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蜜语小说!

首页资讯›(姻缘记)万宝筠曲长昀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万宝筠曲长昀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姻缘记)万宝筠曲长昀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万宝筠曲长昀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姻缘记》

执笔方明

万宝筠 古代言情 姻缘记 曲长昀

古代言情小说《姻缘记》,由网络作家“执笔方明”近期更新完结,主角万宝筠曲长昀,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柳氏似有心事,过了会儿才反应过来,连忙回问道:“筠儿,你说什么?娘没听清。”万宝筠指着自己的腿,重复道:“女儿腿酸。”柳氏见女儿噘着嘴,知道她小情绪上来了,于是将人拉到自己身边,轻轻替她捏小腿,“好啦,你又不是不知道,娘娘身子不好,出门准备得久些也正常。”“以往娘娘的生辰宴,都是在她宫里,怎么今年...

来源:fqxs   主角: 万宝筠曲长昀   时间:2023-01-11 21:45

《姻缘记》小说介绍

古代言情小说《姻缘记》,是作者“执笔方明”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万宝筠曲长昀,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曲长昀赶回宫里的时候,皇后正准备吃午膳,见人到了便叫他坐下一起吃“姑姑,不急”他看了两旁的宫女,说:“长昀有要事想跟姑姑商量”皇后朝两旁看了一眼,宫女便依次退下,随后她开口道:“说吧,神…

第1章 还没到重逢佳期(1)

御花园今日比往常热闹,人影攒动,满路飘香。

香味最浓之处,当属园中央的越台。

亭中主座空缺,但下方的宾客却早已坐满。

席上,万宝筠揉着久坐的腿,低声询问柳氏“母亲,还有多久啊,女儿腿都酸了,皇后娘娘怎么还不来啊。

柳氏似有心事,过了会儿才反应过来,连忙回问道“筠儿,你说什么?娘没听清。

万宝筠指着自己的腿,重复道“女儿腿酸。

柳氏见女儿噘着嘴,知道她小情绪上来了,于是将人拉到自己身边,轻轻替她捏小腿,“好啦,你又不是不知道,娘娘身子不好,出门准备得久些也正常。

“以往娘娘的生辰宴,都是在她宫里,怎么今年这么隆重,还特地布置在越台?莫非真的是娘娘的侄儿要来了?万宝筠话音未落,小腿就传来一阵疼痛,她‘诶呦’一声,皱着眉推开柳氏的手,小声抱怨“母亲,你捏疼我了!

柳氏有些懊悔,“是娘不好,失手弄疼了你。

今早出门,柳氏就一直心不在焉的,一路上话也不说,万宝筠还是头一次见到母亲这副样子,不忍怪她,只关心地问“母亲是有什么烦心事吗?

柳氏脸上的愁绪再也掩不住,看着女儿乖巧伶俐的模样,只是伸手搂住她,轻声安慰了一句没事。

半月前柳氏收到皇后生辰宴的请柬时,还奇怪为什么今年的操办得这么隆重,但当晚上丈夫带回来皇后侄儿要进京的消息后,倒是让她想起了往年的一桩定亲的旧事……

万宝筠倚在柳氏怀里,把玩着腰上的玉佩,捡了先前的话闲聊起来,“听说娘娘极为爱重她这个侄儿,甚至在这个侄儿满月的时候,还跟皇上要了恩典,许了世子之位,真的嘛?

柳氏表情一窒,随即便道“确有此事,怎么问起这个来了?

万宝筠眼神一亮,坐直了身子,“不止呢,我还听说娘娘想借着这次生辰宴,给他的侄儿定一门亲事。也不知娘娘看中了哪家闺秀……

柳氏脸色一僵,刚要说话,便听到有宫女宣声“皇后娘娘驾到。

万宝筠闻到一阵似有若无的药香,随即便听到一道温柔的声线,“诸位久等,本宫来晚了。

众人齐声惶恐,一齐起身福礼。

万宝筠跟着柳氏一起,行礼的时候发现皇后娘娘身边站着一位少年。

挺拔如松,腰身有着少年特有的纤弱青葱。

他低头打量打量自己的样子,衬得脖颈格外好看,让万宝筠想起前些日子在画本子看到的一个词——小腰秀颈。

但,好像有哪里不对……他看着自己干什么?!

万宝筠不惧半分,迎上那人的目光,挑衅地盯回去。

本以为对方会有所收敛,没想到他嘴角一弯,竟像是被逗笑了一般。

“……

万宝筠大感奇怪,皇后也察觉了异样,顺着少年的视线落到她身上,温和地招手唤人,“那边站着的可是宝筠?

