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蜜语小说!

首页资讯›《替嫁萌妻超甜的》厉漠西赵南茜免费完本小说在线阅读_《替嫁萌妻超甜的》厉漠西赵南茜免费小说

《替嫁萌妻超甜的》厉漠西赵南茜免费完本小说在线阅读_《替嫁萌妻超甜的》厉漠西赵南茜免费小说

《替嫁萌妻超甜的》

敲罗打节

厉漠西 小说推荐 赵南茜

热门网文大神“敲罗打节”的新书《替嫁萌妻超甜的》墙裂推荐给大家阅读。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偏厅的动静吸引了大家的目光,我瞥见手里的水果刀,心生一计,心一横,一不做二不休在手指上划了一刀,血顷刻冒出来。“嘶!”我故意痛呼出声。小米回头看见,哎呀一声:“二婶婶,你手流血了。”厉漠西的目光也跟着看过来,我捏着出血的手指,笑了笑:“没事,小伤口而已……”话未完,厉漠西握住我的手便拉着我就朝楼上走...

来源:wyy   主角: 厉漠西赵南茜   时间:2023-01-11 15:51

《替嫁萌妻超甜的》小说介绍

最具实力派作家“敲罗打节”又一新作《替嫁萌妻超甜的》,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厉漠西赵南茜,小说简介:当晚,厉漠西并没有住家里,而接下来几天,又是没有人影,曾丽多次向我打听厉漠西什么时候回来,若不是张嫂在一旁提醒她,怕是真不把我这个‘正牌夫人’放眼里了虽然厉漠西让我死了这条心,但…

第3章:厉漠西起疑了

怎么办?怎么办?我紧张的手心冒了汗。

正在这时,偏厅里忽然传出一声巨响,噼里啪啦。

佣人惊呼“怎么笨手笨脚的,这些茶杯可都是限量版的啊,贵着叻。

原来是新来的保姆打碎了厉老夫人最喜欢的一套茶具。

偏厅的动静吸引了大家的目光,我瞥见手里的水果刀,心生一计,心一横,一不做二不休在手指上划了一刀,血顷刻冒出来。

“嘶!我故意痛呼出声。

小米回头看见,哎呀一声“二婶婶,你手流血了。

厉漠西的目光也跟着看过来,我捏着出血的手指,笑了笑“没事,小伤口而已……

话未完,厉漠西握住我的手便拉着我就朝楼上走,我有点懵,就见他从柜子里拿出急救箱。

“老公,小伤而已,用不着……

厉漠西一个淡淡的眼神看过来,我立马闭了嘴。看着他用双氧水冲洗伤口,消毒,再用纱布包好。

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

厉漠西的动作很温柔,很轻,明明冷的像块冰,一脸凛冽的表情情,但这跟他刚才的行为却丝毫不觉得违和。

包扎好后,他抓着我的手,意味深长地看着我“看来今晚是没法听你弹琴了。

我总觉得他话里有话。

那双鹰隼般的眸子就像夜里的鹰,锐利,直抵人心。

我垂下眸子,正要说什么,厉漠西又补了一句“没关系,来日方长。

这是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的节奏。

我背脊一阵发凉,难道厉漠西发现了端倪?

因为厉漠西的一句话,我连晚饭都吃的毫无滋味,吃了晚饭后,厉老夫人提出让我们留宿老宅。

这短短几个小时就够让人胆战心惊,若是留下来,说不定还会出什么状况。

幸好,厉漠西开口拒绝了“不用了,我跟南茜回梨园住。

我暗中舒了一口气。

与厉家人告别,我跟厉漠西上了车,餐桌上厉漠西喝了点酒,脸色微红,一上车就闭眼休息了。

这正合我意。

我却不敢睡,闭眼假寐,保持高度警惕。

车内安静了很久,我忽然想睁开眼睛,看看厉漠西在做什么,一回头,厉漠西那张俊逸的五官放大在我眼前,吓得我一个激灵坐直了。

“老……老公……怎么了?我舌头有些打结。

厉漠西瞄了一眼我的耳后,云淡风轻的丢出一枚炸弹“耳后的红痣挺好看的。

这话直接吓得我脸色惨白,因为赵南茜耳后就没有红痣,而我有。

厉漠西与赵南茜是夫妻,坦诚相见,身上哪里没见过?

迎上厉漠西幽深的眸子,我强压着恐惧,面上不动声色的笑着说“这是点的假痣,老公若是喜欢,我改天多去点几颗。

“不用,这样就挺好。

厉漠西说了这么一句话后,又闭目养神。

我不知厉漠西到底有没有怀疑,他没有再追问,这让我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回到梨园,我本还担心晚上要怎么应付过去,厉漠西却径直进了另一间卧室。

我下楼倒了杯水,正准备回房间的时候却偷听到佣人们在议论。

新来的保姆八卦道“我刚才看到先生回了自己的卧室,少夫人都生了这么长时间了,两人竟然还分房睡。

“这有什么稀奇的,少夫人嫁过来,两个人就一直分房睡。

“一直分房睡?不会吧,外界传闻两个人感情很好啊,那小小姐……是怎么来的?

“少夫人是带着肚子嫁进来的,两人婚后,少夫人多次想要去先生的卧室,你猜怎么着?都被赶出来了。

分房睡?

那昨晚上厉漠西怎么跑我房间来了?

还有,赵南茜当初是怀着孩子嫁进厉家,这怎么可能。

我带着满肚子的疑惑,我回了房间,实在太困了,身子沾床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翌日。

我起床的时候才知道,厉漠西又出差了,接下来几天都没有见到人。

没有厉漠西在,我放松了不少。

多做‘赵南茜’一天,就多一份危险。

关于当年坠崖一事,网上一点资料也没有,显然是被人刻意抹去。

我自然也不敢轻易打听,只能拿着厉漠西给的银行卡找了私家侦探,帮忙打听当年坠崖一事,还有赵南茜又是怎么瞒天过海,让我变成了一个‘死人’。

事情过去了几天,私家侦探那边还没有消息,我的母亲陈淑琴倒是找上门来了。

我二十岁才回到赵家,在赵家待了不过就一年,对于这位亲生母亲,我也没有多少感情。

可赵南茜不一样。

陈淑琴可是将赵南茜捧在手心里宠。

陈淑琴一见到我,一副母女情深的样子,拉着我的手嘘寒问暖“茜茜,你怎么都瘦了,怎么也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

我一时有些不习惯被这样宠爱,可是现在还不能露馅,我只能学着她的做派,甩开陈淑琴的手,自己抱了个抱枕坐在她对面,用赵南茜的语气,不耐烦地说“妈,你怎么来了。

因为是‘赵南茜’,哪怕我不恭敬,陈淑琴也不会生气,反而更加疼爱。

“你这孩子,妈这是想你了,来看看你啊。陈淑琴将佣人都遣走,坐在我旁边,忽然表情严肃的说“茜茜,我听说最近有人在打听当年南熙坠崖一事,当年也没找到尸体,你说南熙会不会……还活着?

陈淑琴的话让我脑袋一轰。

当年不是找到了‘尸体’吗?

为什么陈淑琴说没有找到?

难道陈淑琴知道那具尸体并不是我?

如果这样,那赵家为什么会确认?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