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蜜语小说!

首页资讯›陈叶陈叶《陈叶赌石小说》最新章节阅读_(陈叶赌石小说)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陈叶陈叶《陈叶赌石小说》最新章节阅读_(陈叶赌石小说)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陈叶赌石小说》

陈狗蛋

都市小说 陈叶 陈叶赌石小说

经典热门小说《陈叶赌石小说》是大神级网文作者“陈狗蛋”的代表作。小说精彩内容概述:”一个穿着花格子衬衫的男人,狠狠一脚踹在另外一个男人身上,地上全是血,垃圾桶都是四仰八翻的。没几秒钟,其他人也跟了上去,每个人一脚,狠狠踹在男人肚子上。地上全是血。掉的都是牙...

来源:hyj   主角: 陈叶陈叶   时间:2023-01-11 17:29

《陈叶赌石小说》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陈叶赌石小说》是作者“陈狗蛋”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陈叶陈叶,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和刘哥之前,没有任何沟通这件事今天这事,多一个人知道,气氛就不对了不过,刘哥很配合我准确的说,我了解刘哥在想什么如果不卖给寸爷那是得罪万花楼这个腾冲,都是万花楼的生意…

第17章

顺着血迹,慢慢往巷子里找。

很快就能听到一阵打闹的声音。

“跑啊。

“你不是很能跑吗?

“妈的。

一个穿着花格子衬衫的男人,狠狠一脚踹在另外一个男人身上,地上全是血,垃圾桶都是四仰八翻的。

没几秒钟,其他人也跟了上去,每个人一脚,狠狠踹在男人肚子上。

地上全是血。

掉的都是牙。

那场面,和刘哥当时去我们镇子上救我不是一个级别的。

他们的眼神告诉我,他们要杀人。

要弄死面前这个人。

打闹声中,几个人也很快发现巷子里的小电驴。

他们回头过来,眼神里带着几分杀气。

这个行当,见到的人,都是同罪。

“小子,好看吗?其中一个左臂上纹了身的男人,抽起来一根铁棍,朝我走来。

我清楚的看到,他纹的是一只黑色老虎,下山虎。

此刻,黑色的老虎上,带着鲜血。

他眼神凶厉得,像是阎王。

“哥,这是怎么回事?我忙问道。

对方把铁棍放在我头上,问我“想知道吗?我这一棍子下来,阎王会告诉你。

我草。

站在他面前,我能感觉到他身上的气势。

稍有不慎。

他是真可能杀了我。

“哥,这是我朋友。

“我认识他。

我指着躺在血泊中的那人,很纠结。

我的确认识他。

当初,我们一行五个人从缅北回来。

秦姐和我是其中之一。

面前的男人,是另外一个。

从缅北到境内,我和他一句话没说,但他救过我一命。

要不是他,我上不了缅北回来国内的车。

“你认识他?纹身男来了兴致。

我点已经说出口,开弓没有回头箭。

“他是我朋友。

“好说。

纹身男听到这话,二话不说,闷头就给我一棍子。

嗡嗡。

我脑海一声闷响,热流从头上流出来。

是血。

鲜红的血。

我咬着牙,吼道“你他妈干什么?现在是法治社会,有棍子了不起?

