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蜜语小说!

首页资讯›时吟顾寒迟(时吟顾寒迟)_时吟顾寒迟热门小说

时吟顾寒迟(时吟顾寒迟)_时吟顾寒迟热门小说

《时吟顾寒迟》

番茄锅里没有番茄

时吟 时吟顾寒迟 现代言情 顾寒迟

现代言情小说《时吟顾寒迟》的作者是“番茄锅里没有番茄”。其中精彩内容是:余物就进来了。男人没有过多的情绪,只是拧眉说了一句:“不见。”“她说你不见她,她就不走。”“那就让她站在院子里跟木头桩子做好朋友,”顾寒迟说完,拿上睡衣进了浴室...

来源:hyj   主角: 时吟顾寒迟   时间:2023-01-11 16:57

《时吟顾寒迟》小说介绍

小说《时吟顾寒迟》是作者“番茄锅里没有番茄”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时吟顾寒迟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没事儿,大姨妈,怎么了?”门外,顾寒迟本是准备乘电梯下楼,听到汪阮的这声惊呼脚步顿了一下本来是想进去关心一番的,可一听到时吟这句大姨妈,火气瞬间又起来了来着大姨妈骗他怀孕了?还真是…

第18章

“顾董,贺蜜来了。

顾寒迟这晚回了奚为苑。

自打三年前时吟离开顾夫人逼婚开始他就很少回去了。

别墅里,顾寒迟刚将身上的西装外套脱下来。

余物就进来了。

男人没有过多的情绪,只是拧眉说了一句“不见。

“她说你不见她,她就不走。

“那就让她站在院子里跟木头桩子做好朋友,顾寒迟说完,拿上睡衣进了浴室。

洗完澡下楼时,见佣人将别墅里的窗帘都拉上了。

奚为苑是顾董早几年就建成的别苑,别苑依湖而建,内里景观极为壮观,放眼望去,庄园前是一眼望不到头的草坪,庄园后是树林,以及潺潺流水的河流。

私密性极高。

当初建造这座别院时,众人不禁感叹有钱人的世界真的好。

首都有一条湖,但凡是依湖而建的楼盘都价格昂贵。

户型稍微好一点的楼盘更是喊出了天价。

而顾寒迟,却花大手笔建了栋庄园。

这栋庄园,时吟还在的时候就开始建。

四年才落成。

且落成之后,从未宴请宾客。

一时间弄得大家都对这栋别苑产生了好奇之心。

有人说顾董是为了金屋藏娇才建的这座别苑。

毕竟,这栋别苑的名字跟时吟有着关联。

“让你查的事情查得怎么样了?

“还没查到,三年前时秘书被谁带走的至今一点头绪都没有。

“时家人除了时董在掌控着公司之外,其余人都在各行各业,且据说,本事都还挺大。

“跟孙君卓说,往后但凡是跟时家的合作都由我来。

余物一惊,老板这架势是要把人追回来?

难道对时秘书是真爱?

“查到那天晚上时吟身边的人是谁了吗?

“还没有,余物心惊胆战的开口,生怕自己的饭碗不保。

顾寒迟闻言,缓缓转过头,死亡凝视余物“你是不是想换老板了?

余物吓得一抖“我继续查,坚决不放弃。

…….

“贺小姐,回去吧!

文兰望着站在院子里的贺蜜,有些不忍心,毕竟自家先生现在是不会抽空出来见她的。

贺蜜不管怎么说好歹也算是豪门世家中的顶流。

站在一个男人家门前,确实是不太妥当。

“文管家,麻烦你进去跟顾先生说声,我不耽误他太多时间。

“贺小姐站在院子里没什么事儿,可要是被记者拍了,到时候贺家的脸面往哪儿搁啊?文兰苦口婆心地劝着。

奚为苑门口每天不知道有多少人徘徊,从未出校门的大学生到豪门世家小姐,有时候连高中生都在门口停驻不走,就是为了找顾先生。

何必呢!

贺蜜有片刻的松动,文兰又开口了“我要是你父母我肯定不希望你这样。

“那是谁?贺蜜?奚为苑所在的地方是整个首都的富人区,有人开车路过时,就看见贺蜜站在奚为苑的门口。

随手拍了张照片。

“怎么?连正牌未婚妻都进不去奚为苑吗?当初可是有人说顾董的奚为苑就是为了贺蜜建的。

“打脸了吧!这句话也不知道当初是谁传出来的,现在好了?

“我要是贺蜜我绝对无地自容。

“可不是吗!

“当初自己信誓旦旦地说奚为苑就是为了她建的,还说什么是婚房,现在不是打脸了吗?我就喜欢看这些装逼的世家小姐被打脸,都跟时吟学学,什么叫藏拙。

“是大佬也假装不是。

贺蜜站在奚为苑门口还没来得及进去,贺海的电话就过来了,怒喝声响起“你给我回来,丢人丢到顾家门口去了?当初就说了让你放弃,你不听,死活要当什么顾夫人,现在好了?

“早就应该及时止损。

“回来。

……..

“看、贺蜜还真是情真意切啊,这都快十二点了,穿着一身礼服站在奚为苑门口连门都没进去。

“真有意思。

尹喻的微信消息来得比较及时。

时吟正准备睡觉就有消息弹出来了。

“奚为苑?

“是啊,奚为苑,你不是知道顾董建了座园子?只不过命名的时候你离开了。

尹喻说着想起什么,在网上截了个图。

是一首诗。

这首诗还是时吟名字的由来。

【时吟】

骐骥壮时,千里莫追。

及其衰也,驽马先之。

时与事会,谈笑指挥。

时移事去,虽死奚为。

而奚为苑取自这首诗的最后两个字。

“姐妹、不会是为你建的吧?

时吟看着这首诗,心里一抖。

顾寒迟要是真的愿意为她建一座奚为苑,当初也不会看着自己被欺负了。

“洗洗睡吧!梦里什么都有。

幻想什么不好,竟然幻想一个男人爱自己。

简直就是可笑。

第二天,时吟刚到公司,还没来得及进去。

就来了。

“贺家人来了。

“带去会客室。

时吟刚一进去办公室,贺湉就迫不及待地冲进来了,还没等她把东西放下。

“时吟,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还要问问贺小姐到底是什么意思,这么冒冒失失地冲进来,你还以为这间办公室的主人是韩历呢?

“韩历在博兴集团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他待在这个位置上给你们时家打下那么多的江山,你们就是这么对待功臣的?

“功臣?时吟从包里拿出文件哐当一声丢到贺湉跟前。

“什么功臣?韩历的年薪是多少,你买个包多少钱自己心里没数吗?即便是有分红,分红能让你在首都买别墅?贺湉,我说你可怜你还想反驳?你跟韩历结婚,三年抱两,你在家生小孩带小孩把自己熬成了黄脸婆,韩历在外面包养女大学生,包养小三小四,给外面的女人动辄买包买车,哪儿来的钱?

“拿我时家的钱去包养女人?

“到头来你还跟我说无辜?你也是能耐啊,我当初给顾寒迟当秘书的时候就听过你的壮举,全家人都不同意你跟他结婚,你一头热非得撞上去,说什么潜力股,什么潜力股?偷窃、出轨,包养小三的潜力股吗?

贺湉被时吟这几句话刺激的脑子已经蒙圈了,她伸手,猛地抄起桌面上 的烟灰缸向着时吟砸去“你闭嘴。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