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蜜语小说!

首页资讯›《名医弃妃》凤轻尘东陵九_(名医弃妃)全集在线阅读

《名医弃妃》凤轻尘东陵九_(名医弃妃)全集在线阅读

《名医弃妃》

凤轻尘

东陵九 凤轻尘 穿越重生

凤轻尘东陵九是穿越重生小说《名医弃妃》中出场的关键人物,“凤轻尘”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谢家的仆人,认为她一个裹小脚的官家小姐走不了多少路,想等她求饶,却不知凤轻尘因为从小没有母亲的原因,根本就没有裹小脚。凤轻尘一双天足,再加上这几天的锻炼,别说走三刻钟了,就是走上一个时辰,也能脸不红气不喘。开玩笑,外科医生的体力绝对不能差,不然动一个三四十个小时的大手术,那不得死。那时候,晕倒在手术...

来源:zzy   主角: 凤轻尘东陵九   时间:2023-01-12 01:52

《名医弃妃》小说介绍

凤轻尘东陵九是穿越重生《名医弃妃》中的主要人物,梗概:话说出口,谢三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他自认是个君子,轻易不会对女子出恶言,只是这凤轻尘,还真是有让人破功的本事对女子出恶言,还是第一次,谢三颇有几分不自在,悄悄的看了一眼凤轻尘,心里有点儿小小的后悔可骄傲如他,明知自己有错也不会承认,更何况他也不认…

