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蜜语小说!

首页资讯›佟言周南川(佟言周南川)完结版免费阅读_佟言周南川全文免费阅读

佟言周南川(佟言周南川)完结版免费阅读_佟言周南川全文免费阅读

《佟言周南川》

佟言

佟言 周南川 小说推荐

小说推荐小说《佟言周南川》的作者是“佟言”。其中精彩内容是:”“好。”电话挂断,佟言迅速套了件卫衣,慌忙中她竟然不知道自己该穿什么见他,现在的样子说有多狼狈就有多狼狈。拎了件休闲的长款外套,她拉上了拉链。门嘎吱一响,周南川站在门边,眼神淡淡打量她一番,“要出门?”“嗯...

来源:cpwx   主角: 佟言周南川   时间:2023-01-11 19:19

《佟言周南川》小说介绍

佟言周南川是小说推荐小说《佟言周南川》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佟言”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若不是大人说,小孩子哪里知道那么多,周南川将顾濛抱起来,“舅妈没有欺负舅舅,她肚子里还有小宝宝,你不能欺负她”“可是她欺负舅舅”“她没有欺负舅舅,是舅舅欺负她了”“可是妈妈…

妄情全文第6章子分第1章

周南川干的,他昨天碰了她手机。

“无耻……

她拉出来拨过去,那头很快接了,“阿言。

佟言听不得他的声音,一听就想哭,就好像本来可以忍受委屈,可一有人来安慰,就会忍不住。

“在哪?

“你在哪?

两人几乎异口同声,佟言控制住自己的语气,“开位置共享。

“好。

电话挂断,佟言迅速套了件卫衣,慌忙中她竟然不知道自己该穿什么见他,现在的样子说有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拎了件休闲的长款外套,她拉上了拉链。

门嘎吱一响,周南川站在门边,眼神淡淡打量她一番,“要出门?

“嗯。

“回去拿东西?

“不。多余的一个字都不想跟他说。

男人将门关上,“我等会儿要出门,你去哪我送你。

“谢谢,我自己去。

他将买好的早点放在桌上,“还没凉,你看看哪样合你的口味。

“谢谢。

两人几乎没话说,佟言也不再尝试与他谈判。

“川哥!

“嗯,来了……

自觉没趣,周南川走了,佟言看了一眼手机,那边的箭头正在向她靠近,她慌乱穿好鞋子,快步的离开了铁皮屋。

如果她没记错,穿过果园有一条更近的路,不用走小路,她尝试着走过去,发现人很多,可那箭头越来越近,秦风如果过来了怎么办。

她硬着头皮在几个帮工和周南川的注视下穿过了果园,走得越来越远,听不到声音。

周南川看了几秒钟,转头回到铁皮屋,桌上原封不动摆着他让人买的早点。

佟言离开了园子走得特别快,几乎是小跑的,大口喘气,在交叉路口看到了秦风。

比起上次见面时,他更单薄些,白色干净的毛衣,黑色的外套,背上跨着一只休息的双肩包,看到她时加快了脚步。

那是他日思夜想的人。

佟言面色苍白,素面朝天,比以往憔悴不少,双目无神,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头上包着纱布,看上去遭受了极其残忍的虐待,秦风将她抱在怀里,摸着她额头的纱布,“谁干的?

“秦风,呜呜呜……

心碎就在这一秒,他搂着她,摸着她的头发,闻到她身上有烟味,属于陌生男人的味道让他不适应,“人呢?在哪儿?

“什么?

“那个叫周南川的,他人呢?

她摇了摇头,“我们先离开这儿。

“阿言,他人在哪,我跟他说几句话。

佟言摇头,带着几分乞求,“我们先走,离开这再说,行吗?

他向来没办法拒绝她的请求,拉着她的手往兜里揣,大抵是习惯了,佟言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直到有村民从路上过,她这才从久别重逢的喜悦中缓过劲来,她没忘记自己为什么要出来和他见面。

她收手迅速,在他与她十指相扣的时候。

“怎么了?

佟言正要说话,胃里一阵恶心,她抑制自己不能在他面前出这种丑,可她忍不住,蹲在地上开始干呕,依旧吐不出东西,胃里痉挛,难受极了。

她吐得掉眼泪,秦风在身后替她拍背。

等她没那么难受了,秦风在她面前蹲下,不愿意提,但不得不面对,“你家的事我都知道了,怪我没办法告诉你我那段时间去了哪,导致你身边没有能帮你解决问题的人。

“江月姐帮我出了主意,她说让我先拖延时间,可我爷爷说不能拖,我没办法不管家里,还出了一些别的主意,但我觉得都不行……

更何况她得知了这件事并不是单纯的出于弥补让她嫁给周家,而是潘年手中握着佟经国的把柄,蠢蠢欲动想让周家和他联手推倒佟家。

秦风摸了摸她的脸,“阿言,我知道你担心,我们找他谈条件行吗,让他别和潘年……

佟言摇头,抓着他的手,“不行。

她试过了,周南川这人固执,决定的事八匹马也拉不回来。

“如果我们谈条件封住周家人的口,被潘年那边拿到了证据,更会因此大做文章,我们能用钱买到的别人也可以。

秦风笑了,“阿言长大了。

以前没主意的小姑娘,现在也能考虑得如此全面。

两两相望,缄默无言,秦风擦干她的眼泪,“我们再想想别的办法,别哭。

“潘年那边不会放弃找佟家把柄,我爷爷退休前他跟我爷爷不合多年,他挖了这些旧事试图打压,我估计我爸那边也没少在背后整他,劝退他就此打住几乎不可能;而我爸他……他也很重视这次机会,否则也不会……