万宝筠连忙收回眼神,乖巧回话,“回娘娘,正是宝筠。

“几年不见,竟已出落得这样好了。皇后眼神温柔,“快走近些,让我好好瞧瞧。

万宝筠走上前,福了个礼。

皇后亲切地拉着人,指着身旁的少年说道“这是你曲家哥哥,名唤长昀。

万宝筠不明所以,小心看了对方一眼,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了。

她听二哥说过这人,姓曲名晟,字长昀,是镇宁将军的小儿子,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见万宝筠没说话,曲长昀笑着接话“原来你就是宝筠。

他眼神炽热,看起来很是开心。

万宝筠“……她满脸窦疑的看着曲长昀,没记错的话,两人今天是第一次见面,他未免有点热情过头了。

“落座吧。

皇后将两人的位置安排在自己身边,开口主持宴会。她对在场的宾客说“本宫特地在帖子上请各家夫人务必携家中娇客赴宴,是为了此次生辰宴能够多添几许热闹,因此在座的各位不必拘谨,尤其是姑娘们,只当做寻常春日赏玩便好。

听到这话,场上的气氛逐渐热络起来,就在这时,不知是谁对皇后说了一句“臣女听闻万大姑娘为了您的生辰宴,特意编了一曲剑舞,不知咱们是否有幸能一同观赏呢?

话音刚落,众人的目光就不约而同落到了万宝筠身上,而当事人正坐在位置上看着方才那位说话的姑娘,面色隐有些愤愤之情。

方俞琪,又是你!

片刻后,万宝筠站起来笑着说“回娘娘,臣女的确准备了剑舞,只是帮臣女弹琴的技手前几天出意外伤了手……她说着,偷偷打量方俞琪,“不过臣女听说方大姑娘的琴艺乃京中一绝,不如就由方大姑娘来替臣女抚琴,臣女也好一展舞姿啊。

方俞琪没想到火会烧到自己身上,愣了一下连忙道“这如何使得!我堂堂相府千金,怎能替你抚琴?!

“怎么是替我抚琴呢?不管是剑舞还是琴艺,都是为了替娘娘助兴呀,莫非……你不愿意?

“自……自然不是,但……方俞琪还想推脱,皇后便笑着开了口,“难为你们这些小辈有心,既然这样,快替方大姑娘被备好琴,宝筠,你也下去准备一下。

方俞琪“这……

万宝筠“宝筠遵命!

事已至此,两人献艺的事也就板上钉钉了。

经过方俞琪面前的时候,万宝筠特意瞧了她一眼,虽然一句话也没说,但是揶揄意味十足。那眼神仿佛再说“让你害我,自作自受,哼!

方俞琪座位面向众人,只要咬牙咽下这股气。

不一会儿,就有宫人捧着剑和琴让两人挑选,方俞琪挑琴的时候还夸了不少好话,一旁的宝筠听了,只觉得这人装得很,笑笑翻了个白眼,嘴里嘟囔了一句“装模作样。

她看了眼面前的两把剑,正犹豫不知道选那一把才好,这是,身旁忽然传来曲长昀的声音。

“选这把吧。曲长昀指了其中一把。宝筠看过去,那是一把通体雪白的剑,连剑柄都是由象牙制作而成。

万宝筠道谢,却转身拿了另一把。曲长昀见状愣了一下,随即无奈笑出来。

她回到场上,方俞琪已经坐定,见到了方才的场景,用只有两人听得到的声音悠悠说了一句,“万大姑娘真是好人缘。说完,她低头调试身前的琴。

万宝筠一怔,随即走上前去。她站定在方俞琪面前,忽得拔出剑。

方俞琪抬头,被她的动作吓一跳,跳起来连忙道“万宝筠你做什么?!

“没做什么呀?万宝筠说着,悠悠转了一下剑鞘,把它放在桌子上,说“我只是想放一下剑鞘罢了。

失态的方俞琪一口老血差点没吐出来“你……!

“好了,宝筠,快开始吧,各位夫人都等急了,方大姑娘也赶紧坐下吧。眼看两人又要开始拌嘴,皇后适时开口截住了。

万宝筠甩了个眼风,轻哼了一声走到场中。

她站定后,俏生生地朝皇后说“娘娘,宝筠献丑了!说完,正要撩剑起势,忽听得皇后开口打断道“慢着。

万宝筠收了动作,见皇后对站在一旁的曲长昀说“长昀,本宫记得你母亲说过,你的剑术与你父亲年轻时一样,清简俊逸,本宫也多年没见过哥哥舞剑的样子了,不如趁着今天,你与宝筠共舞一曲。