第30章 断案

门房走在前面,已是气喘吁吁,两个官差也喘着粗气,唯有凤轻尘,只是脸颊微红而已。
进来的那一刻,凤轻尘就明白,这是谢家的人给她难堪。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走路。
这种占地万亩的豪宅,里面都是有马车的,不然的话,住在最里面的人,什么活都不用干了,出一个门,就得从早走到晚了。
谢家的仆人,认为她一个裹小脚的官家小姐走不了多少路,想等她求饶,却不知凤轻尘因为从小没有母亲的原因,根本就没有裹小脚。
凤轻尘一双天足,再加上这几天的锻炼,别说走三刻钟了,就是走上一个时辰,也能脸不红气不喘。
开玩笑,外科医生的体力绝对不能差,不然动一个三四十个小时的大手术,那不得死。
那时候,晕倒在手术台上,那可不是丢脸的事,而是丢命!
对方的如意算盘打错了。
呼呼呼……
“风小姐,你还好吗?两个官差,累的用手直扇风。
又累又渴。
这谢府也太过份了。
“挺好了,两位差大哥要是累了,就先休息一下,有这个门房带路,我不会走丢。凤轻尘回答的轻松,把两个官差给羡慕死了,而前面那累的一身大汗的门房,却是气的直咬牙。
这是女人吗?这是女人吗?
居然比他们三个男人还能走?
呼呼呼……一路走得又急又快,他实在没有力气骂人,好在就快到二房住的地方了。
又走了一柱香的时间,那门房和官差已是一头大汗,却有苦难言。
就在这时,院子里传来了谢三气急败坏的声音。
“去,派人看看,那个凤轻尘怎么还没有到?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居然敢不把我谢家放在眼里,她嫌命太长了吗?派人去看看,她是死了吗?
门房一听,停在原地,双脚打抖,原本就累得惨白的脸,此时更是如同死灰。
凤轻尘没有丝毫的同情的意思,从门房身边走过“不用了,我来了。
凤轻尘推门而入,一脸寒霜。
眼神一扫,将室内的情况,尽收眼底,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笑。
“轻尘见过卫大人,两位公子。嘴上如是说,身子却一动不动,完全没有行礼的意思。
至于其他人,凤轻尘直接无视了。
“凤轻尘,你好大的排场,我们一群人等了近半个时辰。看得出来,这个桃花公子谢三的脾气不好,耐心也不好,开口就是责骂。
这一次,凤轻尘并没有就这么算了,而是冷着脸道“三公子这可就是错过轻尘了?不是我凤轻尘排场大,而是你们谢家太大了,从大门走到这里,可足足花了轻尘三刻钟的时间。如果不是轻尘的母亲早逝,没有束小脚,今天别说替三公子你分忧了,就是能活着走出谢府,我凤轻尘就该偷笑了。
“怎么回事?谢三一听,立马恼了,问向身边的书僮。
“小的这就去查。书僮很机灵,立马跑了出去。
“不必了,没有主子的命令,我想这奴才也不敢乱来,既然做了,又何必惺惺作态,真恶心。
凤轻尘知道,这事与谢三无关,可她高兴把这罪往谢三身上安,怎么地。
“谢家的奴才,原来这么没教养。王七附和,他不是帮凤轻尘,只是想踩一踩谢三罢了。
谢三气的冒火,正想开口骂人,他身后一个着棕色锦衣的中年男子快一步出来,朝凤轻尘敷衍的拱了拱手,轻描淡写的道:
“凤姑娘受委屈了,是我谢家管教不严,怠慢了,稍后谢家定奉上厚礼一份,给凤小姐压惊。
话说的好听,可却满是轻视之意,眼里更是有着毫不遮掩的鄙夷。
“好呀,谢家乃是名门世家,我倒要看看谢家出手的压惊厚礼是什么?凤轻尘从善如流,不仅没有被人羞辱的恼怒,反倒趁机敲诈。
呃……中年男子,直接愣住了。
怎么有这么厚脸皮的女人,没听出这是讽刺的话吗?
啪……王七打开折扇,掩去嘴角的笑意,再回头,看凤轻尘的眼神,也有些不一样了。
可惜是个女人,如果生为男儿身,这凤轻尘就算不入朝为官,也有白衣卿相之才。
这份急智,让人欣赏。
咳咳……
气氛尴尬,站在众人身后,身着官服的卫大人了走了出来。
在王、谢两家人的面前,这卫大人不敢摆官架子,但在凤轻尘面前,却官样十足,用下巴看着凤轻尘,颐指气使的道“凤姑娘,我们已恭候多时,凤姑娘你可以动手了。
“动手?动什么手?凤轻尘一副不解的样子,双手环抱,半靠在门柱上,嘴角扬起一抹邪气的笑,眼神却闪着纯真与懵懂。
这动作别说是一个女子做出来,就是男子也是相当失礼的,可凤轻尘就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隐隐流露出一份傲气。
很矛盾,却又该死的迷人。
谢三与王七感觉自己的心,似乎漏跳了一拍,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胆,无视礼教与形象的女子。
而,凤轻尘这么一站,就把双方的地位拉平。
“不成体统,不成体统。中年男子指着凤轻尘,手指颤抖,似乎气得不轻。
王谢两家,家教甚严了,这种流里流气的动作,别说家里的小姐了,就是丫鬟也不会做。
“体统?那是什么东西?三公子亲自上门请我前来,走了这么久,别说送杯茶了,就是连个座地方都没有,怎么?现在连靠也不行?这就是谢府的待客之道?似乎比我凤府还不如呢?
凤轻尘一动不动,丝毫不将众人的鄙夷放在心上。
这种眼神,她见怪不怪了。
比这更恶毒的眼神她也见过,最后她凤轻尘还不是活得好好的。
蛰伏在岸,我凤轻尘不需要别人看得起我,我自己看重自己就行了。
一朝飞天,我凤轻尘也不需要别人的谄媚奉承,我只要自己明白自己的优秀就行了。
哼……
“你,这刁民。卫大人被凤轻尘气得不轻,两条毛拧得像毛毛虫一般。
居然敢让他在王谢两位公子面前失面子,这凤轻尘嫌命太大了吗。
“刁民?大人,我凤轻尘一没击鼓鸣冤,二没拦轿告状,哪里刁了?如果我没有记错,这谢府也不是我想来的,你这一句刁民可是大大的伤了轻尘的心。
凤轻尘这话,可谓极毒。
击鼓鸣冤,拦轿告状的是刁民没错,但却是官逼民刁,官员不作为,百姓不得不刁。
“凤轻尘,你好大的胆子,来……卫大人气得全身颤抖,大手一挥。
谢三见状,立马往前一步“卫大人,稍安勿躁,这凤轻尘怎么说也是凤将军的千金,这事的确是我们谢府招待不周在先。
谢府不怕得罪这卫大人,但没有必要。
再说,今天这事闹下去,双方都下不台。
要是让上面的人知道,在宇文将军搬师回朝时,谢府闹事,那谢府这脸也就丢大发了。
狠狠的剜了凤轻尘一眼,示意她见好就收,再傲下去,吃亏的肯定是她自己。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