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蜜语小说!

首页资讯›全能大佬:四爷权宠娇妻(盛安宁盛梦月)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全能大佬:四爷权宠娇妻)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全能大佬:四爷权宠娇妻(盛安宁盛梦月)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全能大佬:四爷权宠娇妻)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全能大佬:四爷权宠娇妻》

盛安宁

小说推荐 盛安宁 盛梦月

强烈推荐热门小说推荐小说《全能大佬:四爷权宠娇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盛安宁”。小说无错版梗概:盛安宁推门进去,果然看到盛梦月坐在里面的凳子上,圆桌上还放在两杯红酒。盛梦月端起其中一杯红酒递给盛安宁,“边喝边聊。”盛安宁瞥了一眼:“我不喝酒。”“盛安宁,你连喝酒的面子都不给我,还想我告诉你陆家的秘密?”盛梦月大有一副盛安宁不喝,她就不会继续往下说的意思...

来源:出品文学   主角: 盛安宁盛梦月   时间:2023-01-11 19:15

《全能大佬:四爷权宠娇妻》小说介绍

以盛安宁盛梦月为主角的小说推荐小说《全能大佬:四爷权宠娇妻》,是由网文大神“盛安宁”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任星宇站在二楼,将一楼宾客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他一眼看到了人群里穿得一身低调黑的女人即使她已经想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但架不住那一身出众的气质吸人,举手投足都能让人…

全能大佬:四爷权宠娇妻全文第20章

晚,八点整。

陆家大宅里是一片寂静森然。

盛安宁穿过抄手走廊和两道垂花门到了西苑。

西苑全是客房,只有其中一间亮着灯的屋子格外显眼。

盛安宁推门进去,果然看到盛梦月坐在里面的凳子上,圆桌上还放在两杯红酒。

盛梦月端起其中一杯红酒递给盛安宁,“边喝边聊。

盛安宁瞥了一眼“我不喝酒。

“盛安宁,你连喝酒的面子都不给我,还想我告诉你陆家的秘密?盛梦月大有一副盛安宁不喝,她就不会继续往下说的意思。

盛安宁垂眸掩盖住眼底嘲弄。

盛梦月比她想象的更沉不住气,这不是摆明了这酒有问题么?

盛安宁接过酒杯,正要喝,突然一顿,看着门外的方向“外面好像有人。

盛梦月大惊,立刻放下酒杯快步出去查看。

她拿着陆家秘辛说事的事情可不能被其他人听见!

盛安宁趁机快速将两杯酒的位置对调。

“外面没人。盛梦月怀疑的看着盛安宁。

“可能是我看错了。盛安宁说,“这酒,你先喝,我再喝。

盛梦月嘲讽的笑了声,端起属于自己的那杯酒喝了几口。

她又不会在属于自己的酒杯里下药。

“现在可以说了?盛安宁抿了两口红酒。

“盛安宁,你怎么这么蠢?我说我知道你就相信?你也别怨我,只怪你自己犯贱!你活该!

话音未落,盛梦月已经快速跑出房间,火速从外面落了锁。

现在等盛安宁药性发作,到时就有好戏看了!

屋内。

安静下来,隐约听到屏风后传来呼噜声。

盛安宁心头一惊,猫着腰悄声走过去。

屏风后的大床上,赫然躺着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男人!

那男人睡得很熟,打着鼾,浑身酒气,是陆家旁支的一个主事人。

盛梦月把她和一个喝了酒的男人关在一个房间,还给她下药。

如果她真和这个男人发生了什么,那就是给陆时勋戴绿帽,陆时勋乃至陆家都不会放过她。她很快就会成为世人眼中的荡1妇,成为众矢之的。

盛梦月真是打了个好算盘!

门打不开,盛安宁推开窗。

窗外是一片两三百平的池塘。

盛梦月选中这间屋子就是确定了窗户之外没有路可走。

没有路,不可以游么?

