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蜜语小说!

首页资讯›(别梦寒)谢锦书龙明赫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谢锦书龙明赫)全文阅读

(别梦寒)谢锦书龙明赫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谢锦书龙明赫)全文阅读

《别梦寒》

清风在心

别梦寒 古代言情 谢锦书 龙明赫

主角谢锦书龙明赫出自古代言情小说《别梦寒》,作者“清风在心”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悠悠儿的走在宽阔的宫道上,锦书琢磨着太后的话。过几日她老人家五十岁大寿,什么皇亲国戚和心腹大臣都会来参加,按理说她也应该准备个才艺给太后展示一下,但是她一不会弹琴二不会唱歌的,难不成上去舞枪弄棒么?那还不得把皇上的老脸都丢光了,想到这锦书自顾摇了摇头。身后的碧玉见主子莫名其妙的摇头,不解的开口问道:...

来源:fqxs   主角: 谢锦书龙明赫   时间:2023-01-11 21:35

《别梦寒》小说介绍

古代言情小说《别梦寒》目前已经全面完结,谢锦书龙明赫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清风在心”创作的主要内容有:撤了那道菜,锦书又主动给皇上夹了几筷子清淡的,脸上挂着谄媚的笑容,讨好的眨了眨眼膳后皇上本来想带着锦书出去逛逛,奈何高松来报说大臣有找,皇上冷着脸“嗯”了一声,还没开口锦书就先福礼道:“皇上政事…

第8章 棋局

撤了那道菜,锦书又主动给皇上夹了几筷子清淡的,脸上挂着谄媚的笑容,讨好的眨了眨眼。

膳后皇上本来想带着锦书出去逛逛,奈何高松来报说大臣有找,皇上冷着脸“嗯了一声,还没开口锦书就先福礼道“皇上政事繁忙,嫔妾不多叨扰,先行告退。言罢就真的唤过碧玉哒哒哒的下阶离开了。

明赫也不恼,看着锦书快步离开的背影,轻笑一声走进了书房。

悠悠儿的走在宽阔的宫道上,锦书琢磨着太后的话。

过几日她老人家五十岁大寿,什么皇亲国戚和心腹大臣都会来参加,按理说她也应该准备个才艺给太后展示一下,但是她一不会弹琴二不会唱歌的,难不成上去舞枪弄棒么?那还不得把皇上的老脸都丢光了,想到这锦书自顾摇了摇头。

身后的碧玉见主子莫名其妙的摇头,不解的开口问道“主子这是想到什么了?

锦书糊弄的朝她一笑道“没什么,过几日太后寿宴,估计能见上爹爹一面,就是不知道娘亲她的身子能不能忍受这舟车劳顿。

碧玉“嗨呀一声,宽慰道“主子别想这个了,就算夫人来不了,见见少爷和老爷也是好的。

锦书抿了抿唇角,重重的“嗯了一声。

眼瞧着快到未央宫了,锦书却隐约听见前头有窸窣的声响,以防万一,她还是顿了脚步,回头示意碧玉别出声。

“春霞姐,你家二妹的病可好些了?

“嗯,好多了,多亏了柳妃娘娘赏的银子,我才能去找了郎中。

“那就好,我回去跟娘娘说了,她肯定也欢喜。

“多谢了。

随后便是渐渐四散消失的脚步声。

锦书有些意外的开口“柳妃?她有那个好心去救一个奴婢的家妹?

同样的疑惑,碧玉一边跟着主子往前走,一边附和道“奴婢也不知,这春霞是仟常在的婢女,怎的跟柳妃的贴身婢女玩到一块去了。

前头就是挂着“未央宫三个隶书大字的宫门,锦书心思已然飘到别处,不甚在意的说“随她呗,婢女一块玩儿还分哪个宫的么?碍不着咱的事。

主子都这么说了,自己也不好再多嘴,跟在后面一块进了宫门。

院内,锦书一眼就看见了许雁凤俏丽的面孔,两腮被吃的塞的鼓鼓的,活脱脱像个藏食的仓鼠。

锦书嫣然一笑,一边提着裙裾快步跑去,一边喊道“雁凤!

