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蜜语小说!

首页资讯›杜筱尔卫垣《他的一抹蓝》_《他的一抹蓝》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杜筱尔卫垣《他的一抹蓝》_《他的一抹蓝》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他的一抹蓝》

云门

他的一抹蓝 卫垣 杜筱尔 现代言情

看过很多现代言情小说,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他的一抹蓝》,这是“云门”写的,人物杜筱尔卫垣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国庆,杜筱尔接了个漫展的商演。定下妆,她往朋友圈丢了张照片,社牛分子卫垣秒赞,意外嘴甜地夸了杜筱尔两句。两人皆是搞副业整兼职的一把好手,十分不吝啬地分享起各自的兼职经验,把评论区整出了一长串聊天记录。终于,为期三天的漫展落幕...

来源:fqxs   主角: 杜筱尔卫垣   时间:2023-01-11 02:01

《他的一抹蓝》小说介绍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小说《他的一抹蓝》,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杜筱尔卫垣,由大神作者“云门”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杜筱尔听了社团招新时,张茗闹出的那场风波,不由得笑出声卫垣这人呀,放商朝就是妲己,放西周就是褒姒,放在这校园里,也难逃蓝颜祸水的命不过经此一劫,杜筱尔也算是和张茗旧隙夹新嫌了,…

第8章 国庆

杜筱尔听了社团招新时,张茗闹出的那场风波,不由得笑出声。

卫垣这人呀,放商朝就是妲己,放西周就是褒姒,放在这校园里,也难逃蓝颜祸水的命。

不过经此一劫,杜筱尔也算是和张茗旧隙夹新嫌了,关系终究是好不了。

可生活中的细碎琐事终究还是比不过心中搞小钱钱的热情。

国庆,杜筱尔接了个漫展的商演。

定下妆,她往朋友圈丢了张照片,社牛分子卫垣秒赞,意外嘴甜地夸了杜筱尔两句。

两人皆是搞副业整兼职的一把好手,十分不吝啬地分享起各自的兼职经验,把评论区整出了一长串聊天记录。

终于,为期三天的漫展落幕。

熙攘人流散去,嘈杂琐碎声湮灭了大半,诺大的会展中心此刻显得有些萧条冷清了。

“你不跟我们吃顿饭再走?

一女孩手中正拿着魔杖,她与诸位凡人因得那巨大的裙撑而难以相接近,眼瞅着那一道踏着风、踩着云即将飞窜而出的身影,她伸出了一只“尔康手,喊了一嗓子。

这一嚎叫有了混音加持,在这空旷的场地里硬生生给荡出了回音,是一种别样的余音绕梁。

“不~了~再吃顿饭我就赶不上飞机啦!

杜筱尔先是一把薅下头上顶着的厚重发冠,解除了生命所不能承受之重后,脚踩八厘米细尖高跟急忙奔走着,说的话伴着脚下发出的“哒哒哒,节奏感十足。

她进了个相较隐秘些的地方,弓下腰身,一只手扯开前襟,另一只手探进胸前,一把揪出内里的胸垫,这棉质胸垫厚实且闷,塞久了有点难受。

杜筱尔解放了自己后,长吁一口气,胡乱扒拉了下假发,只顾得换上便服,再把服装道具给打包好,换下能把鞋跟当凶器使的细高跟,边跑边用打车软件约车。

她拽着行李箱,脚下拖鞋噼里啪啦作响,头顶跟长眼睛似的,一路横冲直撞竟也安全无恙抵达路边。

这姑娘此刻顶着大红色假发,气喘吁吁,额角淌出的汗让这妆容看上去糟糕了不少。

一通电话打来,她对比了下眼前车辆的车牌号,无误。

杜筱尔打开后备箱放进了行李,顺利钻进车内。

司机对这些身着奇装异服的小姑娘见怪不怪,简单交谈确认了行进方向与目的地后便不再多做打量了。

杜筱尔腿上放置着手机和一个包包,她刚喘匀气,手机就震动了一下。

屏幕亮了起来,这是来自宿舍群的消息,叶知秋发出来的

-筱筱,你明天能回来么?

杜筱尔一手拉开鼓囊囊沉甸甸的包包拉链,一手敲击屏幕作答

-可以啊。

-那你明天的课还赶得上么?吴老师的考勤方式可没那么容易混过去了诶。

叶知秋悉心问候着,正窝在宿舍里自己买的转椅上,一只脚撇在地上借力转着椅子,手上还拿着杯奶茶,惬意的很。

-按理说,没问题的。

杜筱尔一边在包里翻找着东西,一边给回了消息。

-这货又要压榨你这免费劳动力咯!