她是真的难过,他从没看她哭过,尤其还是哭成这样。

作为一个男人,到底要失败成哪样才能看着自己女人经历这些。

“只要潘年倒了,周家掀不起多大的风浪。

“周南川很狡猾,他表面上不说,但他背后算得很死。就算潘年倒了,这事儿周家不答应保密,我们家也很危险……

推倒潘年并不容易,官场如战场,人人都想抓对方的把柄,若非屁股擦得够干净的人,绝不可能会混到现在。

潘年能揪住周家这条线,大部分原因也是因为这件事过去太多年,佟经国早已没把这当回事,自以为退休了便可高枕无忧,一时疏漏才给了潘年可乘之机。

推倒潘年是秦风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他来之前已经让人想办法得到潘年的所有资料,梅家那么大的一个窝都被他拆了,他不信这次不行。

佟言无奈,秦风扶着她起来,苦笑“周家能有多大本事?你在怕什么?

她答应嫁过来之前也是这么想的,一个乡巴佬能把她怎么样,她不愿意难道还能强迫她?

开始那几天他确实没把她怎么样,甚至不跟她说话,她怎么闹他都不理,她的离谱条件周南川让周家人都满口应下。

她一度认为,周家好像也就这样了,就算以后有人从中作梗,他们也只会被人当枪使。

可结婚那天晚上,他让她知道了什么叫现实,什么叫新账旧账一起算。

那天后佟言也才逐渐发现,周家老人不管事,全是周南川做主,这和佟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我不是怕周家,他们是受害者,爷爷也确实犯了错,我不想你因为这件事铤而走险,我想你好好的。

“我不好。秦风绷不住了,拳头紧握,“周南川在哪?

佟言摇头,“不行,你不能去见他,我们先离开这。

“我问你周南川在哪?!

他朝她吼了,她瞳孔一缩,“我爷爷让周南川对当年的事签了保密协议,那份协议在他手里。

“疯了?

“他只是被逼急了,怕周家反悔,有了那份协议以后周家就算反悔让他一败涂地,他也能让周家在背后被人戳脊梁骨。目的只是拉周家下水。

而这种无理又明摆着对周家百害而无一利的协议,周南川竟然签了!

这件事比他想象中复杂,可为什么要让他的女人承受这些。

“阿言……

佟言心里想到了最好的结局,怕他心里难受,没让自己再掉眼泪。

她不能让秦风为了她往坑里跳,她被困在这里,可她想给她爱的男人自由,就算忘了她也没关系。

“我想过离开这里去过真正属于我们的生活,但我没办法做一个自私的人,没办法六亲不认,我猜你也不会喜欢那样的我。

秦风将她搂在怀里,闻着她头发的香味,“先陪我吃个饭。

两人往县里走,不远处一个扛着锄头的夫妻看向那背影,觉得稀奇,“那是哪家的?

“哪个?

“两个。

“看着不像村里的,不过那女的……

男人摸了摸鼻子,“是不是有点像那个,那个……

“什么?

“南川家媳妇儿。

安和县,佟言带他到一家装修还算可以的早餐店吃饭,秦风没吃几口,她也没怎么吃。

两人都有心事的缘故,秦风匆匆结账,拉着她的手从小店里出来。

佟言对县里不熟,只听村里人说有个大型的花鸟市场,便问了路,想带着秦风过去。

“我没兴趣,我也不是来旅游的。他两手插袋,明明脸色难看至极,却浅浅一笑。

他每次笑得时候,脸上都会露出酒窝。

她没抬头看,可她坚信酒窝一定在熟悉的地方,“秦风,那就到这里吧。

“什么?

“上次分开太匆忙,再见时发生这么多事,在一起是你主动的,这次我想主动一点,我们分……

他捂着她的嘴,压着嗓子,“说好的不提那个。

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我怀孕了,我跟周南川是夫妻。

“离婚。

车里,周晨学着周南川抽烟的姿势,下意识看向路边,“川哥,早上给我钱那个男的,就那个你看,抱着个女的那……

周南川漫不经心往外看一眼,当场石化,周晨也哑了,冷汗直冒。

秦风扣着佟言的后脑勺吻下去,她想推开,有一个声音却在告诉她,她爱这个男人,庆幸自己与他谈过这样一场,人遇到爱情的概率,就算没结果,也该知足。

今天是最后一次了,她踮脚,在他唇上蜻蜓点水。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