雁凤嘴边还有残留的桃酥渣子,听见姐姐叫自己的声音,也不急着把手里拿着的核桃酥吃进去,起身回道“锦书姐!你回来啦!

握住雁凤的手,上下打量一番,见她还是面色红润圆嘟嘟的,便才放心的坐下,问道“怎么今个想起来我宫里了?

“哎呀,这不是好几天没见了么?你既忙着,没空来扶鸾宫找我,我就来这儿找你了呗。

这话让锦书有些惭愧,自己确实没空去扶鸾宫看看她,想到这,锦书就讨好的给她掰了块桃酥。

雁凤一边吃,一边跟姐姐唠嗑“主殿的悦嫔真是个颐指气使的,头天就把我叫过去一顿说,我看啊,她就是想给我个下马威。

锦书呵呵儿的笑着,接着问道“那你要不跟皇后娘娘说一声,叫她给你换到未央宫里来。

本以为雁凤会连连点头,没成想她犹豫了半天还是摇了摇头,神色认真的说“那不行,东暖阁的江常在还是挺好的,她不爱说话,但是我能看出来她是个很好的人,若是我走了,她不得一个人承受悦嫔的刁难。

鲜少见雁凤对一个人有如此高的评价,锦书饶有兴趣的问下去道“这个江常在也是新入宫的么?

“不是,她是原先在府里就侍奉的,只不过是被她爹爹硬塞过来的。

二人齐刷刷的抬头,确见郑卿容端着两碗杏仁露走了过来,在她们俩面前一人摆上一碗,随后坐下来接着说道“在府里我跟她还是比较好的,她没兴趣争宠,别个刁难欺凌也熟视无睹,我看着心疼,也时常帮着她。

咕噜咕噜喝下大半碗,雁凤满足的擦了擦嘴角,点点头道“锦书姐肯定也喜欢,改明你俩见见就是了。

似有似无的点点头,锦书也低头喝了口杏仁露,淡淡的杏仁香混着牛乳,在舌尖泛起甜香的涟漪,忍不住一饮而尽。

待她们俩都喝完了,郑卿容便收了碗碟叫她们进殿坐着,正好等会一块去上书房接灵筠。

二人欣然应允,在院里蹲着瞧了半天的蚂蚁,等郑卿容收拾好了,三人才一块起身出了宫门。

半步踏入炎夏,宫外有几捋随风飘扬的柳枝探了进来,日渐西斜的光照着说笑逗乐的三人身上,影子被拉的极长。有几个谈心说笑的人,锦书觉得这宫里的日子也不是那么难熬了。

笑着笑着,就到了上书房门口。古朴典雅的味儿直冲鼻,入目就是满墙的藏书史籍,静静燃着的檀香在空中飘出蜿蜒的香迹,殿内棋子落盘的声音清晰的传入三人耳中。

拐角处一看,桌旁对弈的二人正是大皇子和二皇子。

三人到时,棋局已到了末尾,几轮交手,二皇子轻笑一声,起身拱手道“大哥棋艺高超,臣弟自愧不如。

将手中磨搓的棋子“啪嗒一声放进棋盒里,大皇子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语气带着一丝的轻蔑“‘无他,惟手熟尔’,二弟,火候欠佳啊。

就在二皇子刚要开口时,一旁的小太监出声插话道“大皇子,您该回长春宫了,要不皇后娘娘该着急了。

大皇子明显面露烦躁,“啧了一声问道“娘亲一刻都等不了?我都几岁了,她还跟看小孩一样看我。小太监吓得躬身请罪“大皇子息怒,皇后娘娘是为了您好啊。

不想与一个奴才置气,大皇子不再开口,冷着脸径直跟锦书三人擦肩而过,甚至连个正眼都没给。

锦书微微皱眉,不给自己和雁凤行礼也就罢了,见到郑卿容也不行礼是怎么回事。她忍不住喃喃道“这大皇子好大的架子。郑卿容呵呵笑道“人家是嫡子,从小被宝贝着,有时见着琳琅都不想请安,更何况我一个无宠无子的淑妃呢。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