余庭婷也冒出来发言了。

叶知秋是个性子活泛爱闹腾的家伙,余庭婷是个沉迷虚拟世界不能自拔的宅女,杜筱尔则是个大忙人,三人的兴趣爱好没多少交集,相处起来却意外的和谐。

-读书人的事,怎么能算压榨,是团结友爱、互助和谐!

叶知秋飞速点着手机屏幕驳斥道。

-再说了,我们家筱筱那可是实打实的人美心善!

她直起腰身,放下手中奶茶,面对半路杀出来拆台的徐庭婷毫不怯场。

杜筱尔的化妆技术称不上出神入化,但远远强于叶知秋此类手残少女。

明天叶知秋的男朋友要来看望她,急需杜筱尔那双生花妙手来添增点颜色。

-你姐姐我也是妙手生花来着,要不试试

-【坏笑.jpg】

徐庭婷瞎凑合着,硬是要上赶着调戏一把。

-去你的,你是辣手摧花还差不多!

……

杜筱尔正小心翼翼地抹着卸妆油,浓厚的妆容褪去,她原本的面容展露。

这模样与她cos的霸气御姐相当不搭,她定妆前有刷过其他人的仿妆视频,但并没有一昧简单地进行生搬硬套,而是对着镜子端详了许久,拿着个小本子写写画画了好一会。

她cos的角色是尖下巴,眼睛不大但狭长,眼神锐利带着锋芒,端的正是君临天下睥睨群雄的霸气外泄之风。

可杜筱尔本人是鹅蛋脸,一双杏眼溜圆且大,鼻梁笔直鼻头小巧,两腮还隐隐带着点婴儿肥。

为了努力维持角色人设,她还得僵着脸扮出一副天大地大老子最大的表情,着实难熬。

司机专心于道路上,透过后视镜瞥了眼后头这姑娘摆弄着东西,倒腾自己那张脸,只默默在心里吐槽了句“小姑娘挺臭美,倒也没太留意。

到达目的地,司机转身一瞅杜筱尔,明显一愣,傻眼了。

先前那风风火火一脸狼狈的疯婆娘宛如来了场夺舍。

杜筱尔老早就收拾好了一口袋瓶瓶罐罐,莞尔一笑,无视古怪眼神,道了谢下了车。

这几天从早上起床开始她就忙个不停,活成了个陀螺,到处忙活。

刚在车上她就有点晕车,胃部不大舒服,而现在杜筱尔疲态毕露,耸拉着眼皮,丧着一张脸,脚步都沉重了些。

她时间观念挺强,预留了很长一段时间以防堵车等意外发生,只是这次路程平顺得过了头,往外一看,天都还没黑,还有好几个小时要等。

打开手机,宿舍里这两活宝还在聊着天,只是话题越聊越偏,早就歪到了八百里之外了。

她刷着手机,给微信备注是“我家太后的那位发了几张漫展上的照片,说了几句俏皮话,嘴角挂着淡笑。

上了飞机,杜筱尔蜗居于不能舒展四肢的座位上,扭动了几下身子调整了个相较舒服点的姿势,轻车熟路安置好自己。

下了飞机,她瞅了瞅屏幕上显示的打车费用,打消了打车的念头,坐着最早一班的地铁,倚靠在角落里,懒洋洋地打着哈欠,强撑着胶着难分的上下眼皮。

从地铁转到公交,天光渐亮到阳光明媚,她也清醒了不少。

那咸蛋黄似的朝阳毫不吝啬抛洒光亮,校园外头那迎着朝阳的道路上大老远就堵上了。

私家车的普及速度有如涨潮的钱塘江,这不,车位难寻啊。

她目的地明确地往宿舍楼的方向走去,身侧穿行的尽是些返校的同学。

从面部皮肤的深浅颜色,杜筱尔大致能判定出眼前人员的年纪。

“同学,需要帮忙提行李吗?

一个壮实正憨笑着的小伙子大步赶了上来,红着脸憋着气,发话了。

“谢谢,不需要

杜筱尔笑着,道了谢。

“呃……

这男生目光有些闪烁,张了张嘴,欲言又止,眼见着杜筱尔拔腿要溜,一鼓作气

“那能要个联系方式吗?

杜筱尔“……

气氛有一丝微妙,幸而周围人多,闹哄哄的,削减了这对话之中的尴尬之气。

“呃……我不喜欢胸比我大的男生,抱歉。

杜筱尔来回打量着这动作不甚自然、面红耳赤之人,瞎扯了句胡话。

正说着呢,她还伸出一只手,在胸前比划了两下。

她一心钻进了钱眼里,自然而然将这群狂蜂浪蝶视作烂桃花,懒得多施予一个眼神。

那膀大腰圆的男生显然是没回过劲儿来,兀自怔愣了会儿,旋即不受控制地低垂下了头颅,审视起自己的那一对奶子。

待到他正欲两厢对比一番时,杜筱尔只绕道而去,徒留一声

“借过。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