万宝筠回头看向曲长昀,不明白怎么跟他扯上关系了。

曲长昀却明白姑姑的意思,没做多想,笑着拿起剑走到万宝筠对面。

万宝筠忽感到一股赶鸭子上架的憋屈感,明明是自己一个人的现礼,偏偏要被另一个人抢了风头。脸上笑意顿时就少了,径直看向母亲,想让她帮自己出主意。

柳氏的眉头微微皱起,顾及着往事一直没开口。

忽然琴声响起。

曲长昀已经摇起了剑,万宝筠箭在弦上,只好慢一拍跟着动作。

在座的皆是闺阁女子,哪里见过这样的画面,少年身形凌厉轻扬,将地上的花瓣震撒在空,少女委婉婀娜,剑花绕的花瓣随着两人起舞,就像是有灵魂似的……

惊羡声此起彼伏,忽听琴音一转,飒踏的曲风一下子变得激昂愤慨。

万宝筠趁着转身,瞧了一眼方俞琪,只见她抚琴的动作骤然变快,再这样下去,非得出丑不可。于是她调整心神,不甘示弱,跟上琴音。

琴声越快,舞姿越飒,到后来,两人的对垒也渐渐舞出杀伐之态。

平白吃了两个闷亏,万宝筠正是憋屈的时候,此时也借着舞剑真刀实枪地跟曲长昀拼斗起来,曲长昀察觉有些不对,遂认真起来。

坐在近前的宾客都开始有些害怕,想着要不要避开点。

方俞琪脸上缀满汗珠,弹奏的手速越来越快,感觉自己的手已经不受控制,原先她只想故意变曲让万宝筠来不及反应在众人面前出丑,但没想到两人竟然一点不受影响,反倒是自己这边的琴音有被压下去的势头。

本以为能让给自己出一口恶气,没想到还是被人压一头。从小到大都是这样,自己就算做得再好,总有万宝筠压在自己头上。

方俞琪死咬着牙,就一次,哪怕只有一次也好,要是能让万宝筠当众出丑,无论用什么代价她都愿意换!

或许是方俞琪的祈祷太过虔诚,就在她心里祈祷完的下一秒,前方传来一声惊呼。

“啊——!

“小心——!!

方俞琪连忙收了琴音,连忙抬眼去瞧,只见迎面一个快速的阴影朝自己扑过来,她看清那一团,刚要出声,就连人带琴撞到了地上。

“嗬——!

“诶呦——!

方俞琪只觉得天旋地转,一阵杂乱的琴音后,便是后脑勺猛地传来一阵钝痛,再睁眼,发现万宝筠正压在自己身上,两人中间还压着一把琴……

周围响起惊呼声,方俞琪叫起来,“快给我起来!

尖锐的声音吓到万宝筠,她连忙侧身一翻,滚到一旁,可她动太大,不慎让珠钗勾到琴弦,拉紧的琴弦被那么一勾,如离弦之箭般崩裂断开,断开的时候,朝两人脸上抽去。

“额啊——!

“诶唷——!

两声惨叫过后,两人脸上都出现了几道明显的红痕。

“宝筠!柳氏跑过来,拉着女儿检查身体,“怎么样啊,没事吧?

方俞琪的母亲张氏也赶到,捧着女儿的脸一通检查,“天哪,你的脸!

万宝筠忍着痛说没事,但方俞琪却捂着脸哭了起来。场面一下子陷入混乱,没想到好好一场献舞,出了意外不说,竟让两位贵女平白受了伤。

就在现场混乱不堪的时候,皇后出声主持大局,“还愣着干什么,快宣太医!

此言一出,立马有人跌跌撞撞去请太医,其他人也互相示意眼神安静下来。

“送两位姑娘去偏殿。

万宝筠和方俞琪两人前后脚走进偏殿,万宝筠走到门口,就听到方俞琪的哭声,眉头一皱,对身旁的宫女说“算了,我在门口就好。

宫女将她扶到偏殿门外的院子的一处亭上坐下。

坐下后,近身的宫女说太医还要一会儿才到,问有没有什么需要的,提前下去准备。

万宝筠摇摇头,刚想说不要,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沾满了泥土,便说“麻烦姐姐替我准备一套换洗衣物。

“奴婢遵命。

万宝筠等人离开后,忍不住小声啜泣。发生了这样的事,肯定都传遍了,其他人怎么想她不在乎,要是被他听见了……真是丢脸丢打发了。

柳氏匆匆赶来,就见到女儿在偷偷哭着。知道她心里难受,走过去小声问她“怎么不在屋子里呆着?

万宝筠瘪瘪嘴,下巴朝远处的屋子抬了一下,道“心烦呢,不想听方俞琪鬼哭狼嚎的。

柳氏侧耳听到远处的哭闹,见女儿亦是眼眶里挂着泪。趁着替她看伤口的时候,小心把泪抹去。松了口气道:“幸好,伤得不重。养几日便好。

万宝筠提不起兴致,担心地问“娘,这件事会不会传出去啊?会不会明天大家所有人都知道了,堂堂郡主在皇后宴会上,甩了个狗吃屎的模样?她越说越伤心,声音都哽咽起来,“要是那样,女儿以后要如何说亲嫁人呐!

柳氏揽着女儿,心里一样不是滋味,但想着长通不如短痛,索性在今天一并说清楚。

“宝筠,娘有件事要跟你讲。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