爹对他是捧在手心怕碎了含在口中怕化了,基本上能做到的事情他爹都会满足他。

莫承安微微皱了皱眉头,继续说道。

“姑且不说这个香香到底是不是他的女人,倘若他今天回去跟他爹告状你抢了他心爱之人,你认为他爹会怎么想?

饶泽微微一怔,随即笑道。

“说不准他爹让他换个女人就完事了。

“你错了。

莫承安摇摇头。

“你,饶泽,是个风流成性的纨绔子弟,身边并不缺女人,却偏偏选葛永望的女人抢,要是按照他爹的想法,肯定会认为你是在跟葛永望过不去,他很溺爱这个孩子,所以绝对不会放过你。

莫承安一字一句道,饶泽听得连连点头,似乎深受教诲。

“若真如你所言,那我该怎么办?

绕泽问道,语气里带上了几分焦虑。

“现在知道慌了?

池以眼眸闪烁了一番。

“一开始我真没想这么多,哪知道会变成这样。

饶泽一副无奈的样子说道。

“既然事情已经变成这样,你打算怎么办?

池以问道。

“我……暂时想不出来,莫侍卫可有办法?

饶泽伸手磨蹭磨蹭下巴,看向莫承安求助道。

莫承安微微低垂着眼眸,似在思考着对策。

良久,莫承安抬起头。

“静观其变。

莫承安缓慢地吐出四个字。

“啊?就这?

饶泽不禁脱口而出,他觉得莫承安简单粗暴的解决方式实在是有些欠妥。

“不然呢?眼下你也不知道他之后打算怎么对付你,所以在那之前,你除了静观其变还能如何?

莫承安淡淡说道,他也知道自己这么说有些欠妥,此刻除了这个办法,他也想不出别的更加妥当的解决办法了。

“也是,看来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饶泽无奈叹了口气。

“殿下,我们现在算不算是一条路上的人了?

饶泽唇角一勾,含笑轻声道。

声音温柔极致,池以忍不住哆嗦了一下,感觉身上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麻烦你以后不要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这让我觉得有点恶心。

池以皱眉说道,语气里带了一抹厌恶。

饶泽闻言,眼里飞快掠过一抹玩味,随即又转瞬消散了。

“抱歉,是我逾越了。

饶泽尴尬地笑了笑。

“我很好奇,是什么让你认为我跟你是一条路上?

池以眯着眼睛打量饶泽,似乎在分析眼前这个人究竟值不值得信任。

“我现在与户部尚书结下了梁子,户部尚书又是太子的党羽,四舍五入我现在已经算是与太子那边作对,而殿下……

饶泽分析得头头是道,随后意味深长的看向池以继续说道。

“若我没记错,殿下与太子的关系并不怎么样吧?这么一算,难道我们不是一路人吗?

池以沉默片刻,然后轻蔑一笑道。

“你错了,虽然我与太子不合,但也还谈不上仇敌,所以我跟你不是一路人。

饶泽挑了挑眉,似乎是对他这个回答感到惊讶。

“唉,伤心了,有种被嫌弃的感觉。

饶泽叹了口气,一副悲凉的表情。

池以斜睨了他一眼,没再接话。

这个人好生奇怪,莫名其妙就找上来,又莫名其妙就变着法的想拉进关系,他到底要做什么?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