听到我的声音,小白也急忙从身后过来。

她一把拽着我,像是母鸡护小鸡一样,拦在我面前,让我小声点。

然后赔笑着说“哥,几个大哥,对不起。我老公他不懂事,我给你道个歉。这是红包,请你们唱歌的。

几个人没动。

他们盯着小白。

小白也有些怕,她比我清楚腾冲的规矩,有时候不管在哪个城市,总有那么一批人,白天你可以骂他,晚上你就得躲着他。

见几个人没动,小白挤出来笑容,嗲声说“哥哥们,给我面子呗,我们是刘一手的人。

我以为,提出来刘哥,他们会给面子。

但没想到的是。

纹身男骂了一声,怒气值顿时上来了。

周围的几个男人,也不约而同的走上来。

几个人轮流把我和小白绑了起来。

也不问我们任何,撕下来小白的丝袜,把我们的嘴堵上,然后套了一个麻袋。

等我再次睁开眼,是在龙川江上。

江面狂风呼啸,风是暖的,心是凉的。

在我面前,有八把椅子,坐着七个人,每把椅子上的人,要么穿着名牌西装,要么穿着高档休闲服,牌子我这辈子都没见过。

他们面若龙虎,不怒自威。

而刘哥,站在八仙椅正中央。

再扫一眼周围的环境,我这才发现是在一艘采砂船上。

采砂船很大,但绝对不是用来吊起石料的船。

不因为别的,船上这些老板遭不了这个罪。

如果不是捞石头,那就还有一种可能。

这船,是来做掉人的。

“刘哥,你怎么在?我睁开眼,忙问刘哥。

刘哥面色很不好。

他看了我一眼,想说什么又没说。

“叶子,这几位都是昨晚买石料的大老板。我给你说,接下来的事,不管他们问你什么,你都要老实回答。

“我刘一手的兄弟,敢作敢当。哪怕是错了,下辈子都是好汉。

刘哥的话,我明白了。

我要是答错了,可能被扔下去喂鱼。

难怪要在采砂船上。

如果我被扔下去,他们还能等我死了,把我捞上来。

以前县城里,不时有爆出来,采砂船捞起爱游泳的叛逆青年,而且都是生前水性很好的。

现在想想,真他妈的。

谁知道是不是叛逆青年,还是被做掉的。

刘哥没让我一人做事一人当,但他说话的时候看了看小白。

我明白。

这件事不小。

不要连累小白。

刘哥说完,回头对其他几个老板说“哥几个,走着,问吧。他叫陈叶,是我几天前结交的兄弟。但我这个人吧,就是这样,只好喝了歃血酒,几天的兄弟都是兄弟,家门口的狗我都护是不假。但如果他违反规矩,我第一个不放过他。

穿着一身青衫的老板,对刘哥说“刘一手,去岸边钓会鱼。

他想支开刘哥。

如果刘哥被他支开,我完蛋的几率极大。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我有些慌,心想难道这些老板已经知道,我昨晚让刘哥买那车货是一车偷渡的货?

“我没那性子。刘哥站在船头上,从钱包里掏出一张冥币,点了点烟。

青衫老板横着脸“你别给脸不要脸。

刘哥的眼神更狠“给脸不要脸?

一句话,我看到光头哥几个人,已经蓄势待发。

其他几个老板身边的人,也横眉怒齿。

另外一个穿着休闲装的老板,摆摆手说“姜青山,急眼什么,大家都是来混饭吃的,就当给刘一手一个面子。

姜青山骂了一句,说“刘一手,就当给你老爷子面子,妈的。

刘哥弹了弹烟灰,问我。

“旁边那人,你认识吗?说实话。

我回头去看着左边麻袋套着的李军。

他头上,全都是血。

有一条明显的裂口。

再不就就医,估计活不过明天。

小白在旁边用小手,勾了勾我。

我明白她的意思,让我说不认识。

我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但我大概已经猜到一些。

“认识。我说的,全都是实话。

姜青山听到这话,站起来说“等什么,妈的,喂鱼。

“刘一手,这就是你认的兄弟!你真给你爹在腾冲丢脸,烂泥扶不上墙。

“昨晚的事就我们几个老板知道,其他人根本进不去也不知道昨晚要交易,不是他俩泄露的是谁。

刘哥的脸,都是绿的。

别提多难看。

几个人上来,就要把我扔进河里。

小白在一旁,嘴里含着丝袜,却不停的呜呜呜的。

她是在求刘哥救我。

我没求刘哥,我知道我没做错过任何一件事。

死,也是冤死。

几个大汉提着我,我看到刘哥紧紧拽了拽拳头。

紧跟着,光头哥和其他几个人,眼神也变得凶厉了起来。

不管是出于利益,还是真把我当兄弟,他们并不准备放弃我。

“等等。我被提到采砂船边上,正好扔下去喂鱼的时候,回头问姜青山“姜老板,一人做事一人当,我不给刘哥讨麻烦。

“人即将死,其言也善。我想给你说两件事。

姜老板翘着二郎腿,说“什么事。

我说“小白是无辜的,你们别弄她。

姜老板笑了笑,说“那不会,她是女人,待遇不一样。不过你死了,她非要爬到我床上来伺候我,我总不能拒绝吧?不然,别人还说我不行,哈哈。

妈的。

姜老板看小白的眼神,色眯眯的。

我咬着牙又说“另外一个,我都要死了,你直接告诉我为什么事行吗?

姜老板一听,眼神更狠“小子,还以为你真是好汉。死到临头,你还在装?就是这小子,昨晚,我们看到他在树林外晃荡,一定是他报的警。

“你才来腾冲,又和他认识,你俩不是一伙的是什么。

“昨晚,我们几个老板损失的不止是钱,还有……整个腾冲玉石行业的规矩,排面!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