盛安宁毫不犹豫的跳入湖中。

“噗通一声,转瞬消失在黑夜里。

盛安宁选了离陆时勋屋子最近的位置上岸。

全身湿漉漉的让她不舒服,她打开房门直奔浴室打算洗澡。

谁知门一开——

盛安宁惊得瞪大眼,脑子里一片空白,一时间忘记了反应。

白色水雾腾腾之中,她平视着恰好看到男人肌理分明的紧实胸膛,目光不自觉的慢慢往下,八块腹肌,性感的人鱼线,再往下……

“看够了么?

男人冰凌般的声音响起的同时,一张灰色毛巾砸过来恰好将盛安宁都头盖住了眼。

盛安宁猛地回过神来,迟钝的眨了眨眼,浓密的长睫毛刷到毛巾上传来酥麻感,脑海里依旧浮现着刚才看到的那一幕。

啊……那啥和身高,好像真的有正向关系。

……应该不会长针眼吧?

“是你自己洗澡不锁门。盛安宁反应过来,小声嘟囔。

说话的声音镇定,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心跳在不受控制的加速。

下一秒,眼前再次一亮,陆时勋的腰际已经围着一条浴巾,挡住了重点部位。

只是那男人的脸阴沉得吓人,宛如无声的威胁,仿佛她再顶嘴一句,他就会把她给丢出去。

盛安宁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我刚才没乱看。

这女人当他是眼瞎?

盛安宁感觉到陆时勋凉飕飕的眼神,低头望着地砖上的印花,琢磨着能不能补救一下,头顶却突然传来男人的声音。

“你是陆太太,自然不是乱看。

盛安宁感觉男人走近了一步。

她感觉到危险,下意识的想往后退。

可没来得及,手腕已经被男人一把扣住。

男性体温比女性高,她感觉到灼热的温度从手腕脆弱的皮肤传来。

格外的烫人。

“陆时——!

她的话没说话,她的手掌已经落到男人腰际的浴巾上,无名指和中指的指腹甚至触碰到男人的腹肌。

指尖的触感格外敏感,盛安宁能清晰地感觉到男人富有力量的肌肉纹理和灼人的体温。

盛安宁神经一凛,宛如被踩到尾巴的猫。

她想甩开手,手腕却被对方牢牢的扣着根本挣脱不开!

“陆太太不仅能看,还能摸。陆时勋看到盛安宁跟受了惊似的小动物一样睁圆了一双鹿眼。

澄澈干净,眼底的惊慌失措一览无余。

啧,他还以为她真的那么淡定。

“不摸不摸!

谁要摸你啊!

盛安宁的脑袋跟拨浪鼓似的摇,“你、你快放开我!

她使劲挣扎,却不料脚下一划——

“啊——!

她一头撞向了一睹肉墙,为了维持身体平衡,双手下意识的找着力点,一手攀着男人宽阔的肩,一手抓住男人的大臂。

那肌肤上还有没擦干的水珠。

两人面对面身体紧贴,盛安宁甚至能清晰的感觉到他身体正面的各个部分……

“摸够了?

男人跟个柱子似的站着,从头到尾没有动手扶她的意思,盛安宁不用抬头看都能想象出陆时勋的黑脸和嫌弃的眼神。

“还想摸多久?陆时勋的声音听起来更加不耐烦。

盛安宁在心里骂了句脏话,想找个地缝原地钻进去。

她触电般尴尬的收了手,在一边站稳“你是叫、叫我摸的。

如果不是声细如蚊,还有些结巴,会显得更理直气壮。

陆时勋垂眸,看到那个故作镇定偏头看向别处的脑袋的耳垂,泛着如滴血的红。

他饶有兴趣的眉梢轻佻。

她害羞了。

陆时勋收回目光,将她这湿漉漉的模样上下一打量,嫌弃的说“把你自己收拾干净。脏。

说完就走出浴室。

盛安宁反手锁了浴室门,背着墙壁仰面朝天,绝望的叹了口气。

她为什么要直奔浴室?

就算进浴室,为什么不敲一敲门?

盛安宁好不容易把自己洗干净,临到穿衣服的时候发现了更绝望的事情——

她没带换洗衣服!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